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高級定制設計師參與「當下」展

Judy範
Image caption Judy範:面向華人市場的定制服裝需要適應華人的身材

倫敦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Art London)中國學聯3月8日舉辦「當下」展五週年主題時裝展「有閒人」(Homo Ludens)—即「遊戲的人」。

參與展覽的設計師除在校生之外,也有萬一方、Lulu Liu、李登亭、靳又嘉、Judy範等已經畢業、擁有自己品牌或工作室的時裝設計師。

Judy範從倫敦藝術大學旗下的倫敦時裝學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高級定制本科(BA Bespoke Tailoring)畢業。

她還在讀書時就在包括為英國女王設計服裝的赫迪·雅曼(Hardy Amies)高級定制時裝店在內的一些機構實習,目前已經創立自己的高級定製品牌JuDimension,客戶群主要為在英國和美國的華人。

Judy在接受我專訪時談到展覽的特別之處、走秀款服裝背後的涵義,以及華人定制男裝可以向英國學到什麼。

子川:倫敦藝術大學中國學聯主辦的「當下」展往年主要都是在讀學生參與,你已經畢業了,是如何加入進來的?

Judy:倫藝中國學聯在4、5個月之前就開始跟我聯繫。因為今年是「當下」展的五週年,他們希望把活動做得更盛大。

因為有一些中國藝術家和對中國文化感興趣的人士提供贊助,所以這次的場地在聖馬丁學院最大的劇場。參展的設計師的話,組織者也希望不僅是在校學生,也希望邀請一些相對成熟或者有一定知名度和影響力的設計師。

子川:這次展覽的主題是「有閒人」、即「遊戲的人」,那你們的參展作品一定要配合這個主題嗎?

Judy:其實不一定。因為這個展主要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已經畢業了、在做自己品牌的設計師,不會為了展覽的主題專門去做一系列的衣服。

這次「當下」展的主題是「有閒人」即「遊戲的人」。我個人的理解是,這些與我自身品牌客戶的定位還蠻接近的—高級定制服裝的客戶群通常也會比較有閒、比較樂於享受人生。所以,我這次結合了展覽主題,設計了3套走秀款的衣服。

Image caption Judy範參與「當下」展的走秀款服裝系列「愛欲」

子川:你參展的系列叫「愛欲」(Luxuria),寓意是什麼?這個系列服裝有什麼特別之處?

Judy:這個系列講的是從愛這個詞引伸出來的背後涵義。我個人對愛的理解是:愛並不是我們想像的是純真的、美好的,它其實往往會帶來很多負面的消極的東西。

無論是個體之間的情愛、還是人類的大愛,其實往往因為愛是心理和精神層面的需求,如果它很強烈的話,就會變成一種慾望。而這種慾望越強烈,就越容易對對方或周邊事務造成傷害。

所以,有可能會借著愛的名義反而傷害了你認為你愛的人,或者說人類借著愛的名義傷害了其它種族也好、周邊環境也好、地球大生態也好。大概是這個意思。

我這次的走秀款衣服主要通過一些硬元素和軟元素之間的結合來傳達這個概念。服裝版型和主題設計強調的都是很硬朗的英式廓形,使用的製版方法也是英國傳統高級定制服裝店的方法。

我想強調的是,從服裝「盔甲」一樣強硬的外表之下,其實掩藏著人們內心的痛苦和受到的傷害。所以我會配合一些刺繡、珠子等細節來模擬若隱若現的傷口、流血的效果。

我想表達的意思是,可能你看到的是一個很強勢、很勇敢的一個人,但其實在他的內心深處還是有很柔軟、很脆弱的一面。

另外,雖然我品牌的定位是定制服裝,但我希望做的是針對中國年輕人的一種全新的定制。我想把一些更摩登、更有設計感的細節與英國傳統定制相結合,因此我品牌的名字JuDimension和服裝的設計可能更多地展現細節上的設計感。

這些細節並不會特別誇張,因為畢竟做的是定制服裝品牌。比如,我的衣服在外套後面開領的地方和褲腳的後面都有三角形缺口。這是我品牌的標誌性設計細節。

我希望別人看到這些衣服的時候,可能不知道是什麼品牌,也沒有看到標識,但可以通過這些三角形缺口就能知道是JuDimension。

我想通過這些缺口來突出dimension(維度)的涵義,這也是我品牌名稱的出處之一,講的是一個多維度的空間。引伸的概念是說,在這樣一個多維空間以上,其實有人類感覺不到的很多平行宇宙的存在。

我覺得,因為人的不同選擇會造成不同的人生。可能我在現在感知得到的這個世界中是過的這樣的人生,可能在另一個平行世界中,同樣的我過的是另外一個人生。

JuDimension品牌想傳達的哲學精神層面的概念是,我希望能夠通過自己做的這些衣服,讓大家覺得自己的人生是應該由自己作主的。通過標誌性的三角形缺口的設計,我們可以去到通往另外的一個平行世界。

子川:英國是高級定制的發源地。越來越多華人設計師涉足這個領域。那麼,在哪些方面可以向英國學習?

Judy:主要有兩個方面。一個是版型,但由於華人與西方人的體形有所不同,必須在一些地方做出調整,所以只能學習英國這邊的製版方式。但是他們服裝版型背後的參考值來源是西方人的身材。

其次,我們可以學習英國這邊高級定制服裝的製作工藝。我自己也在撰寫中國男裝高級定制的觀察報告,前一段時間曾經回到中國拜訪/採訪了一些定制店,我覺得國內工匠的嚴重缺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儘管我是高級定制服裝專業畢業的,但畢竟只學了3年,就算再有天份、再努力,也就只有這幾年的經驗。我認為在手工藝和縫製方面的經驗是靠練習和實踐得到的。

這也是為什麼我只負責自己品牌的設計和版型的控制,因為這些取決於中國人的文化背景和審美。在縫製方面,我都是交給薩維爾街(Savile Row)的裁縫來做,因為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有幾十年的實踐經驗,而且專攻某一種服裝。

因為我在英國,有這樣的優勢,而中國的高級定制店可能就需要培養一些學徒作為後備,讓他們從相對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從事這個行業,並且願意一直做下去。

可能中國消費者會質疑,為什麼一套定制服裝會賣那麼貴。我認為,市場需要一個良性循環,只有有了一定的利潤,才能夠更好地讓工匠們提升自身技能,而這種大環境是我們需要學習和培養的。

(責編:尚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