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潛水者與鯨共舞為研究

鯨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施諾勒和他的小組通過不驚擾方式,從事對抹香鯨和座頭鯨的研究。

鯨是一種極其害羞的動物,就算在它們自己的棲息地進行研究也非易事。但是,有一群海洋科學家通過無器械自由潛水方式,與座頭鯨、和抹香鯨近距離接觸。

我正漂在距斯里蘭卡東北海岸六英里的印度洋裏,一頭抹香鯨和它的孩子就在45米開外的海里,面對著我。

我看到這母子倆正向我遊來,不斷地發出嘶嘶聲、並噴出水氣柱,還想充氣鑽般地發出很響的嘎啦嘎啦聲。

我身邊的嚮導普林斯路悄聲說:「別遊、也別動。它們正看著我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抹香鯨的眼睛窩在巨大的頭部上。

她抓著我的手,將我拉到水裏。我們看到一個模模糊糊的巨大黑家伙離我們越來越近,並越來越清晰:一個魚鰭、一個張開的大嘴、和一片片的白,還有一個窩在一塊塊拼成的頭部下方的眼睛,正盯著我們。

這頭雌性抹香鯨的大小就像一輛校車,這母子倆從遠處看去,有如一座被水淹沒的小島。

我從沒想過要和抹香鯨遊在一起。我不是那種抱著必死心態找刺激的家伙,我還有自己的判斷、還聽媽媽的話。我是和一群海洋科學家一起漂在一片海面上,他們來自一個統計鯨和海豚數據的組織「敢贏」(Dare Win)。

這是一家非營利的獨立研究機構,它的創始人施諾勒(Fabrice Schnoller)曾在印度洋上法屬留尼汪島經營木材生意。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研究人員正在近距離記錄抹香鯨的活動。

通常用於鯨研究的水下呼吸裝置、潛水艇和機器人發出的咯咯聲容易使鯨受到驚嚇。所以,為了不嚇著它們,「敢贏」小組的研究人員們放棄了這些高科技輔助手段,而通過自由潛水的方式來與鯨接觸。

他們用的不過是一個潛水面具、腳蹼、還有潛水前深吸的一口氣。

別小看這一口氣,有經驗的自由潛水者有可能就憑這一口氣在水下呆上超過四分鐘。

而抹香鯨和座頭鯨也對自由潛水者的模樣感到好奇。可不是嘛,潛水者長得和海里的任何哺乳動物都不同。

有了這份好感,要是再多一分幸運,有時鯨群能樂於和自由潛水者一起呆上一陣子,甚至幾個小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遊來的抹香鯨母子倆雖然都很害羞,但它們偶爾的一個動作也可能會給潛水者帶來危險。

雖然很多人潛水看抹香鯨純粹為了玩兒,但「敢贏」小組潛水的目的就是為了收集數據。

施諾勒的這種研究方式被很多海洋哺乳動物學者視為魯莽之舉。抹香鯨會變得很危險,它們是地球上最大型的有牙齒的食肉動物。一頭抹香鯨的體重能達到45噸,也能長到18米長。它們有一排20厘米長的牙齒,用於在2700米的水下捕捉巨型烏賊。

這張大嘴能讓抹香鯨在幾秒鐘內吞下一個人、或幾個人。歷史上對抹香鯨吃人的故事也多有記載。

而「敢贏」小組相信,很多這方面的記載是誇大其詞、或純屬虛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人類從前對抹香鯨的記載有很多聳人聽聞的故事。

他們表示,抹香鯨不願吃人,它們只有在遭受攻擊時才發飆,至於吃人更屬罕見。

他們說,之所以流傳著抹香鯨吃人的故事,是因為人們對這種動物鮮有研究。

儘管如此,抹香鯨在你身邊遊來遊去的時候,它們也會不小心讓你窒息而死,它們巨大的尾部也會斬斷你的腦袋。很多研究人員還都相信,如果抹香鯨卯足了勁,發出它們動靜最大的聲響時,人體會被這種聲響給振死。

畢竟,抹香鯨是地球上「嗓門」最大的動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對於抹香鯨的研究還非常有限。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研究人員正在水下近距離觀測一頭座頭鯨。

它們通過回聲定位,並能精確地檢測到300米外10英尺長的魷魚,和1.6公里以外的人。

更驚人的是,它們還能通過製造的這種動靜透過肉體,把目標的裏裏外外看個清楚。簡言之,就是抹香鯨有一雙具備「X光」的透視眼力。

另外,這種「透視回聲」還能傷人。一名研究者告訴我,一年前他潛水觀測抹香鯨時,為了推開一頭小抹香鯨遠離鏡頭,這個「小家伙」的鼻子居然受發聲影響,製造出巨大振動,讓他的手癱瘓了四個小時。

不過,我們遇到的這兩頭抹香鯨溫柔地發著聲響,從我們身邊遊向茫茫大海。當它們的回聲消失後,大海又陷入一片寂靜。

(編譯/責編:孫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