留英訪談:中國學生出書介紹設計博物館

金維忻(左)與《設計博物館》的另一位作者贠思瑤在維多利亞阿爾伯特博物館門前
Image caption 金維忻(左)與《設計博物館》的另一位作者贠思瑤在維多利亞阿爾伯特博物館門前

設計類專業是近年來深受華人學生歡迎的領域,倫敦作為全球設計之都,一些高校的優秀課程非常具有吸引力。

金維忻畢業於布魯內爾大學(Brunel University),先後獲得工業設計與技術學士(BA Industrial Design and Technology)和設計戰略與創新碩士(MA Design Strategy and Innovation)。

她在讀書期間就著手與一位同學分別前往世界10餘個國家的27個設計博物館參觀訪問,今年將文章結集成《設計博物館》這本書。

金維忻在接受子川專訪時談到寫這本書的初衷及其特別意義,並向有意來倫敦學設計的同學提出建議。

子川:你剛剛從布魯內爾大學畢業,為什麼要寫《設計博物館》這本書?

金維忻:寫這本書的契機是,在布魯內爾大學讀第一年的時候有一門課叫設計歷史。這門課不僅介紹了一些知名設計師,老師還推薦我們去一些設計博物館參觀,因為這些地方是收藏設計作品的「家」。

基於英國的地理位置,倫敦有兩座設計博物館,一個是維多利亞阿爾伯特(Victoria & Albert Museum)、一個是設計博物館(Design Museum)。我從這兩座博物館中學到了很多東西。

然後,我就覺得是不是有必要來搜羅一下世界上不同的設計博物館。所以,2012年6月我和人在中國的同學贠思瑤在人人小站上做了相關平台。

慢慢做起來之後發現,有一批朋友非常願意跟隨我們去了解這些博物館。因此,我們越來越覺得寫這樣一本書是很有意義的事情。

畢竟在中國,這種類型的博物館非常少,儘管有,也不是非常成熟。如果有這樣一本書,能夠把外國的一些先進的設計思想和博物館文化傳播到國內,是非常有必要的。

子川:你和在中國的同學合寫這本書,如何分配工作?

金維忻:我的同學贠思瑤一直在中國,歐洲這部分因為離英國很近,所以我每次去一個地方旅遊的話就會特意去找這種類型的博物館,去參觀。

書中我寫的部分包括英國、德國、北歐以及美國,她負責以色列、日本、韓國以及中國一些設計博物館的部分。

子川:你到了每家設計博物館參觀之後是如何描述情況的?

金維忻:每一篇一般分為3、4個部分,都是先從歷史來說,然後介紹這些博物館目前進行的一些設計展覽。

設計博物館的定義是集設計收藏、設計展示、設計研究以及設計教育於一體的多重博物館,所以書也涵蓋了這些方面,也談到設計博物館的未來。

子川:你個人比較喜歡哪一家設計博物館?

金維忻:可能是因為在英國生活了4年,最喜歡的還是倫敦的設計博物館。每一次去那裏都會有新的感受。

首先,我能夠從每個展覽的展品中能看到故事,而設計過程對於展品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其次,看得出他們的策展人每次也都特別有新意,對於中國年輕策展人來說是一種激勵和啟示。

子川:出書的過程很難嗎?

金維忻:整個過程挺難的。一開始我們覺得可能會比較容易,畢竟書稿已經寫好了。但是,真正開始聯繫出版社的時候就發現,這還是一件挺困難的事情。

最後能聯繫到天津大學出版社特別高興。他們認為這是一本有新意也有意義的書,對於中國設計界、設計博物館的激勵來說非常有意,也具有創新和開拓意識,所以幫助我們完成了這件事。

書中80-90%的照片是我們自己去參觀的時候拍攝的,如果用到別人拍的照片,我們會註明原作者。

子川:這本書還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金維忻:首先是對學設計的年輕人有意義。我們是從人人小站上得到的信息,發現大家非常關注,覺得這是一件從來沒有見過的事情。從沒有見過到開始了解對於他們也是有幫助的。

另外,對於設計界來說,也是一種創新,畢竟中國已經開始有這種意識,並且有很多設計博物館也在慢慢建立和發展。所以,我們這本書可能也會起到一定的催化作用。

子川:在這個領域中國有哪些地方可以學習西方?

金維忻:我覺得最主要的是傳播設計思想和加強設計收藏。中國的一些設計博物館中的藏品還需要加強,因為此類博物館需要有實物支撐,如果這一點不夠好,對參觀者來說可能會非常困難。

其次,設計博物館不僅要收藏展品,其實同時也要有設計思想。我們需要把中國的設計思想—比如每個時代是什麼樣的—加強總結。

我認為中國有很多好的設計,但是這種傳播的意識不夠、傳播的方式可能不準確,可能導致西方認為我們在這方面有很大欠缺。

儘管中國在設計領域有欠缺,但是我們也一直在進步。所以,我覺得加強設計思想的總結是非常有必要的,也是我通過走訪西方以及其它一些國家的設計博物館學習到的。

子川:近年來到英國攻讀設計類專業的華人學生越來越多,你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金維忻:來英國學設計類本科的中國學生少於學研究生課程的。我建議大家多走走、多看看,因為我覺得擴充眼界是最重要的。

倫敦是全球創意產業之都,也是文化之都,可能每一座建築都是一種文化。我在英國這幾年的感受就是我被設計和文化包圍,這種氛圍對於設計類專業學生的感受和體會來說是特別重要的。

(責編:尚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