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萊切:被遺忘的搜索引擎之父

  • 2013年 9月 6日
弗萊切
Image caption 鮮有人知的英國人弗萊切才是真正的搜索引擎之父。

雖然「谷歌」早就成了網絡搜索的代名詞,但創造了世界首個網絡信息採集(web-crawling)搜索引擎的人卻是蘇格蘭的大學老師弗萊切(Jonathon Fletcher)。

不過你要是把弗萊切的名字「谷歌」一下的話,結果恐怕將令人失望。不會有一條搜索結果會明確地留給你一絲線索,這位弗萊切先生在全世界互聯網發展過程中所起到的作用有多大。

當然,「谷歌」出來的搜索結果也不會有一條把他叫做「現代搜索引擎之父」。

但20年前,在蘇格蘭斯特靈大學(University of Stirling)的一間實驗室裏,弗萊切發明了全世界第一個用於網絡信息採集的搜索引擎。直到現在,他的發明還是包括谷歌、微軟的「必應」、雅虎和其它當今主流網絡搜索引擎門戶的「核心動力」。

搜索難題

互聯網在1993年還處於「嬰兒期」。

當時「最火」的瀏覽器叫做「馬賽克」(Mosaic),模樣和現在我們使用的瀏覽器差不多。不過,這個瀏覽器在當時可是才發佈的新鮮玩意兒,而當時整個互聯網的頁面總數也不過就幾千頁而已。

但是,即便在幾千個頁面裏想找到自己想要的內容也絕非易事。

當時的「馬賽克」瀏覽器有一個頁面叫做「最新內容」,用來介紹剛剛被創建出來的新網站。

但問題也隨著而來。瀏覽器「馬賽克」的開發人員要想隨時知道新網站信息,都得給位於美國伊利諾伊斯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的「國家超級計算機程序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Supercomputing Applications)的瀏覽器總部寫信才行。

而當時的弗萊切還是遠在蘇格蘭斯特靈大學的一名優秀畢業生,當時他已經拿到了格拉斯哥大學的邀請函,凖備在那裏攻讀博士學位。

但他有些時運不濟。當他正躊躇滿志凖備繼續自己學業時,格拉斯哥大學的研究經費被削減,他的「博士夢」瞬間化為泡影。

他回憶說:「我當時就立刻想做些什麼,好掙點兒錢。所以我又回到了我的母校,並在工程系找到了一份工作。」

但正是這份工程系的職位,讓弗萊切首次接觸到了「國際互聯網」( world wide web),以及「馬賽克」瀏覽器上的「最新內容」頁面。

「捷徑」

弗萊切在隨後搭建一個網絡服務器時突然意識到,「馬賽克」瀏覽器上的這個「最新內容」頁面本身存在嚴重缺陷。

由於當時網站列表都是人工錄入的,所以根本無法跟蹤這些網站隨時更新的信息。最終就導致很多鏈接不是很快就過時了,就是被錯誤標識了。

弗萊切形容當時的「馬賽克」鏈接時說:「如果要是想看看有哪些更新,就得退回去重新看。」

他說:「作為一名計算機科學專業的畢業生,我想自己能找到一條捷徑,我可以編寫程序,讓電腦替我找到這些內容。」

弗萊切當時編寫的內容,就是世界第一個「萬維網搜索程序」。

當時弗萊切把他的發明叫做「跳躍站」(JumpStation),並做了一個可以通過網絡搜索程序自動查找的索引頁面。他發明的搜索程序會自動訪問每一個網絡頁面。

十天後,也就是1993年的12月21日,搜索程序「跳躍站」完成了頁面訪問任務,總共索引了25000個頁面。

20年後的今天,谷歌能索引的頁面數量超過萬億頁。

搜索的誕生

隨後,弗萊切為這個網絡索引迅速搭建了一個很容易導航的搜索工具,並把自己的索引頁面放在「馬賽克」瀏覽器的「最新內容」頁面上。由此,全世界第一個現代搜索引擎開始全面運行。

專門研究信息獲取歷史的皇家墨爾本技術學院的桑德森教授(Prof Mark Sanderson)說:「應該說,他(弗萊切)是互聯網搜索引擎之父。」

他說:「當然,計算機進行搜索的事情在業界早已有之,並在互聯網出現前就已經出現搜索引擎。但約翰遜-弗萊切是首位創造出擁有現代搜索引擎所具備的所有內容的人。」

然而現在只要一提起「搜索」,谷歌創始人布林(Sergey Brin)和佩奇(Larry Page)是絕對家喻戶曉的「熱門詞匯」;而現在生活在香港的弗萊切,卻極少有人知道他曾在互聯網的「進化」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不幸的是,弗萊切的「跳躍站」項目最終由於需要大量投資被「拋棄」了,斯特靈大學當時不願意為這個「燒錢」。

弗萊切說:「運行搜索引擎需要大量共享服務器,當時沒那麼大空間,而且造價也很昂貴。」

向前看

弗萊切也會自我解嘲一下。他說:「再說那也不是我當時的本職工作。我當時的工作就是要保證學生實驗室的正常運行。」

之後一份來自日本東京的工作機會讓弗萊切徹底告別「搜索引擎」。他說,除了大學「也不想留他」外,他也「沒能說服大學這項技術的巨大潛力」。

現在斯特靈大學的同事們為弗萊切當時「超前的創造」而感到自豪。

弗萊切日前說:「在我來看,互聯網終究有消亡的那一天,但人類查找信息的動力將永恆。」

儘管現在網絡引擎巨頭們通過「搜索」賺足了錢,但弗萊切卻毫無遺憾。

他說:「我父母為我感到自豪,我的妻子和孩子也為我感到自豪。這些對我來說更有價值。所以,我活得很快樂。」

(編譯/責編:孫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