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緬甸翡翠的陰暗面

Image copyright Xinhua

緬甸世界上最大的翡翠產地之一。翡翠貿易是緬甸經濟的重要支柱,而緬甸翡翠大部分流往中國。據說,緬甸規模玉石礦許多已經由中國人控制。不過,翡翠交易,幕後還有哪些真相?

最開始,我還以為是瀑布聲。一陣潺潺涓涓、叮叮咚咚,順著伊洛瓦底江的流水飄過來。走近些,隨著一群身披橙色袈裟的僧人一起過了橋,聲音更響亮、更清脆。

這是緬甸北部的曼德勒(Mandalay),一座有百萬人口、非常熱鬧的城市。我聽到的那陣陣聲音,其實是從世界上最大的翡翠市場上傳出來的。成千上萬的寶石擺在一起,發出的聲音真是大珠小珠落玉盤。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走近市場的入口,路過一些翡翠加工車間。10幾歲的男孩子叼著煙,坐在飛速旋轉的打磨輪前、加工翡翠原石。

翡翠市場面積龐大、迷宮般令人摸不著頭腦。一排一排的商販,面前白色的盤子上擺滿了晶瑩的翡翠。至少一半買主都是中國人。賣家爭相拉生意、買家討價還價,玉石的叮咚聲中,夾雜著普通話、緬甸語。

據估計,緬甸翡翠貿易額每年高達80億美元(大約佔緬甸國民生產總值的20%)。翡翠絕大部分銷往中國。

2011年緬甸結束軍人執政之後,中國在緬甸的投入高速增加。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穿過市場間一條狹窄的通道,躲過一堆堆檳榔殼,我看到一個中國女人,她穿著一條繡花裙、埃爾頓·約翰體恤衫,戴著放大鏡,仔細檢查眼前一小堆閃亮的綠石頭。

她正和一位緬甸小伙子討價還價。我們姑且叫小伙子賓邁吧。這是化名,原因你一會兒就明白了。

賓邁來自克欽邦,緬甸東北端一個半自治區。克欽曾經是一個群山青青、峽谷深深的地方,與印度混亂的納賈蘭邦交界。緬甸翡翠與克欽動蕩的歷史緊密相連。

克欽獨立軍與緬甸政府連續多年展開血腥鬥爭,1994年雙方宣佈停火。但是,克欽局勢依然緊張,暴力衝突時有發生。緬甸在該地區有大批駐軍。路障、宵禁勉強維持著脆弱的和平,也確保政府把握住對翡翠交易的控制。

那天晚些時候,在曼德勒市中心,我來到賓邁嬸嬸開的一家雜貨店和他見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賓邁今年23歲,非常英俊,刺蝟頭,夾著一縷金髮。他穿著一件克欽獨立軍的體恤衫。雜貨店內空空蕩蕩、昏暗破舊。天花板上一盞孤燈,櫃台上布滿灰塵,擺著雞蛋、牙刷、香燭和蝦片。

賓邁帶我穿過走廊,撩起門簾,走進後面一間屋子,這就是他走私王國的中心:一大堆翡翠,散發著幽幽的綠光。

賓邁告訴我說,「這都是『欽甲綠』(chinjalu)。」「欽甲綠」是克欽話,指的是顏色最純、質量最高的翡翠,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帝王玉」。

嬸子的雜貨店是掩護,實際上是賓邁非法翡翠交易的倉庫。

坐在價值連城的翡翠邊,一邊喝茶、賓邁一邊向我講述說,他15歲就下了玉石礦,「但是,礦上有些孩子才8歲。很危險。經常發生雪崩。有一次,整個營地都被捲走了。我腿摔壞了,但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沒能活著出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合法交易,開採翡翠的人必須向政府交稅。賓邁說,「走私我賺的錢更多。每隔幾個星期,我就開啤酒車從蒲甘(Bugan)去一趟曼德勒。中間那些啤酒桶裏面裝翡翠。」

他接著說,「政府時常突擊檢查,但是到目前為止,我運氣一直不錯。」

登盛(緬甸總統)政府推進民主改革以來,西方國家解除了對緬甸的許多制裁,不過翡翠交易仍被禁止。

礦井的條件非常惡劣,以至於美國政府曾經說,翡翠貿易導致侵犯人權、妨礙緬甸的民主改革進程。

雖然官方規定外國人不得開採翡翠,但是賓邁告訴我說,現在,大多數規模開採都是中國人控制的。「中國人給礦工付的錢雖然多了很多,但是條件比從前更糟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克欽從前那些翠綠的山坡傷痕累累、草木皆無。賓邁說,「中國人在克欽幹完了事,這裏也就沒有翡翠了。10年前一些藏量豐富的礦現在已經快挖空了。」

直到那一天到來為止,曼德勒迷宮一般的翡翠市場仍然將繼續發出翡翠的叮咚聲、漢語和緬甸語的叫賣聲。

離開前,賓邁給了我一小條墨綠色的翡翠。他說,「能帶來好運。至少,一直保佑著我。」

(編譯:蘇平/責編:)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