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調寡言 泰坦尼克幕後英雄終獲認可

考特姆
Image caption 考特姆最先接到泰坦尼克號求救信號並做出反應。

極少有人聽說的電報員考特姆(Harold Cottam)卻是對泰坦尼克遇險電報做出及時反應的幕後英雄。這位在泰坦尼號眾多故事裏罕有聽聞的「小人物」是拯救泰坦尼克號倖存者的大英雄。

日前,他去世的諾丁漢郡的農莊掛起了紀念銘牌,以表彰他百年前的義舉。

故事發生在1912年4月15日的午夜後,當時21歲的電報員考特姆正凖備結束工作,上牀睡覺。

考特姆是最後挽救了泰坦尼克號倖存者的「卡帕西亞號」(RMS Carpathia)上的無線電報員。完成了當天的工作後,考特姆想再「隨便收集些信息」。

突然間,他收到似乎是來自泰坦尼克號的電報信息。由於知道泰坦尼克號上的電報員習慣「連軸轉」,考特姆嘗試著與其取得聯繫。

事後證明,考特姆的這一閃念決定了泰坦尼克號倖存者的命運。他隨即收到來自泰坦尼克號的求救信號:「我們撞上冰了,速來。」

考特姆在1956年接受BBC採訪時曾透露,他收到的求救信息來自泰坦尼克號上的電報員菲利普斯。

他當時說:「我問他』是不是很嚴重』,菲利普斯說,是的老東西,這是無線求救信號。這是我們所處的位置,趕快報告,盡快趕來。」

考特姆隨後即刻與當晚負責觀測的郵輪負責人報告了此事。但由於當時電報還是個「新玩意兒」,而泰坦尼克號被號稱為「永不沉沒」,整個「卡帕西亞號」上的值班船員對這條信息滿腹狐疑。

考特姆說:「那條信息似乎沒有說明白,泰坦尼克怎麼那麼快就沉船了。」

他說:「我然後馬上衝到船長的臥艙,看見還沒熄燈,我就一下子衝了進去。船長說』你說的是哪艘船?』我回答到』是泰坦尼克號撞上冰了,先生。現在這艘船在求救,這是它的方位』。」

考特姆回憶說,船長要過了電報,然後披上大衣出來。

當時「卡帕西亞號」距離正在沉沒的泰坦尼克號有四小時的航程,但船長羅斯特倫(Arthur Rostron)想盡一切辦法提速,希望能盡早趕到。

在趕往失事現場途中,「卡帕西亞號」上的船員們被命令為即將登船的倖存者凖備飲食、毯子和醫療用品。

考特姆在這次救援行動中的作用,簡要出現在1912年4月19日的《紐約時報》的報道中。

考特姆後來回憶道:「我們沿出事方向把馬力開到最大,最終在天亮前趕到沉船海域。」

他說,途中他們多次收到泰坦尼克號的求救電報,其中一封發給「奧林匹克號」的電報說:「我們在快速沉沒。」

考特姆回憶說,他最後從泰坦尼克號電報員菲利普斯收到的電報是:「快來,發動機房和鍋爐都被水淹了。」

此後再沒收到任何信號,證明泰坦尼克號已經沉船。

泰坦尼克號的電報員菲利普斯和船上超過1500名乘客一道遇難。

「卡帕西亞號」趕到現場時,一開始只見到漂在水面上的木板、和殘骸碎片,並沒有看見遇難者屍體。

之後他們看到了705名驚恐萬狀的倖存者,其中大多是婦女和兒童,並把他們救上船。

「卡帕西亞號」在事發海域繼續停留了三個小時尋找倖存者,然後啟程前往紐約。

其它收到泰坦尼克號求救信號的船隻在這以後數小時才姍姍來遲。

「卡帕西亞號」的全體船員受到表彰,船長羅斯特倫還被封為「爵士」,並榮獲國會金質獎章。

但最先收到求救信號、並做出果斷反應的「卡帕西亞號」上的電報員卻逐漸被遺忘,能記起考特姆的只有那些泰坦尼克號的「發燒友」。

同時,考特姆的家人說,考特姆本人也很低調、寡言,這也讓他漸漸遠離人們的記憶。

但如果不是考特姆在事發夜晚主動聯繫泰坦尼克號,或許遇難的倖存者們將在海上漂更長時間。

考特姆1984年在老家路德漢姆去世,享年93歲。

雖然鄰居們或多或少知道些當年考特姆的故事,但考特姆始終被人看作是一名安靜、而低調的人。

日前,考特姆的孫女基爾(Wendy Gell)在他故去的老家為紀念銘牌揭幕。

考特姆的曾孫女尼古拉說:「他從來不跟我們說泰坦尼克號的故事。他不喜歡浮華的名聲和金錢。」

尼古拉說:「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但是如果他當年無動於衷,泰坦尼克號將會有更多遇難者。」

尼古拉說:「不管考特姆喜歡、還是不喜歡,他當年的義舉最終得到大家的認可。」

(編譯/責編:孫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