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英倫:文明—蘇格蘭公投真正贏家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我們是多麼的幸運,能夠和平的、平靜的、通過投票解決一個至關重要的爭執。」

蘇格蘭獨立公投的結果出來了。55%的蘇格蘭人歡呼雀躍,他們以一個「不」字否定了脫離英國的選擇。

這也意味著,45%的蘇格蘭人,失去了此生看到蘇格蘭獨立的機會。

一個在世界其它地區可能造成流血衝突甚至常年內戰的民族分離、國家獨立的問題,在蘇格蘭以公平、透明的程序有了一個結果。這就是民主。

蘇格蘭獨立公投是文明的展示、文明的勝利。

文明是尊重結果

蘇格蘭獨立公投過程中展示出的文明至少有三重。首先,是尊重公投的結果。

420萬蘇格蘭人註冊投票,佔了資格選民的97%,投票率達到86%,均創下了蘇格蘭選舉的記錄,在全世界自由自願的投票中也是屈指可數。

公決理論上說,其中一方贏得50%+1的選票就贏得公投,一票的多寡可以決定輸贏。

蘇格蘭公投結果,雖然沒有命懸一票,但接近一半的蘇格蘭人被否決了他們的選擇。

計票徹夜進行,格拉斯哥和愛丁堡的部分酒吧也徹夜營業,讓顧客邊喝邊等待結果。警方曾警告,酒精和激動情緒的混合是「危險的」。

但蘇格蘭人平靜地接受了這個事實,尊重投票的結果。公投結果一公布,沒有了敵我陣營,只剩下「我們」,因為雙方的根本目標都是為了看到一個更公平、繁榮的蘇格蘭。

在台北觀察蘇格蘭公投的「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說:「蘇格蘭獨立公投的過程為全世界面臨民族分離問題的國家和地區樹立了一個典範」。這個高帽子,蘇格蘭人乃至英國人受之無愧。

文明是尊重選擇

公投前的競選,特別是最後幾周,雙方的競選拉票戰打到了蘇格蘭每一個地老天荒的角落。雖然有人仍了雞蛋、有人撕毀了對方的海報、有人喊了「滾」。但這是極個別的個人行為。

從競選領導人到街頭組織者,雙方的唇槍舌劍到了白熱化,白熱化的較量依然是唇槍舌劍。君子動口不動手,堅決反對對手的選擇,完全尊重對手選擇的權利。

英國人口總數6410萬人,蘇格蘭人口佔了約8%。蘇格蘭以南英倫島上佔總人口92%的人,無論他們怎麼看蘇格蘭公投,只有坐壁上觀的份兒。

只有16歲以上的蘇格蘭居民有公投的投票權。即便你是蘇格蘭出生,即便你祖上八代都是蘇格蘭人,如果你現在住在蘇格蘭以外,也無權投票。

英國人接受這個遊戲規則,尊重蘇格蘭住民的選擇權利。這讓我想起《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吉迪恩•拉赫曼講的一個故事:

「幾年前,我曾徒勞地勸說一位中國外交官:如果台灣民眾希望宣佈獨立,就應該允許他們這樣做。當時我提出:「如果蘇格蘭投票決定獨立,英格蘭不會阻攔。」那位外交官就像是聽到了一句非常明顯的謊言,懷疑地笑道:「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英格蘭永遠都不會讓蘇格蘭獨立。它會入侵蘇格蘭。」

理解的障礙恐怕是文明程度的差距。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45%的蘇格蘭人,失去了此生看到蘇格蘭獨立的機會。但人們平靜地接受了這個事實,尊重投票的結果。

「無所謂」也是文明

公投前BBC電視台與獨立電視台收視率決鬥的殺手鐧是《舞動奇蹟》和《X音素》新系列同時首播。公投領導人的電視直播辯論在蘇格蘭之外沒有多少觀眾有興趣看或有耐心看完。

作為一個外人,讓我想起杜牧的詩句,「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公投前24小時,英國獨立電視台委托的一項調查顯示,英格蘭和威爾士地區30%的人對蘇格蘭獨不獨立「無所謂」。另有14%的人認為如果蘇格蘭獨立出去英國會「更好」。

兩撥兒人加起來,意味著蘇格蘭以外其餘的英國人,將近一半對丟了蘇格蘭「無所謂」,甚至是塞翁失馬。

其實,「無所謂」何嘗不是一種文明,甚至是更高層次的文明呢?

國家的範圍可不可以擴大、縮小、分化、重組?如果把國家當作神聖化了的圖騰,當然不能,「一寸也不能丟、一指頭也碰不得」。

如果把個人的工作、生活、家庭置於圖騰膜拜之上,那麼日子是合著過還是分著過,要看哪個能過的更舒坦。如果把國家看作行政管理的機制,那麼如果放權、甚至分離對管理更有效,又何嘗不可?這次蘇格蘭公投的決定性因素正是經濟考量,而不是民族情緒。

世界各地面臨分離主義問題的國家和地區很多,但若以涉及的人口和對世界可能產生的影響來衡量,莫過於中國大陸與台灣關係的未來。

蘇格蘭獨立公投結束了,留給我們的思考或許才剛開始。

英國首相卡梅倫在公投結果公布後發表講話的最後一句是:「它再次提醒我們,我們是多麼的幸運,能夠和平的、平靜的、通過投票解決一個至關重要的爭執。」

幸運,的確。

(撰稿:白墨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