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外號橫行的索馬里

「白頭」馬洛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白頭」馬洛齊

俗話說,親不尊、熟生蔑。但在西方國家,人們一般不會取笑同事、朋友的身體特徵,更不要說以此給人起外號了。不過,索馬里人可不扭捏。在總統辦公室做顧問的馬洛齊警告說,外號橫行,膽小、害羞者不宜。不過,被起外號,也是一種榮幸。

摩加迪沙。那天,我領到了總統辦公室的工作證,細細一看,我知道,自己總算被接受了。

這段過程,用了一年的時間。

你看,胸卡上白紙黑字—總統辦公室,國際媒體顧問,賈斯廷·馬洛齊。我的名字旁邊有一括號,裏面是兩個索馬里字Timo Cadde,直譯「白頭」。

索馬里人給人起外號的傳統根深蒂固,但是,過去一年間,我離外號最親密的,就是被人叫做Gaal,或者Infidel--異教徒,兩者之間區別不大。

不管是白人還是黑人,這個字眼泛指非穆斯林人,比如Gaal,過來!那個Gaal哪兒去了?等等。

「白頭」雖然不是世界上最動聽的外號,但是,任何情況下,我都寧願被叫白頭、而不是異教徒。

第一次碰上索馬里人叫外號,是和清潔工的一次接觸。她來打聽給我們送午餐的那個「法魯」哪去了。

我以為女工搞錯了,解釋說,「他叫阿布法塔。」

女工使勁搖搖頭、豎起兩個手指,頑固地說,「不對,法魯,他就是法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總統發言人、資深顧問「小不點兒」在綽號「大頭」的總統畫像前留影

在索馬里語中,法魯的意思是「缺了手指」。幾年前,總統府受到基地組織在當地的分支「索馬里青年黨」的炮轟,阿布法塔受傷,丟了兩根手指。

同情心哪兒去了?

聽我來解釋一下。總體上講,索馬里人可不是那種膽小、害羞的人。給人起外號,絕對不會扭扭捏捏、小裏小氣。

總統辦公室內,我的前任也是英國人,他有唇裂,因此,在那兒工作期間,別人就管他叫「兔唇」。索馬里人還很願意助人為樂,說話時拿手指著嘴唇、生怕對方聽不懂。

給人起外號,通用凖則是觀察外表,一般都是貶義。

這裏的牙醫行業有待改進,所以,許多索馬里人被叫做「豁牙」、或是「斷齒」。脫髮?那肯定是「禿子」。

索馬里人還比較恐外,外國人通常也受到另眼看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還是該叫「總統先生」?

比如,中國人人稱「小眼睛」,阿拉伯人被叫做「紅耳朵」。

我來摩加迪沙之後,曾經遇到過「內八字」、「結巴」、「矮子」、「小不點兒」。

臭名昭彰的索馬里海盜「大嘴」阿維恩在比利時被抓獲之前,我有一次曾經在餐館和他一起吃龍蝦。各位,「大嘴」真是名不虛傳啊。(譯者注,2013年10月,「大嘴」在布魯塞爾被捕。)

我有一個好朋友,他是總理辦公室的高級官員,外號「白眼兒」。

索馬里人「幸災樂禍」的本領也不能小看。一段時間以前,我有幾位同事一起去烏干達出差,回後來興高采烈地給我們講了一個同事追索馬里女郎的故事。

這位年輕的男同事很英俊,不過,一邊兒臉頰上有一道大疤。他開始和女郎套近乎,突然,女郎看到了他臉上的疤痕。瞬間,神態大變。

她輕蔑地看著小伙子,咆哮一句,「做夢呢,疤臉」,轉過身,走了。浪漫,就此畫上句號。

經過20多年的內戰,索馬里有很多傷殘人。所以,你經常會碰到外號「瘸子」、「殘廢」、「獨腿兒」的男人。順便說一句,有外號的大多是男人。

眼疾發病率比較高,因此,不少人叫「斜眼兒」;視力有缺陷—「瞎子」,聽力受損—「聾子」。

但是,也有人非常欠缺紳士風度,管臀部豐滿的女性叫「大屁股」。

通常情況下,女人不會被起欺侮性外號。「鑽石」是女士常見的外號之一,還有「甜甜」、「金嗓子」「金子」、「大眼」等。

我最喜歡的外號是什麼呢?這當屬我最近聽說的那位索馬里裔美國人了。他門牙間有條很寬的縫,「射門」這個外號,非他莫屬。

一天,我和索馬里朋友穆罕穆德聊起了外號問題。我說,在英國,有些外號會惹禍,要是別人感覺自己被冒犯,可以叫警察。

他鼻子了哼了一聲,說,「你知道要是有人叫警察會出什麼事嗎?警察來了,看看抱怨的人,凖會問,你什麼毛病?」

「他管你叫獨腿兒啦?又能怎樣?你不就是只有一條腿嘛。這是真主的決定。別浪費我時間了。」

(編譯:蘇平 責編: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