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避難者的樂土

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成千上萬敘利亞人逃離家園,來到瑞典尋求避難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成千上萬敘利亞人逃離家園,來到瑞典尋求避難

北歐樂土瑞典,福利高、犯罪率低,傳統上崇尚自由、提倡多元,對移民比較寬容,政治避難待遇也不錯。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成千上萬敘利亞人逃離家園,來到瑞典尋求避難。為什麼選擇瑞典?從中東到北歐漫長的偷渡之路,難民經歷過怎樣的煎熬?

斯德哥爾摩北部,有一家過渡性招待所。尋求避難的人在瑞典的阿蘭達機場降落後,都是先來這家收容中心。

招待所是座紅磚建築,外表不甚美觀,看上去難免讓人有點心寒。一面破舊的瑞士國旗在凜冽的寒風吹拂下緩緩搖曳。

招待所的工作人員帶我到各處去轉一轉,漂白的室內,毫無特色。參觀完後,我來到接待大廳,找了個地兒坐下。

Image caption 瑞典決定給敘利亞難民永久居留。

前廳看上去很像是牙醫的候診室,在這裏等候的人看上去好像來自全世界各個有暴力衝突的地方。不過,他們臉上的表情更像是解脫,而不是害怕。

不管是索馬里人、敘利亞人、厄立特里亞人、伊拉克人、還是利比亞人,手裏都緊緊攥著黃色的登記卡,盯著窗外的飛速駛過的車流。

起身,到毫無裝點的過道去散散步,我碰到阿邁德。他來自大馬士革,受過良好教育。

今年以來,已經總計有7000名敘利亞人抵達瑞典尋求避難,阿邁德只是其中之一。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政府軍摧毀了阿邁德的家園,全家人流離失所。

我問阿邁德,為什麼選擇到瑞典來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1986年,社會民主黨人、瑞典首相帕爾梅遇刺。

他回答說,「瑞典是個和平的國家。我希望來到一個和敘利亞正相反的地方。」

他笑了笑,接著說,「這是奧洛夫·帕爾梅(Olof Palme,瑞典前首相,力主和平)的故鄉,這裏還有醃鯡魚!」

我費盡口舌,總算說服阿邁德相信,醃鯡魚並沒有傳說的那麼好吃。之後,我接著問他,從中東的敘利亞到北歐的瑞典,這麼遠,你是怎麼過來的?

阿邁德告訴我說,在土耳其邊界地區,他給了人販子偷渡進入瑞典所需要繳納的10000美元的費用。他和其他15個人一起被帶到國界附近後,人蛇拿出一大摞瑞典護照。

目前,共有177000本瑞典護照註冊丟失或者被盜。

人蛇看看護照上的照片、看看阿邁德的長相,挑出一本護照。

阿邁德回憶,「沒有哪一本護照上的照片像我。所以,人蛇拿出一把刀,給我剃了頭。突然間,我就成了一個比我大10多歲的瑞典人,名叫漢森。」

人蛇把「漢森」推入一輛大卡車的貨櫃中,他被埋在如山一般的一堆西瓜當中。卡車連夜趕路,駛往土耳其北部海岸。

在那裏,兩輛非常小的充氣小艇等候接應阿邁德和與他同行的敘利亞人。

另外一個敘利亞人,在卡車上就和阿邁德隔著兩個西瓜。他問人蛇,汽艇這麼不結實,能把他們帶到保加利亞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瑞典人以對移民寬容為自豪。但是,斯德哥爾摩2013那起騷亂引發對移民融入的辯論。

人蛇拿出刀切斷這人的喉嚨,將他推入黑海。

說到這裏,阿邁德慚愧地低下頭,看著腳下漂白的地板。他接著說,「我覺得無能為力。本來,我們已經成了沉默的同志,突然間,他就死了。以前在敘利亞,我見多了死亡,司空見慣了。」

但是,那兩艘小船確實把他們運過黑海,抵達保加利亞。難民再一次被裝上卡車,這一次,卡車內裝滿了蔬菜。

卡車開了三天。每天晚上停靠在路邊,關閉所有燈光。人蛇透過蔬菜箱子木條間的縫隙,給難民遞點吃的。

一次,在意大利鄉下一條公路上,卡車突然停了下來。難民們接連幾天藏在卡車裏,出來第一次看到太陽,昏頭昏腦。

阿邁德被推到馬路上。人蛇告訴他,在這裏等20分鐘。

後來,一個戴著巴拉科拉瓦面罩的男人過來,帶阿邁德一行來到意大利北部一家機場。

按照人蛇的指示,登機之後,阿邁德立即銷毀護照,撕成小小的碎片。

現在,他在斯德哥爾摩,等候瑞典對他的避難申請做出決定。

瑞典已經同意為敘利亞難民提供永久居留,阿邁德很有可能在這裏開始新生活。

但是,阿邁德告訴我說,「能來瑞典,我當然很高興了。人們告訴我,這裏很和平。但是,哪兒都不能和敘利亞那個地獄相比。」

(編譯:蘇平/責編: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