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攝影師直面生命終極患者

更新時間 2013年 5月 18日, 星期六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30
芭伯

腦瘤患者芭伯希望自己能以鬥士的形像出現在作品裏。

在給包括名模摩斯、麥當娜、布萊爾甚至英國女王等等世界名人拍攝肖像後,著名攝影師藍金(Rankin)目前將自己的鏡頭轉向了身患絕症的普通人。

當芭伯(Sandra Barber)被確診患有腦瘤後,每次進行化療時,她都要帶上一副畫有戰爭場面的面具。對她而言,參與治療就像是走向戰場。

老家在瑞士、現年48歲的芭伯說:「我不想讓自己跟其他癌症患者一樣,就那麼靜悄悄地倒下。」

她說:「我希望與病魔抗爭,我總覺得身體裏有一股子力量。換句話說,我覺得自己和古代戰場上的鬥士息息相通。」

隨後,芭伯被介紹給攝影師藍金。

這名在過去20年拍攝了眾多世界名人光鮮肖像的攝影師,在無法承受父母去世的巨大壓力後,希望能從鏡頭裏,重新詮釋死亡。

芭伯和藍金見面時,談到了想在自己臉上作畫的想法。她回憶說:「藍金馬上說,這個想法好極了、好極了,並希望馬上開始拍攝。」

在拍攝中,芭伯圍繞自己的雙眼作畫,並用黑、紅兩色的羽毛圍在脖領上,把自己裝扮成一名女鬥士的形像。

她介紹說,紅色羽毛代表希望,而黑色象征戰爭。她說:「我現在是竭盡全力與病魔抗爭,但我永遠心存希望。」

現在,芭伯的肖像作為一副展品,陳列在利物浦的沃克藝術館裏。這裏正在舉辦藍金的攝影展,題目是「現場:面對死亡」。

藍金與芭伯的攝影經歷,讓這名攝影師開始專注拍攝更多身患絕症的人、和那些距離死神更近的人。

當然,這個拍攝主題與他通常的名人時尚相去甚遠。藍金說:「我拍攝的初衷並未改變,那就是看到這些肖像時,能喚起你內心深處的某些東西。」

他透露,這次的拍攝經歷讓他「更深入地走入生活」,應該「最能激發靈感」。

展出的作品裏還包括一對17歲、但身患假肥大型肌肉營養不良(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的雙胞胎。他們把自己的臉塗成白色和紅色,來支持他們崇敬的利物浦俱樂部。

其它作品還有在倫敦恐怖襲擊中生還,並成為殘奧運動員的懷特(Martine Wright)、在伊拉克戰爭中受傷的比哈利(Johnson Beharry)中士、和身患胰腺癌的樂隊「感覺良好醫生」(Doctor Feelgood)的吉他手約望遜(Wilko Johnson)。

而此次拍攝經歷給藍金的感受是「驚訝」。他說:「沒想到我拍攝的人們雖然實際上已經病入膏肓,但看起來都非常健康。」

他說:「我記得跟隨一家慈善組織去非洲時,人們總想讓我拍些受難者的照片,但我卻不想這麼做。」

他接著說:「我覺得那些不叫做真正的攝影,而且這些個非洲苦難的形像,早就讓人們看膩了,早就對此麻木不仁了。」

他說:「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讓人自發地重新審視。」

此次以「死亡」為題材的拍攝,也讓藍金自己重新看待自己曾對死亡的恐懼。

他說:「英國公眾應該以更開放的心態談論死亡和相關的道德觀,這樣人們就不會對此產生懼怕。」

藍金說:「這不是一個消極的主題,反而讓你增添力量。」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