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師靠本行治癒自己心臟病

高斯沃斯
Image caption 機械師高斯沃斯靠本行,居然另闢蹊徑找出更有效治療心臟病的方案。

作為機械師,高斯沃斯(Tal Golesworthy)在拆卸裝置上絕對內行,但沒想到自己靠本行、外加澆花時啟發出的靈感,居然開出了自己久治不愈的心臟病的方案,並以此挽救眾多心臟病患者。

把東西拆開、查找其中問題,並在修好後嚴絲合縫地重新組合起來,本就是奧斯沃斯老人幹了30多年的老本行,但他長期患心臟病的心臟,可就不那麼好拆、好修了。

不過,有一天在自家後花園澆花時,他從一個簡單的澆花操作,加上自己在航空業內掌握的理論,高斯沃斯驚奇地發現了一個「乾淨利落地」治療自己心臟「問題」的解決方案。

最終,他說服醫生,並把他設計出來的裝置「塞進了」自己的心臟。

這位生活在英國格魯斯特郡的57歲的老機械師,在自己心臟手術九年後,幫助了超過40位類似的心臟病患者重獲健康。

「足球迷」艾力斯(Andrew Ellis)就是眾多受益者之一。在以此辦法手術五年後,他依舊活蹦亂跳,「就像沒有心臟病的好人一樣」。

現在,奧斯沃斯老人不僅成功挑戰傳統的心臟手術治療,而且把他的「方子」推廣到全歐洲。

「無需加工且簡單」

奧斯沃斯老人得的這種心臟病屬「馬凡綜合症」(Marfan syndrome),也就是在身體主要髒器外負責連接的組織出現「麻煩」。

這些組織本來是要保證人體的髒器在應有的位置,保持良好狀態。但這種疾病的患者會發現他們的眼部、關節、特別是心臟屢屢出現問題。

當心臟把血液壓送到全身時,主動脈為承受血流將受到撐拉。大多數人的主動脈在血流過去後,會恢復原來的樣子,但有「馬凡綜合症」的患者的主動脈就縮不會去了,並逐漸增大。

很早的時候,奧斯沃斯就知道,有朝一日他的主動脈再也撐不住的時候,就會「被撐爆」了。

但當2000年,醫生建議他進行「預防性」手術時,他對醫生建議的手術並不買賬。

傳統的手術不僅複雜、漫長,包括把「即將被撐到極限」部分的主動脈更換掉、再移植一個人造的,有時還要在心臟裏裝個金屬瓣膜。

如此以來,高斯沃斯就別想動彈了,更別提喜愛的滑雪了。他將面臨終生靜養,甚至摔一小跤都有可能大出血。

他說:「我當時就想,我可不想一輩子像個蠶寶寶那樣活著,興許我能找出一種既簡單、又不會給我心臟動刀的辦法。」

高斯沃斯的自信來自於自己數十年來查找機械故障的經驗。

但是,他的想法也太直白。他說:「要是澆花的水管子漲了,不就拿個膠條纏緊了就行了嗎?」

他說:「這招兒無需加工、且簡單易行,地球人都會做。」

高斯沃斯跟醫生那兒「碰了幾回釘子」後,終於說服倫敦蓋斯醫院(Guy's Hospital London)的特萊熱教授(Prof Tom Treasure)、和倫敦皇家布朗姆頓醫院(Royal Brompton Hospital)的派博教授(Prof John Pepper),希望通過借鑒一些機械原理,來解決他的心臟病治療問題。

「訂製」

此後,一個醫療團隊花了三年時間將這個想法變為現實、並加以完善。這個新的治療方案即用依據患者個體情況定制的套管,緊貼著縫在已被撐大的血管上,再提供結構支持後,避免血管增大的情況繼續發展。

這項技術利用早就使用多年的縫合傷口的成熟技術,套管的材料用的也是醫用絲網。

從想法誕生到最終在患者身上實施,總共歷時四年。

而出主意的高斯沃斯無可爭議地成為「挨刀」的第一人。

他說:「我這輩子幹的都是機械項目管理的事兒,這回我當然也得是躺在板子上的第一個人。」

手術進行了兩個小時。手術後的九年來,高斯沃斯老人的心臟動脈一點兒都再沒增大。

他說:「忽然之間我的心臟病好了,我可以自由地呼吸,安穩地睡覺。這種感覺有太多年沒嘗到了。」

和所有手術一樣,這項手術也不是沒有風險。儘管絕大多數患者在術後表現良好,還是有一名患者在手術期間出現併發症去世。

而現在,高斯沃斯已經瞄凖了下一步,那就是向全歐洲推廣、並繼續檢測他的這個依據機械原理得出的治療方案。

(編譯/責編:孫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