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合法持槍的美國盲人槍手

 McWilliams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麥克威廉姆斯在申請持槍證時順利通過了射擊考試

在美國,盲人不一定沒有持槍的權利。希望擁有持槍權的美國盲人表示,他們持槍僅僅是在履行憲法賦予的權利,並不對公眾安全構成危險。

麥克威廉姆斯(Carey McWilliams)希望申請一份非暴露式隨身攜帶武器許可證,來到北達科他州法戈市警察局。

工作人員首先發現,他手裏牽著一隻導盲犬。

接待他的工作人員說,他申請許可證的第一步是要通過一項射擊考試。

麥克威廉姆斯回答說,不用擔心,他知道這樣的要求。

麥克威廉姆斯告訴記者,工作人員給他照相之後就把申請表遞上去了,申請得到了法戈市警察局長的簽字,也受到州司法部的審批。

在這個過程中他不停地接到電話提醒,一定會有一個射擊考試。

考試日子到了,麥克威廉姆斯按照要求來到附近的一個警局。

射擊目標是一些模擬成刺客的半身人形板,距離在6米開外。

麥克威廉姆斯用一支.357麥格農手槍連續射擊,彈彈命中靶心。

接受軍訓

麥克威廉姆斯自幼就夢想參軍當兵,但是在10歲時失明。

他在15歲時作為空軍軍訓生進入一個軍營,開始接觸槍支。

軍營負責射擊場的海軍陸戰隊員有一個弟弟也是盲人,他們經常結伴出去打獵,麥克威廉姆斯這時得到了擺弄M16自動步槍的機會。

三年之後,麥克威廉姆斯去註冊學習了一個由專門為美軍培訓士兵的機構「預備役士官訓練署」主辦的射擊課程。

儘管註冊這個課程並沒有特殊的要求,但麥克威廉姆斯仍然經過一番討論才說服教官接受了他。

他在射擊場上學會了通過聽靶子發出後又被牆折射回的聲音來判斷目標的位置。這個方法非常有效,他最後的成績處在全班前三分之一的水平。

2000年10月,麥克威廉姆斯在法戈市警察局射擊場參加考試時使用了同樣的技術。

警局負責人說,他是一個盲人,但是通過了考試,所以只能頒發許可證,但未來怎樣還得看,因為這是第一個這樣的案例,是對整個系統的測試。

非暴露式攜帶槍支許可允許擁有這個許可的人在公共場所攜帶槍支,這個許可是由州一級頒發的,其條款在不同的州也有所不同。

例如,北達科他州不限制盲人或有任何其他身體缺陷的人擁有槍支,佛羅里達州則禁止「生理上不能安全操縱武器」的人持槍。

儘管如此,在北達科他州獲得持槍證的盲人仍然可以合法地在佛羅里達州持槍,因為佛羅里達州承認北達科他州的持槍證。

事實上,如果盲人同意把槍留在家中,擁有槍支就更為容易。在大多數的州,獲得購買槍支的許可並不需要經過射擊考試。

所以說,人們並不知道有多少盲人在家裏擁有槍支,對靶射擊,或使用槍支打獵。

野鴨的聲音

麥克威廉姆斯是在2008年開始打獵的。他說,野鴨飛過天空的時候會發出像自行車輪胎摩擦路面一樣的聲音,他的槍這時會追蹤到它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麥克威廉姆斯形容野鴨飛過的聲音像自行車胎摩擦地面

他在獵麋鹿的時候需要帶上一個伙伴,由這個伙伴用口哨發出指令,例如「再高一點兒」、「再低一點兒」、「再左一點兒」、「再右一點兒」等等,但伙伴決不能碰他的槍。

麥克威廉姆斯說,這樣的狩獵需要技術,很像在戰區狙擊小組的配合,由觀察員向狙擊手發出口頭指令。

麥克威廉姆斯現在擁有「八九支槍」,其中包括一支AR15自動步槍,也就是M16的一個民用版本。

與此同時,他還在向許多美國盲人提供如何獲得持槍許可證的諮詢。

麥克威廉姆斯表示,除打靶和打獵之外,攜帶槍支當然有重要的防身作用。

他說,做為一個盲人,面對犯罪會更為脆弱。

「在遇到攻擊的時候你很難逃離危險,只能站在那裏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搏鬥,我的手段就是一支9毫米口徑的手槍。」

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認為應該賦予盲人合法持槍的權利,許多人認為這樣做很危險。

麥克威廉姆斯對此表示,所有的槍擊事件似乎都是沒有視力障礙的人製造的。

他說,只要盲人只把武器用於近距離防身,應不應該攜帶槍支的問題取決於是否能做出正確的判斷,而不是能不能打得凖。

瞬間判斷力

但是,麥克威廉姆斯對於自己在驚恐的瞬間能做出正確的判斷有信心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70歲的前警官哈特利認為槍能為他增加一點安全感

他承認,幾年前有一位男子在街上抓住他的胳膊想幫助他,但是被他突然摔倒在地,因為他以為這個人想要攻擊他。

他說,「避免遭到射擊的要點是,不要去碰盲人。」

但是,五年前失去視力的前警官哈特利(Louis Hartley)說,他不會就那麼輕易地決定開槍自衛。

他說,他不會僅僅因為有人上前抓住他的胳膊就開槍射擊,也許還需要對方喊叫「我會殺了你,」或者「把錢交出來,否則殺了你,」或者被對方摔倒在地,等等。

哈特利決定隨身帶槍防身是因為受到1970年代一起事件的影響,當時他的一位同事遭到槍擊。

後來他又失去了視力,更嚴重地增加了不安全感,覺得攜帶武器「會為你增加一點安全感,知道自己還能有些依靠」。

哈特利現在70歲,在自己居住的俄勒岡州很容易就可以順延非暴露式攜帶武器許可證,只需要在兒子的幫助下填一張表,照一張相。

麥克威廉姆斯承認,他願意持槍防身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自己的個人經歷。他從小就受欺負,在學校經常挨打,眼睛失明前後都是如此。

他後來學習了武術,「意識到進攻就是最好的防禦」。

他說,他並不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持槍,但是槍的確讓一些盲人變得更為自信,更為獨立。

他還說,他一直希望告訴人們,盲人並不是行走的殭屍和一定需要照顧的人,而是能夠獲得力量照顧自己的人。

(編譯:躍生 責編: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