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不用考試即刻拿駕照?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許多人抱怨考駕照難、難於上青天。但是在墨西哥城,幾份材料、幾個小時、幾百塊錢就能辦成。不過,面對車流泛濫污染嚴重、交通事故頻發等問題,墨西哥城也要實施新規矩了。

拖了好幾個月。說實話,這件事,我早就該辦了。我聽說在墨西哥城拿駕照很容易,但是,看看「公共事務局」的大樓油漆剝落,好像是墨西哥官僚主義、繁文縟節的象徵。

我想像,(辦駕照)可能需要先排幾個小時的隊;一張接一張填寫無數的表格;從出生證到指紋印、當然還包括體檢證,統統都要一式三份複印好。

接著想像下去,就算辦好了所有這一切,後面當然還要有考試,檢查我最基本的駕車能力。

我可真是大錯特錯了。

首先,想像中的長龍根本不存在。我到辦公室的時候,前面那位先生馬上就要辦完了。稍後,我立即就被帶過去,坐到一位非常麻利的墨西哥城市政府官員的辦公桌前。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霧霾籠罩的墨西哥城

桌子對面的這位女士帶著眼鏡。我小心翼翼地問,「我是外國人,要領駕照需要什麼手續?」

她盯著面前的電腦屏幕,幾乎連頭都沒抬,說,「護照複印件,居民卡和一張近期帳單。」

我以為她大喘氣呢,接著問,「還有什麼?」

「填好這張表,到這三家超市當中的任何一家交677比索(相當於50美元,或者30英鎊)。」

「就這些?」真的這麼簡單,我今天下午豈不就能辦完?

女士斬釘截鐵地回答,「就這些。」擲地有聲,彷彿表明,你還拖拖拉拉等於浪費我的時間。

我走出辦公室,開始收斂所需文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墨西哥城交通警示牌上寫著,「行人優先。最好讓人活著」。

墨西哥城是一個忙碌、喧囂的大都市,南美地區能有一拼的只有巴西聖保羅。

墨西哥城海拔2200米,稀薄的空氣中彌漫著霧霾,充斥著噪音。這裏共有400萬輛機動車。但是,如果司機來自首都的話,可能沒有多少人是在通過考試之後領取的駕照。

但是,這種狀況就要變了。墨西哥城左翼市長曼塞拉(Miguel Angel Mancera)簽署一項新法令,要求所有司機通過基本的能力檢查,要檢查視力、通過交規考試、駕車考試。

新法將於今年晚些時候生效。所以我才趕緊去領駕照。

我很幸運,可以走路去上班。在墨西哥城這樣一座大都市,這真是一個不小的福氣。但是,我也曾多次租車自駕,我知道,墨西哥的公路算不上世界上最安全的。

第一次開車上路,幾個小時之內,就有一位婦女倒車徑直撞到我早就停在那兒一動不動的車上,側門被撞了一個坑。

卡車嚴重超載,貨掉在公路上,這種事並不罕見。「停車」信號經常被人看作是溫馨提示、而不是必須遵守的命令。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大眾甲殼蟲:出租車也限行

每年,墨西哥估計有17000人死於交通事故,長期以來,壓力組織一直要求當局加強管制。

現在,風向總算開始慢慢轉了。比如酒駕,過去相當長時間都被看作小事一樁,現在在墨西哥城,管理比從前嚴格了許多。隨機酒精測試明顯增加,特別是在聖誕節和公共假日前後。

墨西哥城還採取了一系列交通管制措施,比如爭議性的限行—根據車牌尾號決定可否上路。這項措施和減排監控計劃掛鉤,目的是要限制污染最嚴重的車輛上路,其中包括墨西哥城曾經的象徵、沒有安裝催化轉化器的大眾「甲殼蟲」。

就算污染嚴重,但是許多人必須開車去上班,所以,市政府的限行舉措雖然對空氣有力,還是沒有受到民眾的一致歡迎。

近來,在這個到處都是機動車的城市,騎自行車的人也多了起來。「生態自行車」計劃--相當於倫敦的「鮑里斯自行車」--非常成功。從前可能會乘坐本來已經人滿為患的公交車出門,現在男女老幼都騎上了鮮艷的銀、紅色出租自行車,穿行在車流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我拿到駕照了!

想到他們身邊那麼多司機沒有考試就上路,騎自行車真是一個勇敢的選擇。

拿著複製好的全套文件,我又返回了公共事務部大樓。所有的表格填寫正確、還有交納677比索的收據。

10分鐘後,墨西哥城市政府簽發的嶄新駕駛執照就到手了。

糟糕,我忘記怎樣平行泊車了!

(編譯:蘇平 責編: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