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中馬關係能否挺住MH370?

乘客親屬在北京馬來西亞使館外抗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乘客親屬在北京馬來西亞使館外抗議

馬來西亞是東盟第一個同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在亞洲,馬來西亞是中國第三大貿易伙伴,也是廣受中國人歡迎的旅遊目的地。不過,馬航客機失蹤後,機上154名中國乘客的家人一度指責馬航、馬來西亞政府「拖延、隱瞞、掩蓋」真相;一些中國民眾更把憤怒之情擴大到馬航和馬來西亞當局之外。與此同時,尖刻的批評也讓一些大馬人傷心、不滿。BBC駐吉隆坡記者潘婕反思MH370將如何影響中馬精心培育起的特殊關係。

失蹤馬航客機上中國乘客的家人與馬來西亞政府之間的信任在事發不久就破碎了。

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等了五個多小時之後才向世界宣佈MH370失聯。那時候,親友已經聚集在北京機場第三航站等候航班上的中國乘客。

馬航官員對於應該公開哪些情況非常謹慎。更無助於事的是,官方透露的那麼一點點消息後來也和其他高級官員的話相互矛盾。

中國家庭頓生疑心。你看,馬來西亞曾經頂著亞洲金融風暴、於1998年在首都建成世界最高建築「雙峰塔」;

吉隆坡機場通往市中心的公路兩旁,是一排排油棕樹。馬來西亞是棕櫚油產出大國,中國連續多年一直是第一大進口國;

和北京不同,馬來西亞首都的街頭很少看到乞丐。

中國人心想,當然了,馬來西亞比較發達,政府知道的一定更多,不過不對外公開罷了。

因此,他們開始要求馬來西亞提供答案。家屬打出橫幅,呼籲馬來西亞政府「還我家人」,含沙射影指責馬來西亞藏藏掖掖。

一名高級官員向我承認說,「有些事情我們確實應該處理得更好。但是,我們盡了最大的努力。」

他接著反問說,「我們有什麼原因要隱瞞、掩蓋?」

馬來西亞官方處於防守地位。馬來西亞執政聯盟習慣了控制輿論。種族和政治分化導致有才之士並不總能升到政府高層。領導人長期「嬌生慣養」、很少受到質疑。

幾年前,我去採訪過一位部長。我們剛剛坐下,她就說,「完事兒了嗎?我根本不想做這個採訪,但是,我的助理很搗蛋,把你插了進來。」

剛到馬來西亞不久,一名分析人士曾經坦率告訴我說,這個國家有第一世界的設施、但只有第三世界的心態。

所以,馬來西亞每天派出一些級別最高的官員、在國際媒體面前回答沒有事先得到通知的問題,這個事實本身就從無先例。至於他們到底給出了多少有用的信息,這是另外一個問題。

傷心、不滿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黃惠康在吹風會上表示中馬「真誠合作、相互信任」

也許,馬來西亞人早就習慣了,從官方那裏找不到答案,但是,至於馬航客機失蹤這起事件,只有很少的人會走到指責政府掩蓋真相的地步。

有些乘客的親屬、朋友認為,宗教—比如說伊斯蘭教,有助於他們面對失去親人的事實。相信上帝的意願,也許是噤聲的原因之一,但是,在馬來西亞,對政府報復的恐懼也非常普遍。批評政府?當局可以動用不經審判無限期拘押的法律。

不過,當有中國人憤怒地呼籲抵制馬來西亞時,即使一些不支持馬來西亞執政聯盟的大馬人也厭倦了。有些人認為,中國家庭有點不講理。他們質問,同樣情況下,不透明的中國共產黨政府是不是就能處理得更好?

中國人一些尖刻的評論也讓馬來西亞人感覺受到了傷害。馬來西亞是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第一個東南亞國家,此後一直是中國忠誠的同盟。

就好像一對結婚多年的老夫老妻,馬來西亞總是更願意把他們和中國的爭吵藏在家門內。這也幫助中國常年保住了馬來西亞主要貿易伙伴的地位。

沒有多少分析人士認為,MH370的失蹤會打破有40年歷史的中馬關係。

中國官員的言辭也開始軟化。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黃惠康說,馬來西亞在處理危機中的協調努力「非常出色」。中國和馬來西亞兩國政府控制的媒體紛紛刊登黃大使的講話。

我們還不清楚,這是雙方關係開始修複的信號,還是告誡公眾、官方不會容忍更多的反華、反馬情緒的信號。

對於家屬來說,不論是中國人還是馬來西亞人,他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親人到底在哪兒。

不過,馬來西亞國防部長希山穆丁·侯賽因(Hishamuddin Hussein)說,這個問題的答案,政府也不知道。

(編譯:蘇平 責編:高毅)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