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大馬人因何口大無忌?

馬來西亞穆斯林人口超過60%。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馬來西亞穆斯林人口超過60%。

在馬來西亞,公開談論宗教問題可能還是禁區。但是,吃喝拉撒睡、大毛病、小痛癢等各種健康隱私,都能擺到桌面上來公開談。不習慣的人乍聽上去可能會手足無措,但是BBC記者潘婕說,大馬人如此「口大無忌」,背後其實也有難言苦衷。

我並不覺得自己是那種神經質、有潔癖、動不動就昏過去、吐出來的人。但是,生活在馬來西亞,我真覺得自己需要有強有力的心、胃功能。

比如說,有一次,我和朋友正在吃飯,又是咖喱、又是烙餅。席間,我問朋友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去健步走一圈兒。

朋友揉了揉肚子,說,「不行,去不了。我來例假了。」

我立刻放下了手裏的勺子。

如此直截了當、繪聲繪色,並不僅僅限於閨蜜之間。

一份頗有名氣的英文報紙有一次頭條標題高呼,「水管插入肛門,某男一命嗚呼。」

畫廊內,主人解釋說,他的同事馬上就能來接待我了。「他在廁所呢,大概五到十分鐘就能拉完。」

宗教法規

你可能會以為,這樣口大無忌,說明馬來西亞人非常坦率。但是,馬來西亞也是一個種族與宗教緊密相連的國家。哪怕是最簡單的一個問題,都可能意味深長。

就說那一次吧。在酒吧內,我問一位穆斯林馬來人朋友,想喝點什麼?對方回答說,「什麼都行。」

原來,這個「什麼都行」是酒精飲料的秘密代號。你看,根據馬來西亞憲法規定,馬來人必須都是穆斯林,必須遵守伊斯蘭教法。

要是有人向伊斯蘭警察打小報告,這位朋友就有可能因為喝酒被罰款、被判坐牢、遭鞭打,更有甚者,三項懲罰一起上。

所以,問朋友想喝點什麼,等同於問他是不是真的穆斯林、是不是遵守伊斯蘭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仔細描述病情,更容易拿到假條?

少數民族

在馬來西亞,少數民族人覺得,不管大事小情,自己都必須加倍努力。如果詢問他們對現在經濟狀況的看法,他們總會對政府表示不滿和抱怨。引申下去,還會表述反馬來人的情緒。

所以,如果主編派我們上街去打探公眾對最新的汽車政策、或者物價高漲等現象的反映,我們通常需要頂著太陽站上好幾個小時,才能找到形形色色、有足夠代表性的馬來西亞人上鏡接受採訪。

所以至少在目前,看上去,不同種族、不同宗教信仰的馬來西亞人可以自由自在、暢所欲言地和別人分享的,就是他們的健康問題了。

在馬來西亞,想和老闆請病假,不用拐彎抹角地說「我感覺不舒服」,直言不諱地來一句「我拉肚子」、「我痛經」,絕對沒問題。

當然了,也許這只不過是個語言問題。歸根結底,在漢語裏面,「腹瀉」俗稱「拉肚子」。從字面上看,不過是「拉」和「肚子」組合在一起而已。

沒病裝病?

不過,毫無忌諱地公開談論健康問題,還有更加切實的原因。

馬來西亞雇主聯合會認為,裝病的人太多。這樣,想請假的時候,詳細描述例假之痛、大小便有什麼麻煩,可能會讓雇主很難反駁;而且,也更容易說服醫生給開假條。

最近幾年,和鄰居的經濟強國新加坡比起來,馬來西亞人的病假天數多出一倍。

一位快餐店經理告訴我說,馬來西亞人的職業道德、工作態度有問題。她說,「他們申請一份工作、幾天后就有可能辭職。他們總會給出非常站不住腳的借口。」

我自己也有過類似的經歷。一位實習生曾經告訴我,不能來上班,因為狗踩了她的腳。

還有,過去一個月,我一直在追著找我的電腦技術員。他訂好了時間,但是,到時候根本沒來。

最後,他告訴我說,暫時還不能給我的電腦安屏幕保護,因為,他正吃的那種關節炎藥可能不對頭,「你真願意我的一大塊死皮貼在你的電腦上?」

當然了,並不是所有的健康問題都是裝出來的。我不過是希望馬來西亞人不再覺得有必要和外人分享這麼多的內情。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