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誰也別碰我?

當局建議人們不要握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當局建議人們不要握手

西非地區爆發埃博拉,已經造成數千人喪生。不過,病毒也在侵蝕著當地人的生活方式。比如,熱情好客的西非人見面不再握手,而是隔著衣服碰一碰肘部—「埃博拉式握手」。

西非人作到非常出色的一件事是見面打招呼。

在這一地區的大多數國家,像英國人那樣腳步不停、嘴上哼哼一句「哈羅,你好」,肯定會被看作粗魯無禮。

在西非,最普通的做法是,停下腳步,伸出一隻手或者一雙手,熱烈握手,然後親密熊抱。接下來,還要反覆拍打對方肩頭後背、商量好什麼事的話繼續反覆握手、間或還要擊掌。

孩子這麼做,大人這麼做,老太太也不例外。

不過,這樣的場面現在是見不到了。埃博拉通過體液接觸傳染。所以現在,人們盡量避免身體接觸,包括握手。

當然了,埃博拉最大的受害者是那些感染了病毒的患者以及他們的家人。但是,不再握手,影響到西非所有地區的所有人。

埃博拉最猖獗、致死人數最多的一個國家是利比里亞。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醫護人員帶上必須定期消毒的橡皮手套

美國總統奧巴馬宣佈,將向利比里亞派遣三千部隊,幫助建設新的治療中心,美國還將幫助利比里亞培訓醫護人員。之後,利比里亞總統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發表廣播講話,向美國表示誠摯謝意。

瑟利夫總統告訴利比里亞人,「埃博拉不會擊垮我們。」

早些時候,瑟利夫還曾說,埃博拉破壞了利比里亞人的「生活方式」。我猜,她所說的肯定也包括獨特的利比里亞式握手。

這種握手俗稱「利比里亞扣指」(finger snap)。聽上去很痛苦,其實一點兒也不疼,不過技巧很難掌握。

扣指的程序是,像正常握手一樣雙手對接,然後,在斷接的那一瞬間,互相扣動對方手指,引發兩聲清脆的啪啪聲。

扣的有力、發出的聲音清脆,都是榮譽的象徵。聲音越響亮,說明友誼越深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超市裏的收款員也帶上手套

但是這一切也都成了歷史。

我曾經多次前往利比里亞,我簡直不敢想像這會成為一個沒有扣指聲的國家。如果我這麼一個外國人都有這種感受的話,我更難想像,對利比里亞人來說,不能握手感覺該有多怪。

在整個西非也都一樣。比如講法語地區,傳統上,人們見面打招呼要親吻臉頰三次,這也必須停止。

就好像,埃博拉這個可怕的疾病,讓人喪命還不知足,還要天生熱情好客的西非人的「魂」也抽走。

過去這個星期,利比里亞的鄰國塞拉利昂採取了令人震驚的極端措施。

埃博拉也給塞拉利昂帶來沉重打擊,醫院裏人滿為患,食品價格飛漲。

為了控制病毒傳播,塞拉利昂宣佈全國戒嚴三天,所有的人都不准出門,醫護人員在全國挨家挨戶上門檢查,查出所有感染病毒的人。

戒嚴不僅非常困難、而且非常危險。首先,塞拉利昂是否足夠合格的醫護人員去檢查全國各地的每一所房子、每一每一個茅屋?這一點並不清楚。還有,發現可能染病的人之後怎麼辦?治療中心已經人滿為患了。

塞拉利昂政府說,絕望時刻必須採取絕望措施。但是,如果戒嚴真的見到了成效,這也將成為埃博拉全盤改變一個國家生活方式的例證。

大多數塞拉利昂人生活貧困,許多人靠街頭擺攤、打零工為生。很少人家裏存有大量的食品,更少數人有冰箱這類奢侈品。所以,人們必須天天出門,去工作,去購物。否則全家都吃不上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洗手對控制病毒傳播很重要,但是許多利比里亞人家裏沒有自來水

當然了,埃博拉打擊最嚴重的是染上病毒、垂死的病人以及他們的家屬。不過,其它所有的人,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些東西也都受到了病毒的侵襲,比如購物,比如握手。

利比里亞總統在一次講話中說,「我們正在和埃博拉作戰,我們一定會贏。」

到了那一天,西非人將重新獲得的最寶貴的東西之一,就是又能自由地握手、親吻了。

(編譯:蘇平 責編: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