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淺唱低吟 說說伊朗那些事

哈菲茲墓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哈菲茲墓四周是花園,環境優美

人說,在伊朗,家家都有兩本書,一本古蘭經,一本哈菲茲;一本有人看,一本沒人看。

想搞懂這個笑話,只需要加入哈菲茲墓前源源不斷的「朝拜」大軍體驗一番即可。哈菲茲是16世紀生活在設拉子(Shiraz)地區的大詩人,是伊朗的民族英雄。

最近一天下午,我就隨同浩浩蕩蕩的人流,來到了哈菲茲墓。

那裏充滿了興奮、快樂和輕鬆,這就是伊朗的最美和最好。

哈菲茲的棺木擺放在裝飾精美的高台之上,四周是芬芳的玫瑰花園。不分白天黑夜,這裏總是擠滿了哈菲茲忠誠的粉絲,撫摸他的雪花石棺,吟誦他的不朽詩句,品味他對語言的精湛把握。

哈菲茲代表著伊朗人身份認同豐富、複雜的方方面面。他用伊朗人的母語波斯語創作、特別擅長使用比喻手法,深受伊朗人愛戴。

哈菲茲墓如此受人景仰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在今天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想要表述對權力的抵抗非常困難。掌權的宗教階層鞏固了他們對權力的控制。他們使用革命性的豪言壯語、打壓反對派。

總統魯哈尼的陽光微笑可能向外界展示著伊朗的新形像,但是在國內,所有的人都告訴我說,局面惡化了,壓制、處決比從前任何時候都要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女郎的裝束很能說明問題

但是,可以用委婉的方式表達不滿。感謝哈菲茲,設拉子是伊朗最自由的城市。

女人的時裝很能說明問題,影響著一個地方的整體感覺。雖然法律規定女性必須從頭到腳遮蓋嚴實,但是在設拉子,用伊朗標凖來衡量,女性的著裝幾乎可以用肆無忌憚來形容。

就說女人必須戴的頭巾吧,不僅色彩非常艷麗,而且不過是非常危險地搭在後腦勺,就蓋著那麼幾根頭髮;妙齡女郎穿著黑色的緊身打底褲,上身一件緊身的迷你外衣,好像互相攀比,看誰敢穿得更短。

按照規定必須遮蓋女性曲線美?沒有這回事。女性的裝束好像是在炫耀曲線。不論男女還是老幼,都可以自由地聚在一起暢談、打趣。

這是最不順服、最不屈從的伊朗,與當局試圖讓國人遵守的宗教保守主義相去甚遠。

一位著名演員也來拜謁哈菲茲墓,忠實的粉絲爭先恐後地擠上去歡呼,一派好萊塢景色。

夕陽緩緩落下,四周打起燈光,氣氛變得更有節慶般的喜氣。有人開始唱歌、吟誦自己最心愛的詩篇。孩子赤著腳踢水花,歡聲笑語,襯托出父母的好心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哈菲茲,他的詩作膾炙人口

這一幕,掩蓋著伊朗悖論。不過,感謝當權的「穆拉」(Mullah)推廣全民教育,伊朗社會也在發生驚人的變化。

大學畢業生女性多於男性;出生率大幅度下降,平均每家只有一個孩子,以至於當權人推出經濟刺激鼓勵生育。不過大多數人寧可不要錢。他們說了,生一個還可以,多了根本養不起。

西方國家仍然一如既往著迷於伊朗的濃縮鈾,不過誰都知道,伊朗關係網強大的神職人員、商業人士卻在通過應對制裁濃縮財富--斂財。

比如說,我擔心現金不夠,又不可以在伊朗境內使用西方信用卡,猶猶豫豫拿不准到底該不該買那張波斯地毯,店主告訴我,根本不用擔心。他抬手給在迪拜的哥們打個電話,交易就做成了。

對於穆拉來說,不幸的是,哈菲茲的詩,不僅僅頌揚愛情、美酒和人生快樂,還鞭笞宗教的虛偽。

600年前,哈菲茲就曾寫道,「布道的人在講壇前、禱文中表現虔誠;獨自一人時卻完全不一樣。那些要別人悔改的人,自己為什麼不悔改?」

在伊朗,被禁的東西很多,其中包括BBC。但是,BBC波斯語在伊朗是觀眾人數最多的一個頻道。臉書、推特、谷歌+以及照片分享軟件Instagram都被官方禁止。

魯哈尼呼籲放寬對互聯網的控制。但是,最後的決定權掌握在迄今根本不想放鬆控制的最高領袖手中。

難怪,伊朗人在哈菲茲的詩篇中尋求安慰。穆拉總不能連自己的國寶詩人都封了吧。

(編譯:蘇平 責編:顧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