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哪兒的國籍最便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聖基茨和尼維斯的投資入籍項目設立時間最早,始於1984年。

諜戰片裏經常能看到這一幕:特工打開手提箱,裏面塞滿了現金和許多本護照。難說是藝術反映現實還是現實模仿藝術,但現如今,越來越多的人手提箱裏護照好幾本;他們屬於一個特殊的新興群體 --「經濟公民」。

這個群體存在的證據不難找到。不少律師事務所就有入籍專家為客戶當參謀,指點他們把錢投在、花在世界上那個角落最好。亨利與合伙人(Henley and Partners)律所就有這業務,律所的國籍事務專家卡林(Christian Kalin)估計,每年大約有數千人為自己添得第二本或第三本護照。

這筆花費總計達20億美元(12億英鎊、15億歐元)。

卡林說:「這就跟投資組合多元化一樣,護照組合也應該多元化。」這個選項頗受中國、俄國和中東人親睞。

另一方面,國家財政拮據窘迫的國家對此了然在目,反應較快的國家已經推出投資換國籍政策,外國富人可以通過投資直接入籍,或選擇其他便捷入籍渠道。

從零星個案變成「趨勢」後,這種投資換國籍的做法難免引起有關人士的關注,其中涉及的透明度和問責機制問題吸引了尤其多的目光。

今年1月,歐盟高官公開表態:「國籍豈容出售。」

但至少目前看來,有錢人的運氣仍相當不錯,至少有5-6個國家的投資入籍渠道對他們敞開大門,不必在那兒居住就可成為該國公民,手提箱裏多一本護照。也就是說,這些國家的國籍實際上是在標價出售。

那麼,哪家的便宜呢?

多米尼加(Dominica)輕鬆奪冠:這個加勒比海島國的國籍絕對是最便宜、辦理手續最簡捷的。投資門檻是10萬美元,加上各種收費,一次面談,齊了,可以入籍了。

當然,因為面談委員會每個月只辦理一次入籍面談,辦理多米尼加護照的時間在5-14個月不等。

多米尼加屬英聯邦,持多米尼加護照可以在英國享受諸多優待,而且到50個國家旅行,包括瑞士,都不需要簽證。

聖基茨和尼維斯(St Kitts and Nevis):這個加勒比海島國的投資換國籍項目歷史最悠久,從1984年開始,有兩種選擇:為該國的公共慈善基金,聖基茨和尼維斯制糖業多元化基金會,捐款25萬美元,或者投資至少40萬美元於該國房地產。

美國財政部最近點名批評了這個國家的投資換國籍項目,稱伊朗公民有可能通過這種方法獲得聖基茨和尼維斯護照,然後進入美國或到美國投資,這等於曲線突破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聖基茨和尼維斯的這條入籍路徑從2011年開始對伊朗公民關閉。

卡林當年參與了該國投資入籍項目的設置。

安提瓜和巴布達(Antigua and Barbuda)在這方面是新手,2013年才推出投資換國籍政策,跟聖基茨和尼維斯差不多:捐20萬美元給一個慈善基金,或40萬美元以上的房地產投資。

該國總理斯賓塞宣佈推出這個計劃時提到一個普遍的理由,那就是全球經濟疲軟,「傳統資金源幾乎消失」。

另外,也有聖基茨和美國等先例,他說。

美國的投資移民項下有一條,如果在「目標就業領域」投資50萬美元且創造10個以上的工作機會,就可以獲得美國綠卡。1990年以來,總共有29000名外國人通過這個渠道在美國投資了68億多美元而獲得美國綠卡。

馬耳他(Malta)可謂後來者居上。最近,彈丸之地的馬耳他公布了不需要實際居住、只要投資65萬歐元即可取得國籍的政策,招致猛烈抨擊。這個價碼意味著馬耳他成了歐盟大家庭裏國籍標價最便宜的地方。

據估計第一年大概會有45人申請走這個通道,意味著4100萬美元(3000萬歐元、2400萬英鎊)將進入馬耳他國庫。

歐盟當局對此提出嚴厲批評並施壓後,馬耳他對規則加以調整,門檻提高,規定申請人必須在馬耳他居住1年,最低投資額從65萬歐元提高到115萬歐元。

塞浦路斯(Cyprus):又一個允許投資換國籍的歐盟成員國。今年3月,塞浦路斯的財團入籍投資門檻降到200萬歐元,部分原因是安撫那些因為塞浦路斯被迫接受歐盟救贖條件而遭受損失的俄羅斯投資者。

200萬歐元是「團購」(多人組成投資財團,投資總額超過1250萬歐元)價,個人投資入籍門檻仍舊是至少500萬歐元的房地產或銀行投資。

不過,塞浦路斯政府的做法令業內資深人士很不以為然。

卡林指出,塞浦路斯的投資入籍門檻最初是2800萬歐元,後來降到1000萬歐元,再後來又降到500萬歐元,這就好比推出一個產品,定價不當,然後每半年降價一次,「很荒唐」。

國籍的定義

卡林還說,加勒比海國家的護照基本上屬於「世界公民」(global citizens)的「過渡護照」(interim passports);持有者的最終目標還是那些同樣設有經濟移民、投資入籍類政策的國家,比如葡萄牙和新加坡。

但是,有學者指出,最近圍繞投資換國籍政策出現的各種聲音折射出圍繞國籍概念定義出現的緊張。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法律教授沙恰爾認為,國籍涉及到如何定義什麼人屬於、或應該屬於一個政治、社會、經濟活動圈子,對於執政者來說國籍的定義是個重大而敏感的決定。

根據投資換國籍政策,申請人錢包的鼓和癟成了標凖答案,而這顯然有悖於常規定義的歸化入籍要求的原則:入籍者與申請成為其公民的國度之間存在真正的紐帶。

(編譯:郱書 /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