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在埃博拉疫情中心拯救生命的人

埃博拉受害者法亞年僅4個月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埃博拉受害者法亞年僅4個月

位於西非國家幾內亞東南部的蓋凱杜鎮是今年3月份報告發現首宗埃博拉病例的地方,「無國界醫生」(MSF)組織在這裏建立的一個治療中心截至7月22日已經收治了152名患者,其中111人死亡。

目前在西非出現的埃博拉疫情被認為是歷史上最嚴重的疫情,已經在幾內亞、利比里亞、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亞四國造成七百多人死亡。

在當地應對這場災難的醫療慈善機構說,他們預料這次危機至少會持續到今年年底。

記者在到達蓋凱杜鎮的時候看到的場面非常冷峻,一個小小的包裹被放進白色的塑料袋,幾位表情嚴肅的男子還把一些黃色消毒藥品罐裝在卡車上。

我們目睹了這項令人心碎的行動,一同開車來到一處樹林,看到地上已經事先挖好了一個小小的墓穴。

這就是這位最新的埃博拉受害者,名叫法亞的四個月大的男孩長眠的地方,他的墳墓也是這塊孤獨墳場上的第20座無名墳墓。

法亞是從母親身上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他的母親已經在幾周前去世。

阿黛爾·米利莫諾

阿黛爾·米利莫諾是無國界醫生組織在蓋凱杜鎮治療中心的護士,來自附近一個村莊。她說,就在法亞死亡前不久,她還和他在一起。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阿黛爾表示是倖存者給了她堅持工作下去的勇氣

她說,「我給他餵了奶,剛剛離開一會兒就被叫了回來,他就死了。非常讓人傷心。」

無國界醫生和國際紅十字會這兩個組織的大約400名國際工作人員正在努力應對這次埃博拉疫情。救援人員表示,目前在西非爆發的疫情仍未得到控制。

阿黛爾·米利莫諾說,許多人在她面前死去。看到年幼的孩子死去更讓人受不了,她有時會跑到屋外痛哭。但是,倖存者給了她繼續堅持工作下去的力量和勇氣。

她說,她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他們已經拯救了大約40個人的生命。

記者在第二天早上隨同衛生官員開車來到12公里外的一個名叫克洛本古的村子。

衛生官員上次來到這個村子的時候受到攻擊,沒能進村,被告知不要再到這裏來。

許多人相信,病毒其實是醫務人員帶來的,他們的目的是從死者身上獲得器官。

還有一些人雖然相信病毒的存在,但由於恐懼而拒絕接受幫助。

在過去一個夜晚,克洛本古村又有一人死亡。通過和鄉村領袖談判之後,村民們終於同意醫療人員進入村子。

我們進村的時候可以明顯感覺到恐怖的氣氛。村民們慢慢走出他們的小屋,聚集在村子的中央。

負責協調對付疫情行動的當地衛生官員發表講話,告訴人們不要害怕,敦促他們允許醫務人員問話,允許醫務人員接近可能患病的人。

醫務人員還向村民們發放了肥皂和消毒液。醫務人員介紹說,如果能夠保持良好的個人清潔衛生,埃博拉病毒很容易被消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阿爾豐斯只能隔著隔離欄看望妹妹瑪麗安

但是一位村民質問說,「我們連乾淨的水都沒有,用什麼來清洗。」

最後,有兩個家庭把兩名出現重症的親人交給了醫務人員,他們立即被送往無國界醫生和國際紅十字會的治療中心。

醫務人員事先已經知道在這個村子有4人死於埃博拉病毒感染,現在了解到這裏其實還發生過另外3宗死亡病例。

在這個村子裏,一共有48人同埃博拉受害者有過近距離接觸,現在他們已經受到醫務人員的嚴密監控。他們會每天接受檢查,按照埃博拉發病的潛伏期持續三個星期時間。.

在蓋凱杜鎮附近還有兩個村莊的村民不允許醫務人員進入,但這已經是一個巨大的進步。就在兩個月前,一共有大約28個村莊堅持拒絕醫務人員的幫助。

含糊的信息

世界衛生組織官員塔裏克·亞沙雷維奇說,醫務人員在疫情暴發初期發出了含糊不清的信息,這是導致一些村民關門拒絕幫助的部分原因。

他說,「人們聽說對於埃博拉病毒既沒有疫苗也沒有治療方法,許多人就會想,沒有治療方法去治療中心幹什麼?」

「一些人最終的確去了治療中心,結果後來死了。這讓許多人感覺到,如果被帶出村子,那就意味著必死無疑。」

「我們沒有能夠足夠強調的事實是,的確會有倖存者,而且去治療中心的時間越早,存活的機會就更高,同時還不會給家人造成危險,因為照顧病人是最容易被感染的。」

負責蓋凱杜鎮及周邊森林地區埃博拉疫情控制協調工作的衛生部官員阿卜杜拉赫曼·巴奇裏醫生說,每天新增患者的人數正在減少,局勢正在好轉。

他說,「公眾正在開始意識到這次疫情暴發的危險。我們希望通過繼續努力,能夠在一兩個月時間裏結束這次爆發。」

但是,無國界醫生組織對控制疫情的前景並沒有幾內亞官員那麼樂觀。

無國界醫生組織在幾內亞的應急行動負責人安托萬·戈熱說,他對這次疫情暴發是否能夠在今年年底得到控制持懷疑態度。

他說,「埃博拉的擴散不分國界,人們在旅行,幾內亞人在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有親戚。當然,幾內亞對這次疫情的反應比較好,但是很難說這裏會很快不再出現新病例。」

回到治療中心,到了探視時間。13歲的阿爾豐斯是先前在這裏得到救治的倖存者,現在來看望患病的妹妹瑪麗安。

他只能在橘黃色的塑料隔離欄的另一側看著自己的妹妹,不能近距離接觸。抱著瑪麗安的是一位穿著防護服,全身遮擋嚴密的醫務人員。

阿爾豐斯聽到了好消息,瑪麗安目前的初步檢測結果呈陰性反應。

但是,埃博拉病毒是殘忍的,兩位孩子的母親也感染了病毒,可能將難以存活。

(編譯:躍生 責編: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