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歐洲夢不斷?

塔林老城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塔林老城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

波羅的海國家,自古就是兵家必爭的戰略要地。脫離蘇聯、擁抱歐洲的時候,愛沙尼亞是一片充滿希望與夢想的土地。現在,北約和俄國關係持續惡化,袖珍小國愛沙尼亞也再次成為東西爭奪戰的前線。烏克蘭局勢和俄國在烏克蘭的舉措更令許多愛沙尼亞人不安。

抵達距離老城不遠的塔林港口,沒有人檢查護照,我徑直進入愛沙尼亞首都。當然了,過去十來年,愛沙尼亞早就加入了歐洲大家庭。

路上看到的第一個好風景是熱氣球。塔林到處都是懸崖、城牆、尖塔,乘坐熱氣球觀光,一定能讓人鳥瞰天下、一覽無餘。

愛沙尼亞面積只相當於鄰國拉脫維亞的三分之二。在這個小的不起眼的前蘇聯共和國,用乘熱氣球一覽眾山小來形容高漲的樂觀主義,可能再恰當也不過了。

對於大多數愛沙尼亞人來說,那段蘇維埃歷史以及當時的蘇俄化政策,都是愛沙尼亞國家認同和歷史上的一個痛苦篇章。但是,遺產也是現實的一部分。因為現在愛沙尼亞仍然有相當多的俄羅斯人,總數超過愛沙尼亞總人口的四分之一。

詮釋愛沙尼亞的「魂」,最好恐怕莫過於「歌唱節」。我去的那一天,正好趕上愛沙尼亞每五年一次的歌唱節。

歌唱節的歷史凸顯著愛沙尼亞的歷史:歌唱節被禁止時期;蘇聯合唱團第一次參加演出;愛沙尼亞人拒絕離開舞台、引發所謂的「歌唱革命」—唱歌在愛沙尼亞爭取獨立、1991年贏得獨立的歷程中起到過重要作用。

我坐在「獨立廣場」的台階上,觀看向全國現場直播的歌唱節。廣場上特別搭建起大屏幕。雖然對歌唱節歷史的記憶神聖不可侵犯,但是在我看來,眼下塔林人在懷念過去的同時更加盼望未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塔林東正教亞歷山大·涅維斯基大教堂

比如說塔林老城經過了精心修複,就連東正教的亞歷山大·涅夫斯基教堂都不例外。大教堂建於強制性的蘇俄化時期,曾經有計劃要拆除。

包括俄國人在內,所有的遊客都非常喜歡塔林。看著優美如畫的老城,他們唏噓慨嘆。有些遊客喜愛至深,甚至想在塔林買上一套房:鵝卵石鋪成的商業街上,優雅的老建築改建成時尚新公寓,買一套當然不錯。

雖然自由的市場經濟已經成為家常飯,但是,人們依然也有擔心。愛沙尼亞總統托馬斯·亨德里克·伊爾維斯(Toomas Hendrik Ilves)形容說,「那個歐洲夢……原來只是幻覺。」

伊爾維斯認為,烏克蘭和歐元區危機暴露出歐盟應對機制缺乏團結一致、在安全戰略以及挺身而出維護共有的民主價值觀方面的軟弱。

相反,伊爾維斯說,與25年前柏林牆倒塌時人們的夢想相比,現實「更加複雜」。

儘管如此,對於許多塔林人來說,那個歐洲夢、以及由此可能帶來的真正的物質收益仍然是實實在在的。

一位開時裝和紀念品精品店的女士和我沒完沒了地聊了起來。她告訴我說,她上學期間學俄語,現在家裏安閉路電視,能看美國頻道、BBC國際台。她特別高興有機會練習英語。

不過,改變,並沒有讓所有的人興高采烈。我就見過一位。我搭乘愛沙尼亞唯一的一線無軌電車。這是蘇聯時期引進的,現在依然運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俄羅斯人約佔愛沙尼亞總人口四分之一

電車來了,門一開,我大聲問道,「薩達姆?」令人膽顫的是,在愛沙尼亞語當中,「港口」一詞的發音恰好就是「薩達姆」。

「不去。」肌肉強健的女司機用俄語回敬了我一句,「砰」,車門在我眼前關閉。

瞬間,門又開了。雖然司機放寬心腸讓我上了車,但是,她還沒有憐憫到收我票錢、回答我問題的地步。

她堅決徹底地忽視我的存在。車一起步,雙眼只盯著公路。當然了,她這樣做肯定是正確的。

車上一位乘客說,「別理她。」這位乘客說她是一位清潔工,正要到一家新開張的酒店去上班。她指給我看應該在哪裏下車。

一同下了車,她又告訴我應該怎樣前往老城港口。然後才匆匆離開。

不過這時,我已經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了了—附近就是緩緩升起的熱氣球。

(編譯:蘇平 責編: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