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英國師生赴華演出經典歌劇

Guildhall音樂戲劇學院的經典歌劇片段受到中國觀眾的歡迎
Image caption Guildhall音樂戲劇學院的經典歌劇片段受到中國觀眾的歡迎

英國Guildhall音樂戲劇學院(Guildhall School of Music and Drama)師生本月初在上海大劇院上演了兩場「歌劇青春派」精選Gala表演,吸引一定程度的關注。

演出曲目包括莫扎特《唐璜》、馬斯涅《曼儂》、多尼採蒂《愛之甘醇》等經典歌劇的片段,受到不同年齡層中國觀眾的歡迎。

直屬倫敦金融城政府(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的老牌學府Guildhall音樂戲劇學院位於倫敦市中心,多年來培養了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奧蘭多·布魯姆(Orlando Bloom)、蒂朵(Dido)等著名歌手和演員。

Guildhall音樂戲劇學院校長巴里·艾夫(Professor Barry Ife)在接受子川專訪時談到這次演出的緣起和過程,並介紹在中國招生的情況。

子川:這次演出是如何促成的?

巴里·艾夫教授(以下簡稱艾夫):我在去年10月舉辦的上海國際藝術節上結識了上海大劇院的人,我們談到中國對西方浸沒戲劇(immersive theatre)的興趣。

我建議我們可以更進一步,考慮浸沒歌劇。我校的歌劇精選演出將觀眾與舞台的距離拉得很近,觀眾可以真正近距離體驗到戲劇的力量。我們在倫敦演的時候用的是小劇場,排戲的方式是「親密」的。

在我們的建議下有了這次演出。上海大劇院找到了一個時間段,我們各自籌集了一些資金。我校在上海的兩場演出門票全部售罄,甚至門外有票販子,我們很高興—我們在倫敦的演出很少出現這種情況。

演出非常成功,我們很滿意,主辦方和觀眾的反響都非常好,人們的興趣很高。我們對觀眾的年齡層印象深刻—有些只有 5-10歲,現場有很好的家庭氣氛。

子川:演出中的歌劇精選片段是在倫敦已經排好的?

艾夫:是的。我校的歌劇課程為期兩年。學生在第一年需要凖備不同歌劇中的3個片段,第二年要做3場完整的演出。

我們在上海演的片段是學生為第二學期凖備的片段,他們已經在倫敦的小劇場演過4次。把這些片段帶到上海演出給了我們機會參與國際巡演,這非常好。

子川:有多少學生參與了演出?

艾夫:這次去上海的包括12位歌手、兩位鋼琴手—因為這些歌劇片段是由鋼琴配樂,而不是整個管弦樂團,還有12位技術方面的學生,像舞台經理、服裝設計、燈光、音響等等,共有27人。

子川:英國學生們有機會與中國學生交流嗎?

艾夫:這是一次先驅性的項目。考慮到我們僅在上海停留了3、4天,學生的參與程度非常高、與中國學生有交流,我們很滿意。

儘管如此,我們這次沒能有時間組織與中國歌手和樂手的對話環節,針對一些技術和風格展開討論。我們希望下一次能夠促成這一的互動環節。

子川:我一年半之前採訪您的時候得知,貴校正計劃在香港招生。到目前為止情況如何?

艾夫:今年我們在香港和北京都設了面試考場。整體情況很好,我們收到很多申請。我們對學生的水平感到滿意,向大約三分之二參加面試者發放了錄取通知。

但我必須強調,上海演出不是為了在華招生,更多是為了在2015中英文化交流年的背景下與中國觀眾見面接觸。

子川:什麼時候開始在北京設面試考點?

艾夫:我校從去年開始在北京開設考點,今年年初又舉行了一輪。從現在開始,我們計劃每年都在中國大陸招生考試。

從我們的角度,這是一個開始。我校是一家規模較小的高校,面向來自全球各地最有才華的年輕人提供專業訓練。

我們的專業課程旨在使學生進入所選領域並在該領域獲得成功,所以學生人數不可避免地會比較少。因此,我們不是要大規模地招生,而是要招優質的學生。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對參加面試的中國學生感到滿意。

子川:貴校目前有多少國際學生?多少中國學生?

艾夫:我校900名學生中約有一半來自英國。約有18%的學生來自歐盟以外國家,即120-130人。目前,中國學生人數較少,在20人以下。

子川:有獎學金機會嗎?

艾夫:是的,肯定有。我們非常努力為獎學金籌集資金。多數學年,我們可以向大約一半的學生提供一定程度的經濟支持。

對國際學生來說,我們經常可以至少以獎學金的形式免去他們一半學費。我們理解,國際學生的學費非常高,不是所有人都負擔得起。

我們的原則是,努力確保任何能夠從我們的專業培訓中獲益的學生不會因為經濟的原因無法成行。我們致力於向本國和國際學生提供支持。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