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追蹤UFO—法國專家潛心解謎

飛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夜空中出現詭異的亮光、怪誕的飛行物。孔明燈?隕星?還是外星人乘飛碟造訪地球?想打報告、該找誰呢?人家會不會以為你瘋了?在法國,你可以給政府部門打電話,會有專家認真調查、追蹤鑒定。

南部城市圖盧茲(Touluse)。參觀法國太空研究中心,不需時間機器、即可穿越、回到1970年代。綠色的草坪,蔓延至白色的大道,兩旁是矮胖、長方形的辦公樓。就好像蘇維埃風刮到了法國南部的心腹地帶。

表面上看不到太多生命跡象。不過,總共有1500人在這裏上班,其中大多數是公務員,在毫無可圈可點之處的狹長走廊兩旁方方正正的辦公室內伏案辦公。

法國有歐洲最大的太空研究中心。這是1960年代太空競賽的結果。也是因為當時法國總統戴高樂雄心勃勃,一定要打造自己的衛星、火箭發射台、提供精英級別的太空研發技術,讓法國獨立於美國掌控。

由此衍生出的一個「後遺症」:法國是歐洲唯一一個保留著全日編製、靠政府撥款的「不明飛行物」—UFO研究部門的國家。

原來英國、丹麥也都有UFO辦公室,由於預算縮水早就關張了。

法國不明飛行現象研究小組共有四名員工,另外還有大約10餘名志願人員。他們出差費用可以報銷,前往實地調查空中出現的詭異現象或者神秘物體。

這個小組被稱作GEPNA,也就是法語「太空不明現象研究小組」的首字母縮寫。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小綠人乘飛碟拜訪地球?

該小組的負責人是澤維爾·帕蘇。他的身邊擺著一摞摞有關不明飛行物的出版物和文件。帕蘇說,他爭取做到盡可能透明:不管是有關奇異現象的目擊報告、以及他們小組的跟蹤調查,都要做到透明。

他們在網站上發表調查結果。網站每個月點擊量超過三萬。該小組平均每天收到兩起不明飛行物目擊報告。小組堅持要求每起案例都要填寫長達11頁的文件。

這樣做,一是為了盡可能多地了解詳情、如果有可能也包括照片。另外一個目的是要把搞笑的、浪費時間的人剔除出去。

如果有人聲稱看到天空中有怪異的光亮,不明現象研究小組可能會上網,查明該地點是否位于飛行軌道。他們可以追蹤過去一個多星期的商用航空交通。此外還可以查閱軍用航空軌道。

有時候,小組的工作人員對某一張照片特別感興趣、或者同一現象有許多目擊者,他們可能會給當地警察打電話,查詢這些人是否可靠。

甚至,他們還會聯絡報告人的鄰居,看看他當天晚上是否喝多了、或者有沒有吸過不是香煙的東西。

帕蘇說,聯絡他們的許多人都是煙民。晚上,在酒吧外、家門外站著抽煙,凝視夜空、群星……

其中一間辦公室中儲藏著1950年代以來的檔案。我翻看著已經發黃的文件,其中包括戰鬥機飛行員在執行常規偵查任務期間看到空中出現詭異現象的紀錄。

有人會說了,肯定隱藏著「陰謀」。不過聽不聽在你,帕蘇告訴我,他從來沒有掩蓋過任何一次UFO目擊報告。

我好好看了一些神奇的照片:詭異的燈光、圓形的飛行物。其中有一張特別抓人眼球。這是一位司機在馬賽拍攝的:半空中懸掛著一隻銀白色的光環!

不過研究小組後來鑒定出,這並不是來自火星的入侵者,而是車內頂部一盞小燈的反射倒影。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地球以外有沒有智能生命?

事實上,幾乎所有的詭異現象研究小組都能給出解釋。信不信由你,最常見的「罪魁禍首」其實是中國的孔明燈。開個派對,放上幾盞燈籠。難怪,調查人員收到報告後,經常會首先給當地政府部門打電話,詢問當時該地是否有人在舉行婚禮。

放飛的氣球、風箏,常常被誤認為外星人搭乘的飛船;太空垃圾、隕星放出奇異光輝的現象,遠遠比人們想像的要頻繁。

不過,自從1970年代開始迄今,總計還有400起UFO目擊案研究小組無法給出解釋。特別是1981年飛碟降落在普羅旺斯那起案子,他們仍然在嚴肅對待,因為不僅有降落痕跡、目擊者也有許多人。

那麼,小綠人真的存在嗎?嗯,顏色還沒有定論,但是,在太空中心工作的許多人、以及世界各地許多人都確信,地球以外確實存在其他生命。

那麼,花法國納稅人的錢追蹤UFO合適嗎?特別是現在,全國人民都在勒緊褲腰帶。

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要取決於你本人是否剛剛碰上過外星人。

套用驅鬼人常用的一句話—這時候,你找誰幫忙啊?

(編譯:蘇平 責編: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