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斯哥為啥被稱作「英國病夫」?

六十年代的格拉斯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格拉斯哥的工業衰落造成的社會心理影響或許將延續好幾代人。

蘇格蘭重鎮格拉斯哥將舉辦2014年英聯邦夏季運動會。

這個城市舉世聞名之處包括拔尖的大學和活躍的藝術世界、保存完好的維多利亞時代建築、別緻的精品店、領潮流的酒吧和餐館等。

它同時也有個不好的名聲:英國病夫,死亡率比國內任何城市都高。

有一種說法叫「格拉斯哥效應」,大意指蘇格蘭工業重鎮格拉斯哥很多人壽命不長,大約四分之一成年男子活不到65歲,嬰兒夭折的概率比英國其他任何地方要高。

格拉斯哥的肥胖率屬世界最高之列;格拉斯哥人比利物浦和曼徹斯特等同類城市居民英年早逝的概率高30%,其中60%可歸咎於四大「殺手」 - 毒品、酒精、自殺和暴力。

活著的人裏,病患比例很高。

政府福利部門數據顯示,每五個正當就業年齡的格拉斯哥居民中就有一人領取喪失勞動力生活救濟;跟英國其他任何城市相比,格拉斯哥領取與疾病相關的福利的人數和比例都高一大截。

四大殺手

令人費解的是,所謂「格拉斯哥效應」是個相對較新的社會現象,大致在1990年代開始引起注意,而四大「殺手」作孽最多的是在15-45歲男女群體,也就是少年和青壯年人群。

酗酒、吸毒、長期失業、貧困、慢性疾患和自暴自棄、絕望,是格拉斯哥死亡率高的一個重要原因;該市的兇殺案比2007年減少了40%,但仍舊是倫敦的兩倍。

工業萎縮對這個城市的居民和社會心理造成重大打擊,影響幾代人。

蘇格蘭前首席醫療官蓬斯(Harry Burns)認為,過去幾十年格拉斯哥接二連三收到社會和經濟問題重創,這比吸煙酗酒、高脂肪飲食習慣更能解釋這個城市為何現在像個「英國病夫」。

他覺得格拉斯哥的情況有點像澳洲原住民社區。

「當傳統社區喪失了維繫其傳統文化的錨,無一例外都會發現同樣的情況:酗酒、毒品和暴力導致的死亡率上升。解決這個問題不能靠常規的保健宣傳和手段。當一個人感到失去對自己生活的控制,那他就沒有什麼動力戒煙或停止酗酒。治根的辦法應該是讓他們重新找到生活目的和自尊,」他解釋說。

遺傳因素

也有學者試圖在更遙遠的歷史中尋找格拉斯哥效應的病灶 -- 追溯到18世紀,工業革命。

格拉斯哥作家克雷格發現,工業革命把格拉斯哥從全國最乾淨、最美麗的城市變成了因為人口爆炸而擁擠不堪的「人間地獄」,三分之二的家庭達不到平均兩人一間屋的最低居住標凖,很多人家根本沒有客廳,男人去酒吧消磨時間幾乎成了一種生存機制。

她在2010年出版的關於格拉斯哥的書中提出,急速的工業化造成令人窒息的大男子文化,摧毀了家庭生活。

回到今天,格拉斯哥的單親家庭數量也令人驚訝:官方數據顯示兩年後單親家庭將佔這個城市家庭總數的一半。

克雷格和蓬斯都認為,這種非傳統的人際、家庭關係狀況是格拉斯哥人短壽的一個重要因素。

從醫學角度講,擁抱能使人快樂、精神減壓,從而為營建良性的家庭和社會人際交往環境創造條件。

冰凍三尺

所有人都同意一點:格拉斯哥的問題是幾十年來慢慢形成的,解決問題也可能需要幾十年時間。

至於「格拉斯哥效應」這個詞,最初出現在格拉斯哥人口健康中心一位名叫威爾士的研究員的學術報告。

威爾士現在後悔了這個提法,因為它對解決問題沒有幫助,反而容易被媒體用來把複雜的社會問題極度簡單化,由此造成負面效果。

威爾士為格拉斯哥死亡率高找出了17個因素,以不同的組合、不同的方式作用於不同的人群。

如此複雜的問題,找到「萬能處方」的概率幾乎等於零。

(編譯:郱書 / 責編:董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