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作弊有理—大學生爭取新人權

畢業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學生最愛講權利。不過最近在印度,爭取權利運動出現新轉折,一些大學生高呼「作弊有理」。

「這是我們的民主權利!」

有一天,我和普拉塔·辛格站在北方邦他就讀的大學外聊天。普拉塔瘦骨嶙峋、看上去好像有點糊塗,他手裏端著一杯茶,高聲接著說,「作弊,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權利!」

在印度這一帶地區,大學考試體制中腐敗現象非常普遍。有錢人可以通過行賄買來好成績。年輕人中甚至還有一個特殊群體,在學生和貪婪的官員之間作掮客。

此外,還有一個非凡的學生階層,他們政治關係網四通八達、在當地名氣相當大,監考官根本不敢碰他們。

我曾聽說過這樣一件事,這些「惡棍」有時甚至戴刀進考場,明擺在桌面上,無異於向考官發出一個信號,「別碰我!否則的話……」

那麼,窮學生問了,有錢、有權的人能欺騙作假,我們為什麼不能呢?

他們還有其他的理由。我在北方邦西部地區工作期間,一次,辛格帶我來到校園中心一個煙霧繚繞的食堂。他抬起腳、把一條流浪野狗從凳子上踢走,拿出一盒香煙。

辛格朝著天花板吹出一陣煙,然後說,「印度大學體制處於危機之中。每個層次都存在欺騙。學生靠行賄拿錄取通知書、好成績;研究生讓教授代寫論文;教授也騙人,在假的學術期刊上發表文章。」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不想作假的學生只能頭懸樑、錐刺股了

我能理解辛格。有一起案子,北方邦一所大學的校務長把研究生論文交給另外一所學校的學生去評分。這種事非常普遍,不過這一次,給研究生打分的是中學生!

食堂裏,辛格坐在桌前,一邊轟蒼蠅一邊說,「我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辛格接著說,「我們實驗室裏的儀器早就該扒掉、扔到井裏,好像還是1950年代英國大學的樣子。」

一段時間以前,我和賓奇·辛格在北方邦一所著名大學的女生宿舍樓旁聊天,我又提到了這件事。

我們坐的那個地方,一半是學生做功課的地方、一半是家禽家畜的活動場。

賓奇說,「我來跟你說說教育。教學大綱非常糟糕,如果講師教的不好,你只能去找私人家教、或者死記硬背。」

「你想知道真相?根本沒必要好好研習。去市場上買一本作弊書、學會答案就行了。」

「我讀歷史,第一年的時候,我努力爭取認真研習,但是高年級的學生告訴我,去買本作弊書就行了。」

一些新開設的私立大學也不怎麼樣。賓奇告訴我說,其中有一所不久前才剛開張的大學,叫「Zap(形容快速)大學」。

學生們交了很大一筆錢、在網上註冊。後來,大學從網上消失了!沒有校址、網上也查不到蹤跡。賓奇說,「嗖,沒影了。」

回想起那些談話,我的腦海中又浮現出我所見過的北方邦大學的景象。讓我最難忘的,是霉爛的書籍、漏水的宿舍和光禿禿的草坪。

然後,我又想起在這一大堆破爛周圍的奢華。校長的三層豪宅、天價多用車;嶄新的購物中心,當然還有這一地區為數不多、真正提供世界級教育的幾所大學,他們耀眼的招牌、明亮的玻璃大廈彷彿在嘲笑其他那些普通大學。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問題是,方法何在?1990年代早期,北方邦就曾發生過支持作弊的集會。當時,「省長」妥協,接受了集會要求,廢除反抄襲法。實際上等於給學生作弊開綠燈。

印度總理莫迪的方法有所不同。他在努力改變現狀。現在有新的高等教育監管體制,最近中央政府的「五年計劃」決定大學撥款增加20%。

不過,這樣的改革就像是拿著瓜子餵駱駝!再說了,教育是各邦自己的責任、而不是中央政府。像北方邦這樣的地方並沒有向大學妥善投資。

後果呢,許多學生感覺自己雖然被現代化包圍著、卻只能緊緊抓住一艘就要翻沉的船--過時的大學教育。

爭取作弊權的運動並不奇怪,這是對今日印度具有諷刺意味的評論。

(編譯:蘇平 責編:顧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