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蘇格蘭小伙圓了蒙古夢

那達慕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那達慕,男子漢展示強壯、速度與矯健

最近,BBC中文網刊登了BBC駐北京記者馬騰的實地採訪報道——按鍵 巨變中的內蒙古。馬騰少年時期在蘇格蘭格拉斯哥郊外一個小村莊度過,他特別愛做旅遊夢,目的地不是紐約、不是巴黎,而是蒙古。這次去內蒙出差報道那達慕,總算有機會「差一點兒」圓了夢。更令他吃驚的是,居然還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小時候,我也是一個特別愛做夢的孩子,夢想有一天能到遙遠的地方去看一看。那裏的一切都非常神秘、充滿異國情調,當然了,離我的老家、格拉斯哥以外的那個小村子一定是千里之遙。

在我當年的夢中,有兩個地方佔有突出地位:一個是阿富汗。長大了,我曾經在阿富汗作了兩年記者,有過一段非常難忘的經歷。

另外一個地方就是:蒙古。

800年前,成吉思汗創建了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王國之一。他的成就說驚人一點也不過分。

在當時大多數人看來,成吉思汗簡直不知道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他們對中亞地區浩瀚無際的大草原一無所知。從這裏出發,成吉思汗征服的領地超過歷史上所有人。

給你一點上下文。現代版圖上,成吉思汗所到之地涵蓋三十個國家、居民總數超過三十億。這樣的功績,都是騎在馬背上創建出來的!

所以你能想像吧,當一位中國同事告訴我、內蒙古正在舉行那達慕的時候,我跳著腳抓住這個機會,一定要去看看。

我當然知道,內蒙古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是那個國家蒙古。但是,嗨,蒙古不就在內蒙的那一邊兒嗎。我心想,說不定,這輩子離蒙古最近也就能走到這兒了。

似曾相識

內蒙之行,讓我心滿意足。抵達那達慕現場,冰天雪地,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飄蕩著蒙古傳統音樂。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蘇格蘭歷史悠久的高地運動會

那達慕一整天,比賽項目包括賽駱駝、馬背射箭以及蒙古摔跤等。

但是,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卻有一種似曾相識的奇怪感覺,好像故地重遊?

把雪換成雨,把駱駝換成牛,把摔跤換成跳舞,這豈不就是蘇格蘭的高地運動會(Highland Games)嗎?

當然了,人們穿的衣服不一樣。蘇格蘭男人傳統的格呢裙換成了顏色鮮艷的蒙古袍。天確實太冷,羊毛長袍應該更能保暖。

不過,那達慕和高地運動會背後的精神卻是相同的:男子漢展示他們的強健、速度和矯捷。

和高地運動會另外一個相似之處是,那達慕上的大多數項目也都是「作秀」:你根本無法躲避現代世界。

看那達慕的大多數蒙古人都是開著四輪驅動來的;他們都拿著移動電話、照相機。遠處是煙囪,縷縷青煙在藍天中繚繞。

內蒙古正處於前所未見的採礦大潮中,這也給當地帶來了巨大的改變。開採項目給曾經質樸、美麗的自然景觀留下了疤痕。蒙古人說,採礦和沙漠化破壞了寶貴的大草原。

另外,採礦熱也從中國其他地方吸引來數以百萬計的「移民」。從前,蒙古族是這裏的多數,現在,他們成了真正的少數民族。有人對此非常不滿。

那達慕期間,一位當地人告訴我說,他很擔心「蒙古人可能會消失。」但是,另外一位女郎卻非常歡迎發展帶來的機會。她說她正在大學讀食品科技專業,「這是我的夢。」

雙向好奇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牧民那仁滿都拉

不同的時代需求帶來的變化,也許,我走訪的一位牧民的經歷最能詮釋。

離開那達慕,開車大約一個小時,去採訪牧民那仁滿都拉。他對傳統文化的流失非常擔心。他說,現在的孩子要什麼有什麼,不過,他們像是「大海中迷失的小船」。

返回來接著再說那達慕。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照張像作紀念

太陽開始落山,比賽、表演等活動逐漸結束。這是拍照留念的最後一個機會了。

整整一天當中,經常會有內蒙人湊到我身邊、其他人立刻拿出照相機為他們拍照。這一次,一個蒙古家庭希望和我這個相貌奇特、充滿異域風情的外國人合張影。

從蘇格蘭到內蒙古,距離十萬八千里。但是,離開內蒙的時候,我感覺真的很開心:好奇、迷戀,原來都是雙向的。

(責編:羅玲)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