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日本小島期待中國新娘拯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日本人口老齡化嚴重,並且出現負增長。特別是邊遠地區,再加上年輕人紛紛進城工作,有時候,整個社區的存在都命懸一線。比如,日本瀨戶內海的白石島。不過,中國媳婦有望成為「救星」。

眺望瀨戶內海的小山坡上有一所中學。教室內,天野直男正在伴著幻燈片,給學生講課。

夏日,天氣悶熱。桑樹林梢,一群燕子嘰喳雀躍。

教室大敞著窗戶,天野的智慧之詞,伴隨著午後的縷縷微風飄向遠方,與禿鷹遊弋發出的哀鳴交相輝映。

天野並不是正式教師。他是當地一名農夫,靠種植荷蘭豆和南瓜為生。學校邀請他來介紹自己的生活經歷。說不定,天野還能說服台下聽眾,將來也有可能靠種菜為生?

天野登門,可是學校的一件大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中學的教學樓是一座很漂亮很威風的兩層樓,還有運動場、體操館、正規跑道。全校師生都被召集來聽天野授課,總共……八名學生,加上七名教職員工。

白石島(Shiraishi-jima)是座小島,距離大陸港口笠岡(Kasaoka)搭乘輪渡僅需20分鐘。但是,從本州(Honshu)東南海岸的繁忙、喧鬧,到小島的閒散、幽靜,雖然只有這麼短的一段路程,但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白石島大約三英里長、一英里寬,花崗岩的「脊樑」是森林覆蓋的陡峭山丘。山頂上覆蓋著常年經風吹雨打的岩石。由此鳥瞰內海小島,景色十分壯觀。

艾米·查韋斯在美國俄亥俄州出生、長大。17年前來到白石島,立刻愛上了這個地方,從此在這裏定居。查韋斯是自由撰稿人,夏季還在島上主要街道經營一家酒吧。

查韋斯剛來的時候,島上居民大約有1000人,現在就剩下570人。其中包括許多老人。

島上有些老人老到難以置信。雞皮鶴發,一張飽經風霜的臉成了柚木顏色,看上去好像日本花園內的古樹。但是,他們的活力、矍鑠同樣令人難以置信。早上天剛放亮,就去打理菜地,或者拉著購物車,健步走在出村陡峭的小路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原田清美(Kiyomi Herada)生在中國,現在在白石定居

天野太古(Taiko Amano)相對來說還算年輕,今年68歲。她有11個孩子,全部離島出外謀生。太古是寡婦,孤身一人。但是她說永遠不會離開白石。家是先夫祖上留下的,她必須留在這裏照顧祖屋。再說,她熱愛自己的小島。

但是,島上的人不斷離開。村裏可以看到好多所房子,留守的只有祖先的魂靈,門窗緊鎖,空蕩蕩、靜悄悄。

要是島上還有工作機會的話,情況可能會不一樣。曾經,這裏有一座採石場,不過早就關閉了。捕魚,是島民的主要職業。幾條漁船每天還從港口出海,通常可以捕到鯛魚、日本鱍魚。

不過,也有一些漁民在撒網「捕」新娘。

白石島上現在總共有五位中國媳婦,她們總共育有11個孩子。

島上跑來跑去的小孩子多了起來,人們希望,學校也有可能保留下來。

艾米·查韋斯認為,學校的命運將成為白石島前途的轉折點。沒有了學校,小島也就不再會是一個真正的社區。

但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日本不過只是又少了一個小村嗎?

答案?至少在查韋斯看來,可以從村公所前的一幕來找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村民排練白石傳統舞

夜幕降臨,一片石子鋪成的空地上,伴隨著流傳幾百年的鼓樂聲,村民跳起了白石傳統舞。

舞蹈的主題是紀念800年前島上部族間的一場海戰。據說,那場戰役中死傷慘重,內海變成一片血海。

瀨戶內海其他小島沒有這樣的傳統舞,每一個小島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白石島消失了,白石島的傳統、民俗也將隨之消失,地球上又將有一小條文化基因從此煙消雲散。

山坡上,中學內,天野接著講解如何種植、收獲荷蘭豆。教室的牆上,掛著學校組織學生去東京旅遊期間拍攝的大照片。

對於大多數年輕人來說,璀璨的霓虹燈,散發著強烈的誘惑力。

但願天野播下的荷蘭豆,能在部分人心中發芽。讓他們相信,在白石島上,同樣也可以有幸福的未來。

(編譯:蘇平/責編: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