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自由—被玷污的禮物?

美國人說了,至少,我們推翻了薩達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美國人說了,至少,我們推翻了薩達姆。

美國從伊拉克撤軍、即將從阿富汗撤軍,結束了美國以使用軍事力量在海外傳播自由理念作為外交政策基石的時代。曾在伊拉克作美軍隨軍記者的蓋特豪斯反思美國給伊拉克送去了怎樣的自由。

當初被派往伊拉克,18個月的報道經歷接近尾聲時,我前往跟蹤報道美軍行動,成了人們通常所說的「隨軍」記者,也就是附屬在某個軍事單位或者軍事基地、和士兵同吃同住同行動的戰地記者。當然了,同行動,要符合常情常理。

派記者隨軍的出發點是,記者能深入了解內幕;士兵要努力展現最好一面。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次行動我們去了基爾庫克(Kirkuk)。基爾庫克位於伊拉克北部,局勢動蕩、爭奪激烈。

那是2010年12月,美軍已經撤出城市地區,此後一年,全面撤出伊拉克。

美軍基地的食堂令人過目難忘,面積幾乎相當于飛機庫,是「美國料理」活生生的紀念碑。漢堡包、得克薩斯-墨西哥風味、培根、焗豆,樣樣俱全。甜品是一球球巨大的軟糖冰淇淋。甜品台的上方懸掛著由彩色字母拼成的橫幅,上面寫道,「感謝您送來自由的禮物。」

這條橫幅長途跋涉,從美國寄往基爾庫克。橫幅是由一群小學生親手製作的,代表著他們對身穿軍裝、在距離家鄉千萬里之遙的危險之地捍衛美國生活方式的感謝。

美國士兵也相信,他們送給伊拉克人民的,也正是這一份禮物—自由。他們幾乎無一例外地堅信這一點,就連那些對美國行動的相對成功與失敗持比較平衡觀點的人也不例外。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10年8月,再見,伊拉克!

伊拉克有了「自由」?

薩達姆·侯賽因是鎮壓人民、殘暴統治的獨裁者,這樣說恐怕沒有幾個人不同意。美國人推倒了薩達姆。他們會爭辯,不管出了其他什麼差錯,現在,伊拉克有民主選舉,這肯定應該算是好事吧。

問題是,在許多方面,伊拉克生活並沒有變得更加自由。

那以前一個月,在首都巴格達,我結識了萊斯。萊斯從小就對美國很著迷,後來成了重金屬粉絲,甚至還組建了一支樂隊。在巴格達郊外家裏的臥室內,萊斯和幾個朋友一起,拼命地撥吉他、擂鼓。

美國入侵後,萊斯非常興奮。他在美軍基地找了份活,做翻譯。很快,他就開始收到死亡威脅。

問題並不單單在於萊斯和佔領軍的親密關係。薩達姆·侯賽因倒台之後,激進、暴力的伊斯蘭組織實力越來越強大。萊斯的音樂、以及他的穿衣打扮—鑲滿金屬釘的皮靴、印有世界末日畫面的黑色T恤,都成了可能致人於死地的業餘愛好。

最後,萊斯不得不放棄。他想通了,能夠安全地沉迷於「美國貨」的唯一的地方是:美國。

萊斯後來移民得克薩斯,在那裏掀開人生新的一頁。

2011年底,奧巴馬從伊拉克撤出了美國軍隊。截至到今年年底,美國也將從阿富汗撤軍。由此,結束了美國以使用軍事力量在海外傳播自由理念作為外交政策基石的時代。

也許這是一件好事。總的來說,美國入侵伊拉克是一個災難性的失敗。和進去的時候相比,美軍留在身後的,是一個更加不穩定、更加暴力、也許更加不「自由」的伊拉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普京立刻吞併克里米亞

「美國能幹、我們也能幹」

但是,另外一個問題是,美國在美索不達米亞(伊拉克境內的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的「厄運」也在世界許多其他地區玷污了「自由」這個整體品牌。

今年早些時候在烏克蘭首都基輔,我站在「獨立廣場」,目睹成千上萬的烏克蘭人冒著嚴寒、反抗腐敗至頂的總統、要求實現民主。

最後,靠著堅韌不拔的毅力,他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烏克蘭政府垮台了,但是,烏克蘭人也失去了一大塊國土。

俄羅斯一分鐘都沒耽誤、立刻吞併了克里米亞。

普京的借口是,必須捍衛克里米亞俄羅斯人和說俄語的人的自由權利。

這個論點基本站不住腳,說俄語的人受威脅?證據就算是有、也沒多少。但是,這並不是問題的關鍵。

白宮從國際舞台撤出軍隊,克里姆林宮昂然進入。莫斯科發問了,入侵伊拉克的國際法基礎何在?既然說起來了,那些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到底在哪兒呢?

普京的答案是,美國能幹的事、我們也能幹。

(編譯:蘇平 責編: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