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在文化藝術產業中找到自己

陳詩琪(前排右一)與倫敦國際戲劇節(LIFT)的同事在一起
Image caption 陳詩琪(前排右一)與倫敦國際戲劇節(LIFT)的同事在一起

英國有深厚的戲劇傳統,英國一些高校的戲劇類專業受到越來越多華人學生的青睞。

澳門女孩陳詩琪在當地大學畢業後工作過幾年,之後拿獎學金來到英國深造,從倫敦大學伯克貝克學院(Birkbeck, University of London)藝術管理碩士(MA Arts Policy and Management)畢業,目前在愛丁堡龍比亞大學(Edinburgh Napier University)攻讀國際慶典管理碩士(MSc International Event and Festival Management)。

陳詩琪在幾家英國戲劇機構實習,積累了很多相關經驗。

在訪談下半部分,她介紹更多實習經驗,並向有意在英國讀藝術管理的華人學生提出建議。

子川:你在讀第一個藝術管理碩士之後還在哪裏實習?

陳詩琪:我後來又在LIFT,即倫敦國際戲劇節(London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Theatre)實習。這是倫敦乃至英國十大戲劇節之一。

雖然LIFT戲劇節很大,但是團隊只有7、8個人,一個小團體做的事情很多。

子川:你具體做什麼?

陳詩琪:我是在活動部門,主要幫他們策劃活動。LIFT戲劇節在去年6月結束,我10月份加入主要做活動的評估,還要對2016年下一次活動挑選內容。

我覺得這是最適合我加入的時期。之前我申請過LIFT在2月到4月的實習,但那時做的就是做活動的執行工作。我覺得如果在那個時期參與,學到的就只是執行方面的經驗。

我更想學習更遠見的東西—他們如何去計劃,兩年前就開始物色不一樣的內容,還有如何用不一樣的角度來編排這些內容。

子川:你目前在愛丁堡龍比亞大學攻讀藝術方面的另一個碩士,這是為什麼?

陳詩琪:這個專業比較有針對性。我原本只是計劃在英國學習一年,畢竟經費有限。但是很感恩,因為兩個學位都得到不同的獎學金,所以我可以把一年攤分為兩年。

在倫敦學習期間得知愛丁堡龍比亞大學碩士的獎學金不能夠保留,需要重新申請一次。再申請之後竟然得到兩個獎學金,一個是香港一家國際機構頒發的何猷龍獎學金,另一個是蘇格蘭政府的聖安德魯十字獎學金。

何猷龍獎學金與龍比亞大學合作,面向學習文化藝術相關專業的港澳和大陸學生,共6個名額。

聖安德魯十字獎學金面向美國,加拿大,印度,中國學生,每年共200個名額。

我現在伯克貝克學院讀了一個關於政策方面很理論的碩士,了解文化藝術大環境背景,再到愛丁堡讀一個更有針對性的節慶管理碩士。相對來講,我從公共部門的理解跟我從私營方面的理解,如何把活動變為一個商業模式,兩方面可以互相去看、去探討。

子川:愛丁堡龍比亞大學似乎不是很廣為人知?

陳詩琪:龍比亞大學在亞洲很有知名度,在香港、新加坡都有很多合辦的碩士課程,一個學期在亞洲讀,另一學期在愛丁堡讀。所以我校基本上有三分之一的學生是亞洲人。

子川:在英國讀書的澳門學生似乎數量不多?

陳詩琪:其實應該不少,但是會比較分散。而且澳門學生沒有自己的留學生組織把大家聚在一起。澳門學生在英國一般都是參與港澳學生會或者華人學生會。

子川:近年來到英國攻讀藝術類專業的華人學生越來越多,你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陳詩琪:我覺得最近這幾年大環境把大中華區文化藝術發展得不錯。正因為在起步,速度非常快,需要的人才很多,所以會有很多機會。

如果你能夠把握機會,在文化藝術產業還在起步的這幾年內進到相關機構和業界中工作,以後可能會比較容易提升。但同時,你的承擔也會很大,因為你會有責任把這個事業做好,承擔起把它建立起來的責任。

我覺得好多學生,尤其是大學剛畢業就來讀書的學生,往往會缺乏長遠計劃,沒認真思考過自己將來想要做到什麼程度。他們可能因為有興趣就來學習了,看看之後的機會會怎麼樣。

也有人是因為文化藝術產業開始發展了,覺得要過來學習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如何在這個行業中找到你自己。

要有一個目標,你想要5年之後在這個行業中是什麼樣的角色。 或者也要有一個承擔,5年之後你可以為這個行業帶來什麼。

子川:實習經驗特別重要?

陳詩琪:對。我覺得在英國的實習經驗讓我看到,他們這邊已經有一個很成熟的系統。他們怎麼在這樣一個很成熟的系統中再去發展更多的東西,這其中有很多是值得學習的。

我認為,必須要理解我們自己在大陸、在港澳的一個情況,如何把它靈活運用,然後爭取做到最好。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