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神經科學博士的經驗

趙思家
Image caption 趙思家:學習神經科學非常具有挑戰性

醫學是專業性非常強的領域,神經科學也在這個範疇內,但在中國相對比較冷門。

趙思家在倫敦大學學院(UCL)神經科學本科畢業之後,又在本校獲得計算機科學碩士,目前在攻讀神經科學博士。

她利用假期在BBC研發部門從事人工智能相關的實習,也曾在一家美國農業生物技術公司做市場方面的實習,目前在UCL國際辦公室兼職負責中文社交媒體。

趙思家在接受我專訪時談到自己在英國學習經歷和實習經驗。

子川:你之前在中國讀的是A Level課程,就是為了來英國做凖備嗎?

趙思家:是的,我在成都讀的劍橋A Level課程,為了來英國。但同時也考慮過去新加坡或者美國學醫。

子川:那後來為什麼選擇倫敦大學學院的神經科學專業?

趙思家:我很想來倫敦,就是因為這裏是一個國際大都市。我在成都這樣一個中型城市長大,一直都非常嚮往到大型城市感受不同的機會和文化的衝擊。

選擇神經科學一方面是因為非常具有挑戰性—我當時想的是翻過這座山之後其它的都不是山了。同時,UCL在這個領域的研究在全球都名列前茅。

另外,這個領域在中國被研究的很少,幾乎沒有相關的本科專業。我就想,既然出國讀書,如果有能力和興趣,為什麼不選擇國內沒有的專業呢?

臨牀醫學專業本科是5年制,我們神經科學本科是和其它專業一樣的3年制,主要是做科研。但我們畢業之後也可以選擇去讀臨牀醫學—我的一些同學就是這樣。

子川:也需要做很多實驗?

趙思家:對。需要做大量的實驗。在這個領域大家以前了解的主要是心理學,更偏向於主觀的理論,而神經科學實際上是在找這種現象的根源。

事實上很多心理學的研究也在往神經科學的方向走,而中間的領域就叫認知科學,或者認知神經科學,是認識和知覺的意思。

子川:那你本科畢業之後為什麼選擇去讀一個與神經科學不相干的碩士?

趙思家:主要原因是,我覺得本科3年的學習一進去就是非常專業的科目,畢業的時候已經可以直接讀博士了。

我相信新的知識和新的發現都是在那種跨學科的交叉領域產生的,這是我選擇讀「不相關」學科的主要動力。雖然看起來是不相干,但我認為二者是有關係的。

計算機就是電腦嘛,實際上人的大腦和電腦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這也是後來我為什麼去BBC做與人工智能有關的實習的原因。

子川:這次實習是如何促成的? 具體做什麼?

趙思家:我是在BBC的研發部門做人工智能的研究,把BBC World Service過去幾十年的所有節目錄音加上標籤,方便人們通過搜索關鍵詞找到需要的相關歷史信息。

我們已經能夠用谷歌,即google搜尋文字性的信息,現在也能夠搜尋一些圖片信息,但是還不能實現對聲音信息的搜索。

BBC現在就在做這項工作,已經做出了一個初步產品,而且效果非常好。我去年實習期間的工作就是用算法讓這個產品更加的完善。

全英國只有帝國理工大學(Imperial College)和UCL面向我這樣沒有計算機背景的學生提供相關專業。我讀的一年制計算機科學碩士(MSc Computer Science)把3年的本科壓縮到1年。

而最快的學習方法就是讓你業界中去實際運用所學的知識。每名學生都必須在碩士那年暑假去實習。可以做純研究類的實習,也可以像我這樣到一家公司裏實習。

我的實習實際上既是研究類,也是在公司裏。我們必須在3個月的實習期之後寫一篇論文。我的一些同學做的是app或者軟件。

我做人工智能,主要是分析數據。我要在報告中闡明這3個月的工作為BBC的項目提供了多少幫助,有多少進步,要做各種分析。

子川:你還參與過哪些實習?

趙思家:我曾經在美國農業生物技術公司孟山都公司實習。這家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轉基因種子技術提供者。因為對轉基因公司在國內情況但興趣,我在本科畢業時的暑假去其遠東總部做了3個月的市場部實習生。

除了這兩個比較重要的實習經歷,我還曾在上海長海醫院做臨牀成像操作的短期實習,也在國內的遊戲媒體實習過。

子川:你現在在讀神經科學博士,課題是與你本科所學一脈相承?

趙思家:對,一部分是一脈相承的。我在本科期間除了在孟山都這樣的公司實習之外,每年還會去研究所做與本專業相關的實習。我從大二開始就與現在的導師一起做聽覺神經科學方面的研究。

我對音樂和語言比較感興趣—人是怎麼聽音樂、為什麼我們會覺得這個音樂好聽、大腦是如何對它產生反應的。我主要使用多種大腦成像技術(包括腦電圖EEG、腦磁圖MEG和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研究人的大腦是如何聽音樂和用語言交流的。

我的研究目標一方面是幫助人學習音樂、通過研究大腦來理解音樂和語言。因為音樂和語言是人類獨特的能力,而通過研究大腦對音樂的反應能夠理解音樂對我們來說到底是什麼。

而且,我們知道人是不可能有兩種母語的—現階段的神經科學上的認知是這樣。經過這麼多年的研究之後,會不會有一天我們能夠做到讓人們把這些理論知識應用出來,像《黑客帝國》的情節那樣,讓成年人學會新的語言,並且像母語一樣流利。這是我們的目標之一。

另一個目標是最近幾年比較流行的語音識別。實際上iphone裏的語音助手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而是把你的聲音轉化為文字,然後對它有一個反應。

我們希望對人的研究,來看到以後對人工智能的幫助—讓人工智能更加先進、更好地運用在我們的生活中。

子川:你還利用課餘時間在UCL的國際辦公室兼職工作? 具體做什麼?

趙思家:我目前在國際辦公室主要做中文社交媒體,負責UCL的官方微博(@倫敦大學學院-國際學生辦公室),以後我們會做微信。

UCL非常重視未來20年的中國市場—並不是為了招收更多中國學生,因為中國學生的比例已經較高,我們希望那些有才華的學生了解到UCL是一家能夠提供很多機會的高校。

我最近對科普特別感興趣,希望更多人能了解腦科學,過去的一年在「知乎」網站上開了個專欄專門發一些有趣的神經科學方面的冷知識(www.sijiazhao.com)。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