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瑞士國會的「自拍艷照」醜聞

格里•米勒今年53歲,是綠黨議員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格里•米勒今年53歲,是綠黨議員

上班期間可不可以自拍艷照?拍發艷照該不該算做官員隱私?今夏,瑞士國會爆出「艷照門」醜聞,沸沸揚揚,引人深思……

瑞士政壇出了什麼事?或者更凖確點兒說,爆出了哪些內情?

剛剛過去的這個夏天,瑞士陰冷、潮濕,不過,國會中卻火爆、熱辣 — 傳出不少非常裸露的自拍艷照。

首先,是一名女秘書在國會大廈內辦公室中自拍的一系列艷照曝了光。

這些艷照是失竊?還是心術不正的同事故意洩露給公眾?

這樣想就錯了。照片是她自己發到推特上的。她邊發照片邊承認,非常擔心,害怕被國會中的同事發現。

嗯,她在推特上有11000粉絲。自然,沒過多久,艷照就被人發現,然後上了報紙。

照片的背景可以清楚地辨認出人們非常熟悉、莊重、肅穆的國會辦公家具。不過,見報後的照片中,還能辨認出來的就剩下背景這些家具的形狀了,前景畫面太裸露,只能打上馬賽克,什麼都看不清楚。

這起事件在瑞士引起短暫辯論—上班期間可以自拍艷照嗎?

有人認為,自拍艷照肯定應該算是私事。但是,女秘書的上司卻以「帽子落地」(形容耗時很短、速度很快)--或者,其它任何衣物被拋在地下—般的速度迅速做出決斷,秘書行為不得體。她因此丟了工作。

但是,事態並沒有就此打住。上星期,瑞士國會議員、(巴登)市長格里·米勒也被曝光曾經拍發艷照。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11年6月,美國議員安東尼•韋納也因在推特上發猥褻照片辭職

米勒其人經常出入演播室、參加時政訪談節目,是左翼的明星人物,我們都曾採訪過。

現在,我們對他的「了解」之多遠遠超出了原本的期待:他曾經通過WhatsApp向一位網上密友發送非常暴露的自照。

有些艷照是在市長辦公室內拍攝、發送的,其中還有一張居然是從瑞士國會辯論大廳內發的!不過,已經有人安撫我們,那張照片其實是在更隱秘的地方拍攝的。

對穆勒來說,也許更為不幸的是,他和這位異性朋友關係降溫之後,對方一直保存著他的照片以及連同照片一起發送的那些有明顯暗示性的短信。

穆勒希望對方銷毀照片,她不同意;穆勒打電話報警。沒多久,故事就登上了大小媒體。

這位被揭了短的政客只能去直面大批記者。他眼含淚水、哽咽著道歉,並承認萬分羞愧。

剛開始覺得有點可憐他,沒成想,他急急忙忙又補充了一句:他和那位異性在WhatsApp上的圖文網來根本和「性」無關。絕對沒有,他不過是在和朋友「就有關性幻想書籍的項目交流看法」。

說到這兒,身旁有人嘰嘰喳喳,「蒙誰呢?」

那麼,這些事件揭示出瑞士政壇的那些真情呢?

政客是不是比我們想像的更乏味?瑞士政客和下屬朝九晚五單調無趣,脫掉衣服、拍拍艷照是不是成了他們每天生活唯一的亮點?

有趣的是,瑞士媒體現在也在深刻反思是否應該揭爆艷照門。

在瑞士,很多人仍然認為法律保護的「私人領域」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其涵蓋範圍超過對隱私權的常規定義。人們認為,辦公時間之外在家裏發生的事,完全屬於自己,其他任何人—其中包括警察、社會公益部門,當然還有媒體—都無權介入。

如此關注保護個人隱私,也是瑞士社會許多特點的根源所在,比如瑞士銀行的保密制度、瑞士遲遲未能引入反家暴法律等。

出發點是,你的錢、你如何對待你老婆是你個人的事,與他人無關。

事實上,在我看來,自拍艷照門還說明,對有權有勢的男人使用的是一套規則、對普普通通的女人使用的則是另一套。

國會秘書被停職了,政客雖然暫時不能履行市長職責,但仍是國會議員。

一位忠實的同事說,「一兩個星期,人們就會忘掉這件事。」

至於我個人?我可不能這樣肯定。正如在許多人心目中比爾·克林頓仍然和雪茄緊密相連一樣,我想,看著穆勒在國會中辯論,恐怕很難不聯想起他坐在市長辦公室,身上僅穿著一件體恤衫、舉著智能手機……

(編譯:蘇平/責編:董樂)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