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情系母校—完美的起跑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每天上學就是「玩」兒:為樂趣而讀書,玩耍中學知識;很少考試,不用死記硬背;同學互幫互愛;畢業了還能考上重點中學、重點大學!這樣的小學是否僅在夢中存在?納德爾森堅信,自己的母校真的就是這樣美好。最近,她去參加母校百年校慶。

100年前,卡羅琳·普瑞特(Caroline Pratt)在紐約格林尼治村創建了一所進步主義學校,名為「城鄉學校」(City and Country)。

普瑞特堅信,孩子對自己教育的了解和老師一樣多。普瑞特的的座右銘、以及她撰寫的同名書正是「我向孩子學習」。

不久後,「城鄉學校」進駐格林尼治中心的兩座棕石房,中間的院落成為學校的操場。

上星期,「城鄉學校」慶祝百年華誕,操場上聚滿了老校友,有些是1931年畢業的前輩,有些是2013年離開的後生。

和我50年前在這裏上學時相比,「城鄉學校」感覺幾乎一點也沒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左二穿白襯衣的是納德爾森

我的老同學卡爾回憶說,「家庭生活不順利,學校成了一個美好的避風港。」他現在是新罕布什爾州的牧場、農場主。

曾經和我在體育課—當時被叫做「操場課」—期間一同玩耍的凱瑟琳說,「學校塑造我的一生。」她現在在紐約做律師。

我們喝著酒,唱起舊時的鄉村歌曲。彼得·席格(Pete Seeger,美國著名鄉村歌手)曾經在「城鄉學校」任音樂教師。

我們去學校各處參觀。現在,校舍更大了,增加了比鄰的兩座棕石房;另外還有了電腦。學生要做家庭作業、考試預習(學習應付考試的戰術),以便應對更加激烈的競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城鄉學校」

我在這裏上學的時候,沒有分數,從不考試,不用做作業;班級被叫做小組,從2歲組直到13歲組。

年齡小的孩子一邊玩積木、一邊學知識。這種早期教育方式基本上可以說是「城鄉學校」發明的。

課程包括藝術、音樂、歷史、語言、科學、數學、時事,另外學校還定期組織實地考察;排練演出節目。

但是,歸根結底,學校的核心是「圖書館」。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書館,城鄉學校的核心

圖書館裏擺放著舒適的軟椅,和50年前一樣。每天,每名學生都要在圖書館度過半小時,為樂趣而讀書。孩子可以自行選擇書籍—真的是想讀哪本都可以。

俄國最著名的記者之一弗拉基米爾·普茲納(Vladimir Pozner)童年在紐約度過,1941年,他開始在「城鄉學校」就讀。

普茲納說,「當時我7歲。那可以說是我一生中最幸運的一段時光之一。沒有考試,沒有愚蠢的死記硬背。但是,誰說我們沒有學到知識?我們學會了像古時候的教士一樣用牛皮紙做文件。」

他接著說,「發現新東西、發現圖書館裏的藏書,都給我們帶來驚喜。」

我和四名在校生聊了起來。埃瑪今年13歲,正在讀《大師和瑪格麗特》。過去這個學期,她所屬的年齡組學習的課題之一是蘇聯。

10歲的山姆說,「如果你熱愛自己的學校,就能學會不受約束的思維,靈活。」

山姆的哥哥喬治今年12歲。他說,「學校就是一個社區。我們像兄弟姐妹一樣一起長大。」

在「城鄉學校」,每一個年齡組都要承擔一定的工作。8歲組負責管理郵局,對學算數很有幫助;9歲組負責老印刷廠的運作。我父親是印刷商,曾經到這裏來做示範。

哈爾13歲,他最喜歡的工作是照顧4、5歲的小同學。他說,「那些小家伙真能讓人開心。」

這幾名學生一致認為,學校,最重要的是自由、選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每個年齡組的孩子都要承擔一項工作

過去這些年,我也曾經思索過。格林尼治村,也許是美國最自由、最可愛的一個地方,我的母校是格林尼治所有美好的集中體現,既浪漫,又前瞻。但是,這樣的學校是不是能夠教育孩子麵對現在越來越複雜的世界呢?

和現在的在校生交流之後,我相信,「城鄉學校」(的模式)不僅仍然有生命力,而且比其他任何模式都要優越。孩子們真的是喜歡學習。

學校不許學生帶電話,學生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問題。他們聰明、善于思考,既不自命不凡、也不僅顧自己。

他們有強烈的求知慾,而且非常懂事;他們知道外面大世界的存在、熱切期望能夠學到有關這個大世界的知識。

就我個人來看,他們做好了直面世界的凖備。

曾經,我熱愛這個學校;現在,我的愛一如既往。看上去,我的老同學也一樣。

夜幕降臨,星光閃爍。操場上,我們一起回憶往事。

老同班同學、詩人艾倫說,「好像,我們按下了暫停鍵。50年後重訪,一個音符都沒有錯過。」

醫生約翰也是50年來第一次返校。用狂喜來形容他的表現應該不為過。約翰告訴我們,「我真的興奮,這個地方真的讓我很興奮。」

我本人呢?我真希望自己重返四歲那一天,第一次來報到上學。

(編譯:蘇平 責編: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果想發表看法,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