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寒門之子大勝豪門精英

莫迪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64歲的莫迪曾在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一間寒酸的茶業店工作,現在「高升」為全印度的領導人。

不久前結束的印度大選中,人民黨以壓倒性優勢戰勝國大黨,印度政壇豪門甘地家族顏面掃地。5月26日,出身寒門的賣茶人莫迪宣誓就任印度新總理。馬克·塔利分析國大黨失利的原因,展望人民黨面臨的挑戰。

競選過程中,國大黨做過許多件蠢事,其中之一,「主犯」是劍橋畢業的國大黨議員。他不屑地說,原來賣茶的小販怎麼能領導印度?

他所說的這位「賣茶小弟」,正是64歲的莫迪。莫迪曾在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一間寒酸的茶業店工作,現在「高升」為全印度的領導人。

那位劍橋老兄話音剛落,莫迪的競選班子立刻動手,安排莫迪通過視頻鏈接、向印度各地茶館兒裏喝茶的人發表講話。

人民黨在競選過程中多次創新利用現代科技手段,這只是其中之一。

不過,創新並不一定總能轉化為成功。在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一家茶館,一位小伙子不經意地告訴我說,「莫迪曾經親自給我的手機打電話。」

我問他,那麼,你會投莫迪的票嗎?小伙子回答說,「不會!」

莫迪曾經12年擔任古吉拉特邦的首席部長。雖然高等法院下令展開的調查洗清了莫迪面臨的他在任期間曾經默許暴力反穆斯林騷亂的指控,但是,國大黨還是把他描繪成一個會破壞世俗傳統、導致社會破裂的人。

大選過程中,馬克•塔利在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採訪選民

國大黨中一位不同意採用這種戰術的高層人士形容,「世俗傳統受威脅」早就成了一個老掉牙的問題。

和莫迪承諾他將給印度帶來美好的未來相比,這確實顯得有點老掉牙。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拉胡爾•甘地

另外,國大黨對尼赫魯-甘地家族的長期依賴同樣顯得老掉牙。他們推出國大黨主席索尼亞·甘地的兒子、傳奇人物英德拉·甘地的孫子拉胡爾·甘地與莫迪對陣。

就連在拉胡爾自己的選區以內,人們對他的反應都非常平淡。無奈,拉胡爾的姐姐普裏揚卡·甘地被推到了前台。

普裏揚卡和英迪拉·甘地一樣容貌出眾,很有魅力。一出台,立刻把拉胡爾從全國媒體的頭版擠了下去。直到後來,還是靠著普裏揚卡,拉胡爾才再次露臉。拉胡爾和普裏揚卡一起乘坐一輛扎滿鮮花的彩車,兩人微笑、揮手致意。

看上去像是度蜜月的一對新人,而不是大難即將臨頭的兩名政客。

國大黨好像許了「死願」。黨內一些資深人士不願意參加競選。

在北方邦的首府勒克瑙,我曾經問一名國大黨發言人競選進展的怎麼樣,我原本以為,他至少也要表現出一點點樂觀的跡象。誰成想,這位發言人回答說,「啊,我們不悲傷。我們原來遭受過慘敗,但最後總能東山再起。」

國大黨並沒有露出有新思維的跡象:他們已經拒絕接受索尼亞和拉胡爾提出的辭呈。毫不吃驚,黨內不會有什麼變化。

拉胡爾曾經說,莫迪向印度人「許諾了星星和月亮」。

但是,如果勒克瑙那位發言人的預想要成為現實的話,甘地家族必須放鬆對國大黨的控制,允許從地方產生強有力的領導人。

莫迪承諾發展、變革,將印度人的期待值提到了新高。他必須盡快帶來成果,否則將令國人失望。

國大黨失利的一個原因是腐敗。但是,要想鏟除腐敗,自己黨內的腐敗也將讓莫迪裹足難行。人民黨新議員中將近三分之一面對刑事指控。

一位著名黨員曾經告訴我說,本來,他能成候選人,不料,有人出了50多萬英鎊、拿走了那個選區。

莫迪曾經在印度民族主義組織「國民志願團」(RSS)工作,他領導的人民黨也與該組織有關係。不可避免,有人會擔心,如果莫迪確實令國人失望,他可能會再次撿起該組織的議程,這將影響維持印度教徒和佔人口15%的穆斯林人和諧相處的世俗傳統。

大選過程中也並不是根本沒有提到宗教。比如說,我就曾看到過一條在投票日當天發的短信,敦促印度教徒趕快出來投票,因為投票站外穆斯林人排起了長龍。

不過,許多人爭辯說,印度機制強大,足以保護長期堅持的世俗傳統。

確實,莫迪在勝利後發表演說中也強調,他將帶領「所有的印度人」一起前進。

(編譯:蘇平/責編:董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