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历史研究发现希特勒亲笔明信片

希特勒一戰期間寫的明信片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這張希特勒一戰養傷期間親筆寫給戰友的明信片沒有被他上台後銷毀。

希特勒一戰期間參軍上戰場時書寫和郵寄的一張明信片在德國慕尼黑被發現。

牛津大學歷史專家在為歐洲一戰歷史研究項目提供諮詢時,對這張以前不為人知的明信片作了鑒定,確認它出自一戰小兵阿道夫·希特勒之手。

這張明信片郵戳顯示是1916年寄的,當時他正在療傷。

牛津大學的斯圖亞特·李博士說,鑒定這張明信片時,他感到脊樑上升起一股寒氣。

明信片的收件人是當時跟希特勒同在一個兵團的通訊員卡爾·蘭扎莫(Karl Lanzhammer)。

戰友似親人

歷史學家根據過去已經發現的希特勒一戰期間寫給戰友的信件和明信片推斷,戰爭年代,軍隊就像希特勒的「代理家庭」,因為其他士兵都只給家人和親屬寫信。

最新發現的這張明信片上,希特勒記述了自己去看牙醫的事,還暗示自己希望盡早重返前線。

蘇格蘭阿伯丁大學歷史學家托馬斯·韋伯博士(Thomas Weber)說,這在當時是非常罕見的,即使最愛國的士兵都很少有這種願望。

他認為,這種心態顯示希特勒迫切希望回到自己「最親近的社交圈」,而這些戰友是他母親去世後他覺得最親近的人。

韋伯博士說,這張明信片內容所揭示的年輕時的希特勒的內心世界非常罕見,因為希特勒上台掌權後「不遺餘力」地盡可能摧毀所有有關自己年輕時的文字資料。

韋伯說,他的研究表明希特勒上台後曾致力於「重構」自己在一戰時的經歷。

失落在民間

卡爾·蘭扎莫1918年3月去世,但希特勒寫給他的這張明信片最後落到一名收藏家手裏。這名收藏家的兒子把它拿到在慕尼黑舉辦的「歐洲1914-1918」家庭歷史展示活動上去,結果被專家認出並鑒定。

這張明信片被數碼化存檔後又還給了收藏家的兒子。

歐洲1914-1918歷史回顧活動旨在收集個人、家庭在一戰時的經歷,收集史料,將照片、書信和文件資料等數碼化存檔保留。

這項活動最初由牛津大學發起,在英國、德國、愛爾蘭、盧森堡、斯洛文尼亞和丹麥展開。歷史學家們到城鎮鄉村,邀請當地居民把家裏保存的戰時物品和文件拿到展示地點,由專家鑒定評議。

這項活動的成果將作為一戰爆發百年紀念活動的一部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