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 講稿 炸彈 鐵娘子的溫柔一面

Image caption 撒切爾夫人說,「我的黨不會讓我領導他們爭取下屆大選,我也不會怪他們」。

撒切爾夫人基金會(The Margaret Thatcher Foundation)最新公布的一批文件顯示出鐵娘子(The Iron Lady)更為性格化的一面。

撒切爾夫人擔任首相期間她的外交事務私人秘書科爾斯(John Coles)的回憶錄中透露了許多有趣的細節。

1983年保守黨剛獲得大選勝利後兩三天,撒切爾夫人對科爾斯說,「我的黨不會讓我領導他們爭取下屆大選,我也不會怪他們」。

炸彈與講稿

1984年10月12日,保守黨在海濱城市布萊頓舉行年會期間,撒切爾夫人下榻的旅館遭到愛爾蘭共和軍的炸彈襲擊。

新公布的文件從另一個側面顯示了撒切爾夫人的處驚不亂。她給她的髮型師寫便條取消了原定第二天的做髮型。但她沒有忘記安慰對方:「我對你做的髮型很滿意。星期五一整天髮型都保持的很好就是證明」。

撒切爾夫人的大會發言稿本來是要嚴厲的抨擊反對黨工黨。

但在發生炸彈襲擊後,撒切爾夫人收到了數以百計的信件對她表示支持、安慰,其中也包括工黨的人。

這促使撒切爾夫人放棄了原講稿,在大會發言中調子更溫和,以「反映民眾的情緒」。

玫瑰戰爭

有時候,棘手的外交問題是第一位英國女首相特有的。

在同意德國的一個園藝協會以她的名字命名一個玫瑰品種後,撒切爾夫人收到了一位日本商人的抱怨信。

因為在6年前,撒切爾夫人已經同意讓這位日本人用她的名字命名玫瑰。

撒切爾夫人委托現任英國駐法國大使的雷科特給那名日本商人回了一封措辭婉轉的信,向他保證這兩種玫瑰外觀不同,而且撒切爾夫人非常喜歡他培育的傑作。

(編譯:白墨 責編:尚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