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美國「白人至上論」陰魂不散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美國「反誹謗聯盟」說,2012年美國總計發生17起攻擊猶太人事件,去年增加到31起

50年前,美國通過《民權法案》,禁止種族、膚色、宗教、性別、出生地等歧視行為。當時,美國總統約翰遜受到支持在美國南部保留隔離政策團體的強大挑戰。半個世紀過去了,美國民權取得了哪些進步?BBC記者馬克布爾前往阿肯色,發現「白人至上主義」至今陰魂未散。美國人鐘愛的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公民的言論自由,但是,這是不是也給仇視團體打開綠燈?

我剛剛採訪過的這個人,曾在美國幫助塑造「白人至上主義」論:邁克·哈利摩爾(Mike Hallimore)也是三家白人至上組織的領導人。

我不禁要問哈利摩爾,我是亞裔,在他的眼中,我應該佔什麼位置?他回答說,「嗯,我不恨你。就好像我不恨我的狗、或者我的駱駝……但是,我們是不一樣的。」

接下來,他引經據典—聖經—地解釋到,只有白人才有靈魂、白人天生智力出眾、只有白人才有統治國家的能力。

再後來,他還是不停地拋出他那些……荒唐可笑的理論。用他的話說,奴隸被販賣,原因是他們當時「還在樹梢上蕩鞦韆」。

他把最惡毒的言詞用在猶太人身上,費了許多口舌,詳盡解釋為什麼猶太人確實是魔鬼的後代。他說,他們操縱美國政府,醫療保健體制系統性地摧毀「我們」白人種族。

附近的堪薩斯城,一名殺手也曾經使用過和哈利摩爾完全相同的觀點。這起兇殺案也正是我們來這裏採訪報道的原因。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米勒是美國三K黨之下一家組織的創始人

幾星期以前,前任三K黨內一名「龍頭老大」弗雷澤·格倫·米勒(Frazier Glenn Miller)闖入堪薩斯一家繁忙的猶太人社區中心開槍掃射,然後他來到一個猶太人養老院再次開槍。

事件導致三人喪生:一名14歲的少年和他的爺爺、一位來看望老母的婦女。

在米勒居住的小鎮上,警長告訴我,米勒從來沒有隱瞞自己的觀點,過去曾經公開說過要用暴力對付猶太人和其他群體。雖然他的言論令人反感,但仍然不足以逮捕。

警長告訴我說,「人們可以公開說憎恨總統,但是,除非他們明確表示要在特定的一天去行刺總統,我們什麼也不能幹……這是言論自由。」

在附近阿肯色州的哈里森(Harrison),也就是我們採訪白人至上主義領袖人物邁克·哈利摩爾的地方,共有超過13家的白人至上團體,其中包括三K黨。這裏的警察也告訴我們說,三K黨的頭目住在這兒,但是,他們不能拿人家怎麼樣,因為人家也是守法公民。

進城的路上,有一家白人至上團體豎起的巨大標語牌,上面寫道,「反種族主義是反白人的代碼」。警察說,這是表述自由,沒辦法。

事實上,鎮外一名學生後來把上面的字改成「反種竹主義是愛的代碼」,因為「篡改」標語被逮捕,並被罰款五千美元。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弗雷澤•格倫•米勒 「白人至上信仰堅定、毫不動搖」

在哈里森,我們還曾去採訪了一家種族關係組織。他們表示,鎮上有白人至上組織確實讓他們很不高興,但是,言論自由、表述自由是最重要的一項原則。他們還說,「誰來決定哪些言論有冒犯性、哪些沒有呢?必須允許人們表述自我。」

很明顯, 美國對煽動宗族仇視辯論出發點與歐洲相比出發點大不相同。

三K黨仍然舉行集會,參加人披著長袍、帶著兜帽,行頭一應俱全。不過,現在人數比過去少了許多。

不久前一天,在美國內戰葛底斯堡戰役(Battle of Gettysburg)遺址就曾舉行過一次三K黨集會。

騎警站在一邊,看著九名三K黨成員拿著大喇叭高呼反黑人、拉美人、猶太人、同性戀的口號,極具侮辱性。不過,就連那些白人至上主義者高呼血戰到底、把少數民族趕入大海時,警察、其中也包括非洲裔警察仍然一動不動。

我採訪了美國研究白人至上現象的著名專家馬克·伯托克(Mark Potok)。他說,「現在在美國,由於有憲法第一修正案,就算向成千上萬人演說、宣揚必須要把國內的猶太人殺光這個國家才能更好都沒有問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警長說,米勒經常發表種族歧視言論,但看上去並沒有暴力傾向

他說,白人至上主義者必須要挑動某人、製造更加具體、即刻可能發生的暴力活動,警察才能抓人。

馬克·伯托克還說,美國現在有650家白人至上團體,在經濟蕭條、奧巴馬當選之後有所增加。現在,這些組織通常才受民權團體的保護。

現狀很難不讓人深思。美國人對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言論自由、表述自由的執著摯愛,在多大程度上給仇視團體提供了空間,讓他們可以鼓勵部分人打著白人至上信仰的旗號去犯罪。

(編譯:蘇平/責編:董樂)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