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我用黑金洗個澡!

巴庫--原油給阿塞拜疆帶來滾滾財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巴庫--原油給阿塞拜疆帶來滾滾財富

阿塞拜疆,曾經是前蘇聯的邊防前哨,現在,裏海原油帶來滾滾財富,阿塞拜疆棲身進入世界新富行列。不過,小鎮納夫塔蘭卻有另外一個聲譽:據說,當地出產的原油有特異功能……

卡裏姆攥著鞋拔子,從頭到腳給我刮了一通。我很不好意思。開始,不過只是稍稍有點臉紅,後來發展到龍蝦級。

從脖子直到腳脖子,我身上那層厚厚的原油,被卡裏姆刮了個幹乾淨淨,緩慢地、非常緩慢地匯聚到腳邊兒,構成一片亮晶晶的……油田。

最後,總算裹上浴袍,走出狹小的浴室。卡裏姆說,「你根本沒必要這麼不好意思」。

浴室內有個粉色的小浴缸。剛剛過去的20分鐘,我就躺在這裏,浸泡在阿塞拜疆的黑金—原油當中。卡裏姆接著說,「我保證,你的皮膚看上去、感覺上都比從前任何時候都要更好。」

我去的這家療養院,距離阿塞拜疆首都巴庫大概只有一小時的車程。

2006年起,阿塞拜疆以每天100萬桶的產量從裏海開採原油,財富滾滾而來,首都巴庫作為條條錢河的交匯之處,現在有的是範思哲檔次的名牌店、信用卡能刷出火花的高檔餐館、嶄新輝煌的博物館。

不過療養院所在的小鎮納夫塔蘭(Naftalan)卻屬於一個截然不同的阿塞拜疆。

灰頭土臉、千篇一律的建築物絕大多數建於前蘇聯時代,那時候,高加索這片地區不過是蘇聯偏遠的邊防前哨,鮮少有人問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阿塞拜疆是歐洲重要能源伙伴之一

現在,阿塞拜疆擠進了世界上最富國家的行列,不過根據許多調查報告,這裏也是全世界最腐敗的地方之一。阿塞拜疆的黑金財富,只有很少一點點流到了納夫塔蘭坑坑窪窪的街頭。

不過,就算是在最近這段黑金熱之前,小鎮納夫塔蘭也一直在世界各地享有獨特盛譽。

這裏出產的原油含易燃成份比較少,不適宜作燃料。不過,馬可波羅曾經率先描述過當地原油的治病功效。20世紀早期,從倫敦、到巴黎、東京的精品店也都曾出售用納夫塔蘭原油為原料製成的「抗衰老」膏霜。

共產黨統治年代,納夫塔蘭成了蘇聯精英階層青睞的療養所。黨內紅人匯集納夫塔蘭,每隔一天泡上一次原油澡,幫助治療牛皮癬、關節炎、過敏等頑疾。

那麼,泡在原油裏什麼感覺呢?聽我細細講來。

就好像抬腳走入浴缸,泡入一池不溫不火的牛油、糖漿混合液中。不過,讓我頗為吃驚的是,原油並沒有怪味兒。

半躺半坐在浴缸中,全身赤裸,一層濃濃厚厚的原油沾在身上所有角角落落,那種感覺真是太怪異,讓我無法放鬆;不過,那種感覺也真是太滑稽,讓我並不覺得不安。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這是BBC另外一名記者伊恩•斯圖爾特2010年在阿塞拜疆拍片期間洗原油澡的照片。

那天傍晚,在療養院精心打理的院子裏散步,我遇到瑪麗亞。她是會計,在莫斯科工作,每年夏天都到納夫塔蘭來療養兩個星期,泡原油澡,緩解周身疼痛。2006年,瑪麗亞出車禍受傷,留下了這麼一個後遺症。

瑪麗亞向我解釋說,「泡原油澡兩個星期以後,我的關節就不痛了,效果可以持續八到九個月。」

「和莫斯科相比,這裏多美啊。陽光充足,又沒有污染。對我來說,這是真正的排毒。」

在原油裏泡了15分鐘、加上卡裏姆作完鞋拔子處理之後,我來到療養院豪華的室外游泳池去游泳。

我覺得四肢出奇的柔軟靈活,我還注意到,皮膚看上去確實比平常更有光澤!

返回房間小憩,我還注意到,過去幾個月一直騷擾我的右肩疼痛好像也有所緩解。

一直睡到晚飯前,我從牀上爬起來,回頭一看,牀單上留下一個接近完美的「羅伯特狀」原油輪廓。

對於來這裏泡澡的成百上千俄國人、阿塞拜疆人來說,納夫塔蘭原油可能確實有健康功效,不過,黑金療法,好像也給當地洗衣房提供了更加寬廣的財路、給服務員創造了更多的就業機會。

(編譯:蘇平 責編: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