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學童遭性侵 法律哪去了?

雅加達國際學校
Image caption 雅加達國際學校

印度尼西亞,販毒是死罪,性侵最多獲刑15年。最近,雅加達一家精英國際學校清潔工被指曾經性侵學童。印尼人嘩然大怒,呼籲修改法律、嚴格執法,更好保護兒童。BBC記者布迪薩特裏喬反思,網上宣洩能夠收到多少實效?

「雅加達國際學校」看上去像是一座城堡。威風凜凜的保安把守在頗有氣勢的大門外。來賓必須事先有約才能進入。

最近,就連印度尼西亞教育部的官員來訪都被拒之門外。

但是,所有這一切安保措施,也不足以保護一位年僅六歲的男童。據稱,這名男童在學校的衛生間內遭到數名清潔工的性侵犯。

男童的母親向記者介紹了孩子受害的內幕,令人震驚。之後,印尼上下群情激憤。許多人立刻掄起手指、在備受印尼人喜愛的社交媒體上表述痛恨、憤怒與恐懼之情。

其中有一條微博高呼到,「立刻關閉學校」;另一條則關注這家國際學校的收費:「每年25,000美元,就買個這待遇?」

還有許多人表達對印尼法律的不滿。有人說,現在的法律蒼白無力;有人說,執法效率太低。

Image caption 孤兒院的孩子被安置在其他地方。不過這個故事已經不再是「新聞」

修改法律

根據印尼法律規定,性侵兒童最高可獲刑15年。但是法律其他一些犯罪行為的懲罰更加嚴厲。比如說,走私販賣毒品最高可能被判死刑。

有人在互聯網上發起聯署,呼籲修改印尼兒童保護法。兩天之內,就吸引五萬多人參與簽名。他們還在往上發表評論,提議性侵兒童的罪犯應該被閹割、或者被判死刑,這樣的懲罰力度才算合適。

印度尼西亞警察辦理此案的速度異乎尋常之快。已經有五人被逮捕並被定性為嫌疑犯。

警方還很快宣佈,所有的嫌疑犯都對被控罪行供認不諱。警察說,雖然目前還沒有其他人出面提出控訴,但其中至少一名疑犯承認,他曾經性侵其他學童。

接下來,警察提出了看上去好像很荒唐的一個要求,請學校提供特定年齡段的學童照片。警察希望把這些照片拿給嫌疑犯,以便他能認定受害人。

這起性侵兒童案讓印尼人非常憤怒。但是,那些希望印尼能汲取教訓、更好保護兒童的人最終可能還會繼續失望。

這並不是印尼最近爆出的唯一一起令人震驚的兒童遭受虐待、性侵案。

許多印尼人擔心,印尼的法律體系根本無力承擔起保護兒童的責任。、

Image caption 印尼人抗議法律無力,呼籲更好保護兒童

網上宣洩

今年早些時候,我和幾個朋友曾經去一所由新教牧師瓦圖林格斯(Chemuel Watulingas)管理的一家孤兒院參觀。

孤兒院裏大約有30名孩子,年齡從3個月到16歲不止。一名60歲的老婦人是孤兒院唯一的成年看護。她負責餵嬰兒、洗澡、照看所有的孩子,再加上搞衛生、洗衣服和做飯。孤兒院收養的幾名10幾歲的孩子幫忙給她打下手。

孤兒院裏到處骯髒不堪,孩子身上明顯可見傷口、傷疤。

幾星期之後,孤兒院裏一名三個月大的嬰兒夭折。這位名叫卡羅琳的寶寶死前那個晚上發高燒,牧師從來沒有請醫生來檢查;卡羅琳死後也沒有向任何人匯報,屍體立刻被掩埋。

警方收到活動人士的舉報之後來到孤兒院搜查,並將所有的孩子全部安置在其他地方。

離開孤兒院後不久,這些孩子向媒體講述了他們以往的遭遇。他們說,常年吃不飽飯、受虐待。一名14歲的少女還指稱牧師曾經強姦她。

當時印尼社交媒體也是喧聲一片,強烈譴責牧師,呼籲更好保護孤兒。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雅加達國際學校校長4月24日向記者介紹性侵學童案

瓦圖林格斯立刻被警方逮捕,孤兒院被查封。但是現在,這起案件已經不再有多少人關注,也沒有跡象表明,對其他孤兒院的監督、管理更加嚴格。

執法不力、警力有限是印尼保護兒童的嚴重障礙。活動人士告訴我說,印尼的「強項」彷彿是印尼人、以及他們對社交媒體的熱衷。

印尼人好像很容易受當下熱門話題的誘惑、加入辯論,他們也很容易被不公正的現象所感動。但是,網上宣洩很少收到真正實效。

許多印度尼西亞人仍然在耐心等待修改法律、保證孩子受到更好的保護。

(編譯:蘇平/責編:羅玲)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