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曬曬外國的「五毛黨」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政治與時俱進。現在,面臨大選硬仗的尼日利亞政客不再向自己的「雇佣軍」提供砍刀、火柴,而是發放電腦、手機,讓他們上網滋事,干擾民意、操控輿論。

給無所事事的人安排工作?「惡人」彷彿特別喜歡找尼日利亞青年人,在大選臨近的時候更是如此。

過去幾十年,尼日利亞的大多數選舉都有一個共性:暴徒惡棍干擾選舉過程。

政客們從數以百萬計的無業大軍中雇用大批年輕人,給他們提供培訓機會,賦予他們操縱選舉氛圍的權力。這些人的職位描述可能包括下述幾個方面:威脅恐嚇政治對手、搶奪票箱、毆打拒絕合作的選舉官員等。

但是,時代真的不同了。

尼日利亞政客現在不再向自己的「雇佣軍」提供砍刀、導彈、火柴了,而是發放電腦、手機、讓他們上網。

政治打手實現了數字化。

「扭曲民意」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尼日爾三角洲民兵前身也包括大選前政客的雇佣軍

尼日利亞目前正在籌備2015年的大選,全國上下,一大批年輕人受雇衝擊網絡空間:騷擾、恐嚇、迫害雇主的對手,或者那些反對雇主觀點的人。

對於許多尼日利亞年輕人來說,當一名「網絡戰士」可是全職工作。有些人在家工作,有些人去辦公室工作,許多人都是一天24小時連軸轉。

我走訪了一位今年28歲的化學系畢業生。他現在受雇於一位在尼日利亞很有名氣的政治家,在互聯網這條戰線的最前沿站崗。

每天早上,他穿好衣服,開車20分鐘來到辦公室,坐好,與其它幾十位年輕人一起,開始共同的使命。

小伙子爽朗地大笑一聲,用四個字概括了自己的工作內容:「扭曲民意」。

在新聞、博客網站上,他和同事每人都有10個不同的化名,在臉書和推特上稍微少一些。他們狂轟濫炸、猛發推崇自己政客、貶低對手的帖子。

小伙子說,「我通常用腐敗和民族問題這兩個武器發動攻勢。」

幾個月以前,這位小伙子曾經受雇於對立陣營,工作是給現在的雇主抹黑。

不過,在敵方工作的工資待遇和工作條件都不如現在的好。他說,「他們答應給我正式工作,但是到時候了,卻把所有的工作機會都給了從他們那個選區來的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過去的做法包括搶票箱

打斷骨頭?

另外一位年輕人告訴我說,有些網上平台、特別是一些報紙的網站,封鎖他們團隊的所有帖子,支持自己選中的候選人。還有其它一些網站則支持他們的雇主,不發來自敵方陣營的帖子。

發誰、不發誰,都取決於報紙的網上主編從哪兒領工資。

這些「網上戰士」雖然不偷選票箱、不恐嚇選舉官,但確實也在影響選舉氛圍。

輿論被操縱了。

照現在這樣發展下去,明年的大選肯定會充滿令人吃驚的變數。對於那些依賴網上論壇來衡量尼日利亞人對特定問題看法的人來說,問題更嚴重。

與此同時,大選日冒著烈日酷暑或者瓢潑大雨、排了幾個小時隊來投票的尼日利亞人,許多還住茅屋呢,根本沒有上網條件。

和光著膀子在大街上投擲石塊相比,做「網上戰士」看上去確實是一種更加容易令人接受的暴徒形像。

用大腦而不是用肌肉。沒有人被打斷胳膊腿兒,沒有人被迫截肢,沒有人流血,沒有人喪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許多尼日利亞選民並沒有上網條件

兌現承諾?

那些在網上用化名口誅筆伐的對手們,在網下說不定還是好朋友。

下了班,關掉電腦,在街邊小飯館約個飯,一起喝一杯。白天的硬仗安全地鎖在屏幕之後。

但是,大選結束後,政客或輸或贏,這些網上戰士結局會怎樣呢?

儘管他們可能拿到許願,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獲得更好的工作、或者進政府當官的機會。

幾年前在尼日利亞南部地區製造恐怖的尼日爾三角洲民兵據說就曾經是在選舉中雇用的打手,後來突然發現自己沒了工作,但是武裝條件相當不錯。

現在在尼日利亞北部地區製造恐怖的博科聖地部分人據說經歷也類似,選舉後合同過期了。

此前,選舉之後尼日利亞部分地區武裝搶劫、綁架、暗殺案件有所增加,也和年輕人給手中的武器找到了另類用途有關。

我心想,2015年這場被許多人稱為「大決戰」的大選結束之後,這批尼日利亞年輕人會給手中的電腦、手機、互聯網派什麼用場呢?

(編譯:蘇平 責編: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