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這位「表哥」日子真難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腐敗泛濫、欺凌猖獗、教學質量低劣,墨西哥教育部長肩負著改革重任。分秒必爭,時不我待。BBC記者格蘭特從腕上的手表說起……

我戴的是墨西哥教育部長的手表。這是一塊長方形不鏽鋼自動表,表帶很寬,黑色;表盤是海藍色,表針頂端是桔黃色。

很明顯,這是一款1970年代的手表。我在離家不遠的跳蚤市場(現在已經關閉)從一個二手表經銷商那裏花了大概65美元(約合45英鎊)買來的。

收藏、修理老手表是我的一個愛好。在我曾生活工作的幾個拉美國家,我都買過舊手表作紀念。這一款則是我的墨西哥表。

我之所以知道這是墨西哥教育部長的手表,原因,看看表盤背面刻著的字就明白了:「送給我們的朋友埃米利奧·丘瓦伊費特·切莫爾(Emilio Chuayffet Chemor),1974年7月」,落款是「魯賽羅和波羅」。

2011年剛到墨西哥不久,我買到了這塊表,當時看到後面的刻字也沒多想。

我琢磨,這個細節很有意思,給這塊表一點特別的含義。不好意思,當時我根本不知道切莫爾是誰。那時,他是議會下院的主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那以後不到一年,丘瓦伊費特·切莫爾幾十年來忠心耿耿支持的「革命制度黨」PRI贏得了大選。總統指定切莫爾改革功能失調、搖搖欲墜的教育體制。

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經合組織所有國家之內,墨西哥的教育水平最糟糕。

問題不僅普遍、而且根深蒂固。實力強大的SNTE教師工會成員多年以來一直拒絕接受哪怕是最基本的能力測試。

他們可以買賣屬於公共官員的教師職位,甚至把職位傳給孩子。墨西哥學校中,裙帶關係、腐敗、效率低下泛濫成風。

比如說不久前,有份報告揭示,在西達爾戈省,總有1440名教師登記的生日相同:1912年12月12日,這就意味著他們已經102歲了!同時,報告還說,70名教師工資比總統還高。

不過最近,丘瓦伊費特·切莫爾手上又多了一個新問題。

墨西哥媒體集中報道了一則校園欺凌故事。東北省塔毛利帕斯,12歲的男孩海克爾·亞歷山德羅·門德茲被同學欺凌致死。

那天,和往常一樣,海克爾來到了位於維多利亞城的第七普通中學。但是,最後一堂課,幾個男孩開始給他找麻煩,據說老師根本未加阻攔。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墨西哥總統涅托和被欺凌致死的海克爾的父母

這一天,成了海克爾一生中的最後一天。

放學後,在操場內,那幾個孩子覺得侮辱謾罵還不夠,開始動手。他們抓住海克爾、給他上了所謂的「搖擺」刑。

海克爾的手腳都被捆住,那些孩子一次又一次地拋他去撞牆。一次又一次,海克爾頭部撞到磚上……後來,他昏了過去,那些孩子都跑了。海克爾的父母說,接下來好幾分鐘,海克爾躺在地上、沒有人幫助。這幾分鐘非常關鍵。因為海克爾顱內出血。最後總算被送往醫院,昏迷幾個小時後,凌晨去世。他的母親麗貝卡淚流滿面地向等候在外面的媒體講述了這段經歷。

自那以後,每一天都能看到墨西哥學校中極端暴力、欺凌現象被曝光。問題太嚴重,以致於總統恩裏克·佩納·涅托在前往塔毛利帕斯參觀期間說,「可悲的是,這並不是一起孤立事件。」

涅托朝身邊沉思不語的丘瓦伊費特·切莫爾點點頭、接著說,他已經責成教育部長「制定全國通用的教育模式」、「打擊學校中的欺凌現象」。

他所說的這個「教育模式」包括全面改革。值得稱讚的是,政府的改革計劃確實獲得了議會通過。

但是,儘管改革計劃承諾將定期考評教師、規範標凖、加強紀律教育,截止到目前,實際變化卻很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切莫爾(右)與美國國務卿克里一起出席一次高等教育討論會

政府與第二大教師工會的爭執糾紛仍未化解。教師接二連三地抗議示威、罷工怠工,意味著和三年前相比,墨西哥學生現在的成績根本沒有改進。

自從意識到我每天都帶著曾經屬於教育部長的手表,我就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問問切莫爾先生這塊表的「身世」和故事。

他是不是不小心丟了手表?他是不是缺錢把表送進了當鋪?是不是後來和魯塞羅、波羅關係破裂、決定把他們送的手表賣給出價最高的人?

不管真相如何,我多次請求採訪教育部長,對方沒有答覆。

我繼續帶著這塊海藍色的手表。想到切莫爾改革教育體制的努力。時鐘滴滴答答,他的任期一分一秒地在縮短,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編譯:蘇平 責編:董樂)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果想發表看法,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