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清真寺和啤酒廠

Image copyright

埃塞俄比亞的歷史名城哈勒爾被譽為伊斯蘭教第四聖城。這裏共有82座清真寺、102個聖地。不過,最近一些年,哈勒爾還創出另外一個新名牌:啤酒。BBC記者奧唐奈親自前往品嚐。

埃塞俄比亞歷史名城哈勒爾(Harar)是伊斯蘭教最著名的聖城之一。但是近年來,她還創出另外一個新美譽。現在,哈勒爾釀製的啤酒也很有名。

說到聖城,哈勒爾真是五彩繽紛的一座聖城。老城城牆內,我看到建築物被刷成綠色、紫色、黃色,哈勒爾的女人們好像以此為挑戰,頭上的圍巾、身上的長袍更加眩目,有熱辣的粉色、最亮的橙色。

哈勒爾靠近埃塞俄比亞最東,一條出城的公路通往索馬里蘭方向。

16世紀時,威猛的穆斯林領袖「左撇子艾哈邁德」曾經從這裏發起強大攻勢。

在哈勒爾狹窄的街道上,我撞上過山羊,見過嚼多了卡塔葉站不起來的老人,一個小男孩停下來和我踢了會兒足球。

Image copyright

離開主要廣場,看到裁縫坐在布料店門外,等著顧客上門。

縫紉機後的賓亞姆幫我做了一點修補活。他一邊忙碌一邊和我聊天。賓亞姆告訴我,他的祖上是希臘人,他還自豪地說,這台縫紉機是別人送的禮物,要是自己掏錢的話,需要好幾千(當地貨幣)。

賓亞姆還警告我,當心有人賣壞香蕉,附近有小偷。

我到哈勒爾,還想看看當地的釀酒廠。哈勒爾不僅僅是聖城,還以啤酒著名。過去30年一直生產「哈勒爾牌」啤酒,酒瓶的標籤上就印著古城著名的城門。

走出城門,一輛嘟嘟車司機說,他知道啤酒廠在哪裏。我們上車離開古城,慢慢爬山路。

啤酒廠大門一側是一座警示牌,禁止攜帶武器彈藥;另一側是一個巨大的啤酒瓶,也許是提醒人們不能帶槍的原因:這裏有酒。

巨大的啤酒瓶幾乎相當於人高的四倍。我知道,因為啤酒瓶前面站著一個人。他是保安,看到有人來參觀非常高興。

保安不能說是筆挺地立正站著,但是,他身後的啤酒瓶確實是威嚴聳立,儼如英國女王御林軍的警衛室。

走入廠區,到處可見綠色的啤酒箱,遠處是一座綠色的清真寺。腳下有廢棄的鐵軌;網球場上的球網看起來還能用。塵土飛揚的兒童遊樂園內,一個男人帶著孩子在蕩鞦韆。

Image copyright

附近的沉寂很有欺騙性。

三年前,埃塞俄比亞政府把這家釀酒廠賣給了喜力集團。喜力表示計劃在此投資。喜力希望改善生產流程,引入技術專長,更多使用埃塞俄比亞以及周邊地區的原材料。

喜力還接管了西邊伯代萊(Bedele)的另外一家釀酒廠,並且計劃在靠近首都地區再建第三家。

許多外國公司表示,廉價勞動力、出口關稅優勢是在埃塞俄比亞投資的主要原因。不久前,埃塞俄比亞剛剛首次獲得信譽機構評定的等級。

通往首都亞的斯亞貝巴主要公路旁,到處都能看到新的工業園區。

聯合利華、通用電氣、葛蘭素史克、特易購、沃爾瑪、三星等國際大公司不是已經打入、就是正在計劃打入埃塞俄比亞。

這裏當然也少不了中國人。比如,有中國公司在亞的斯亞貝巴以南的工廠每天為主要的國際名牌出產大批鞋。

對於喜力,在埃塞俄比亞投資的主要動力是國內市場。他們認為,這個市場很有潛力,埃塞俄比亞的啤酒消費量只相當於鄰國肯尼亞的三分之一。

為了達到調研目的,我來到釀酒廠的俱樂部點了一杯啤酒。

廚房裏的女人看到我感覺還有意思。那天是公眾假日,俱樂部很安靜。但是我看到有人在擺桌子、椅子。我心想,待會兒可能會更熱鬧。

我的桌旁是一個陳列著許多獎杯的櫃櫥,也許這都是啤酒廠足球俱樂部的戰果。

Image copyright

這家俱樂部征戰埃塞俄比亞甲級聯賽,但是我去的時候他們成績不佳,排名落後,有降級的危險。

重返聖城城牆下,市場上的人們對釀酒廠、國際大牌企業並不感興趣。對他們來說,真正值得買賣的「興奮劑」只有卡特葉。

透過窗戶,我看到兩個神情嚴肅的女人擺出一大包卡特葉。一個瘸腿乞丐吃力地走到她們面前。

就在此前不久,我還聽到賣卡特葉的女人朝著一個年輕人破口大罵,看上去可能那筆生意沒談成。

不過現在,她們悄悄給乞丐遞過去一把卡特葉。

聖城腳下,也許,這就是她們的施捨善舉吧。

(編譯:蘇平/責編: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