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婚紗照 廣州新娘之最愛?

結婚照 Image copyright

廣州沙面島,第二次鴉片戰爭後被英法強行變成租界,是中國那段屈辱歷史的一個象徵。曾經,這裏是被人淡忘的尷尬,不過現在,擁有歐式建築、街心花園的沙面島再度時尚,倍受廣州新人青睞。

廣東俱樂部,一座20世紀早期的紅磚建築。遊廊上,一對新人正在擺姿勢拍婚紗照,新娘的裙裾灑落在台階上。

天很悶,溫度絕對超過30度。不過,新娘臉上精心描繪的妝容,厚到絕對不容許任何一滴汗水閃亮。新郎身著閃亮的灰色緊身西服,看上去頗不自在。攝影師蹲在地下,不停地大聲發號施令。

我笑了笑,希望自己的笑意能給新人帶去一點鼓勵。然後繼續我的晨練漫步。

又是一座大樓,門口同樣有一對新人站在攝影師前。這座建築物的修建日期和功用都刻在石頭上:台灣銀行,1913。

Image copyright

東方匯理銀行(建於1899)外看到的也是同樣的一幕場景;美國花旗銀行宏偉的頂樑柱前也不例外,新郎依舊穿著一身閃亮的灰衣,不過這一次,新娘身著一襲寶石藍長裙,手捧一束巨大的粉色絹花。

廣州是中國發展最快的城市之一。這裏是廣東省會,珠江的入海口,比鄰香港、澳門。

廣州的前輩們雄心勃勃。這是中國最富裕的一個地區,有著強大的製造業基地,高科技研發的名氣也如日中升。廣州的領導人相信,廣州與北京和上海應該是不相上下。

20多年前我看到仍是農田的一片地區,現在已經成為高樓鱗次櫛比的壯觀新城,有宏偉的歌劇院、引人注目的圖書館,珠江邊優雅別緻的電視塔高高聳立、直刺雲霄。

不過,廣州的新人卻紛紛選擇沙面島上的殖民遺址作為婚紗照的背景。

Image copyright

除了銀行,老香港和上海的其他大牌貿易公司也在這裏留下了記號,比如太古洋行、怡和洋行、天祥洋行。

沙面可以說是一個微型殖民地,1860年代第二次鴉片戰爭之後年建立起來的的歐洲自由貿易區。一串小島、泥灘連在一起,構成半英里長、1000英尺寬的一小塊「飛地」。

英國人最先來,控制著沙面過半領土;法國人緊隨其後,掌握著其餘地盤。

1949年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後,租界被中國收回。沙面的傳奇幾乎被世人遺忘,直到1990年代,又開始掛起牌匾,用英文和中文講述每一座建築物的歷史。後來,修復工作不斷展開。

從前一座舊樓的貿易廳和遊廊現在成了一家優雅的咖啡廳,屬美國著名咖啡商旗下,裏面掛著吱嘎作響的吊扇、擺著藤椅。

Image copyright

原來的「牛奶冰廠」曾經養牛、為歐洲人供應牛奶,現在成了一家時尚夜總會;路德聖母教堂外,葡萄藤枝繁葉茂,串串葡萄就快要熟了。

沙面有寬敞的大道、精心打理的街心花園,是廣州最清潔的一個地區。開車來受限制,因為供車輛行駛的橋樑只有一座,絕大多數人都是步行或者騎自行車。就連三人小組的警察也騎自行車,紅藍色的警燈閃爍著……

我可以聽到遠處傳來的口琴聲,更加凸顯這裏和廣州其他地方的區別。

拐過一兩個街角,我看到一位老者坐在從前法國花園內的長椅上吹口琴。

不過,現代都市近在咫尺。漫步穿過一條街道,我來到了隔開小島和城市的運河--不過只是幾碼寬的棕色渾水而已,運河上空飛懸著層層公路橋。

在上海、德國在青島的原租界、以及沙面,中國看歐洲佔領留下的遺物,好像更輕鬆了。

Image copyright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另一邊的香港,卻找不到類似的殖民遺址密集區。一些老建築保留了下來,好多在1970年的蓋房熱中被拆除。

我記憶中,20年前的沙面好像路燈不多,被開發的商業機會很少。這個地方好像被看成一個尷尬,而不是中國歷史中奇特、怪異的一個篇章。

不過今天,對於廣州的新娘和一些更加害羞的新郎來說,這裏的紅磚、大理石、陽台、遊廊,與新城中的摩天大樓、活力四射相比,真是更加賞心悅目的婚紗照背景。

(編譯:蘇平 責編: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