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福島三年祭—真正的殺手

浪江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浪江町,時光彷彿靜止不前

福島核災難過去已經三年,圍繞其後遺症,仍然有許多大問號。首先,核輻射對健康的威脅是否被媒體、反核人士等嚴重誇大?其次,輻射恐懼症是否比輻射本身更致命?帶著這些問題,BBC記者傅東飛前往災難遺留下的「鬼城」。

這個星期,我又重返日本小鎮浪江町(Namie)。浪江町位於福島核電站以北五公里。

電站高高的白色煙囪從小山丘的另一邊探出頭來。我來過浪江,不過,每次來好像都是第一次,眼前的景色觸目驚心。

三年過去了,時間好像靜止不動。地震中倒塌的一座老木屋仍然橫躺在馬路中間;透過一間麵館的碎玻璃窗,我看到桌子上仍然擺著用過的碗筷。

我來到一家老人院,從窗戶往裏一瞧,看到牀上被褥凌亂,衣服晾在架子上。就好像這裏住的人出去吃早飯了、隨時都有可能回來。

事實上,不會有人回來了。核電站爆炸後,輻射陰雲橫掃小鎮。浪江町仍然是一座鬼城,原來的居民疏散到各地。

他們生活在永遠的恐懼和焦慮中。害怕輻射給孩子造成什麼影響、擔心永遠不能再像從前一樣正常生活。

「擔心」

我來到距離核電站60公里的一所私立醫院中採訪荒川美幸(Myuki Arakawa)和她的兩個兒子:五歲的良太、三歲的晴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荒川美幸定期帶孩子接受甲狀腺癌檢查

孩子一邊換穿病服、一邊和護士嬉笑打鬧。他們早就習慣了,一點兒也不害怕。但是,媽媽卻仍然很害怕。

在一間狹長的檢查室內,良太爬進一座好像浴缸的藍色大儀器內。「浴缸」是世界上第一台、也是僅有的一台嬰幼兒全身輻射掃描儀。

躺進「浴缸」,良太還是不安生。附近一台電腦屏幕上開始顯現數據。荒川美幸說,「切爾諾貝利之後許多年,有些孩子才被確診。我的孩子現在沒事,不過,如果有危險的話,我希望越早查出來越好。」

最近政府公布數字顯示,2011年以來,日本檢測了26萬名福島兒童,已經確診甲狀腺癌33例,疑似42例。這無疑讓荒川美幸更加焦慮。

她說,「政府給我們的信息很少。我希望100%確信孩子健康。我明年、後年、大後年……還會帶孩子回來複查。」

「無關」

上網去搜一搜「福島甲狀腺癌」,你就能發現一大堆恐怖故事、預測大批福島兒童會罹患癌症。包括荒川美幸在內的父母憂心忡忡完全可以理解。但是,他們有必要擔心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許多災民失去了家園、生計

福島大學醫學院教授鈴木伸一(Shinichi Suzuki)是福島兒童研究小組的負責人。他一張圓園臉、留著灰色的小鬍子,看上去非常和藹。

人們沒完沒了地拿福島和切爾諾貝利相提並論,讓鈴木教授非常沮喪。他說,「必須理解的第一點是,福島洩露的放射物遠遠低於切爾諾貝利。第二,受到的輻射超過50毫西弗的福島兒童數目非常非常小,也許幾乎是零。」

換句話說,福島兒童受到輻射的最高值只相當於切爾諾貝利兒童的最低點。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鈴木教授又怎樣解釋他的研究小組已經確診的30例甲狀腺癌呢?

他說,「在日本,從來沒有搞過這樣規模的檢測。一旦開始用非常敏感的設備檢查大批兒童,不可避免,查出的病例就會增多。這就是我們看到病例增加的原因。這些病例與核災難無關。」

鈴木教授說,他們將在今後許多年之內繼續研究、以便確信福島兒童健康確實未受威脅。但是,鈴木教授和其他專家現在都表示,他們認為,核事故導致的兒童癌症發病案例將非常非常少、甚至完全沒有。

「絕望」

這並不意味著福島核事故沒有奪走生命。根據日本政府的數字,過去三年之內,超過1,600名被疏散的福島災民死因「與核災難有關」。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武田秀子說,父親的健康一天不如一天

幾天前,一個寒冷的清晨,我跟隨今年56歲的武田秀子(Hideko Takeda)來到距離浪江町只有幾公里的一處墓地。

武田秀子說,父親的健康一天不如一天

她來給父親上香。黑色的大理石墓碑看上去仍然很新。武田秀子帶著一張父親的照片。作為日本農民,他個子算是很高,80歲了,仍然很健康,每天都去為奶牛擠奶、下田幹活。

突然間,大難臨頭。父親被迫離開家園,奶牛在牛棚裏活活餓死。武田秀子說,父親絕望了,健康一天不如一天,不到兩年就去世了。

武田說,「我認為東京電力公司應該為我父親的死負責。他們奪走了父親的一切,他的夢想,他的希望,他的土地,家人分散在各地。誰也不能把這一切還給父親。」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福島災民的自殺案例也有所上升。武田說,她知道,老家原來農場附近的村子裏就有好幾個人自殺。

武田秀子說,「我認識的一個人,說要回去看看老宅子。一去就沒回來,家裏人去找他。看到他的車停在外面,他上吊自殺了。我想,他可能是徹底放棄了,根本看不到將來。」

迄今為止,沒有人死於核輻射。但是,無法返回故里,流落在疏散中心,孤獨、抑鬱,越來越多的災民死於焦慮、或是自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