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獄的強姦犯還能再踢球?

埃文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因強姦入獄的埃文斯日前在出獄後重回老東家謝菲聯訓練,此舉引發巨大抗議。

當然,這裏說的「踢球」是指作為職業球員參加聯賽。日前因強姦服刑兩年半出獄的前謝菲聯球員埃文斯被准許回到俱樂部參加訓練後,引發了英國社會的巨大抗議聲浪。

目前,謝菲聯准許埃文斯回來訓練的作法廣受譴責。推特用戶哈奇特(Jean Hatchet)在網絡上發起的要求謝菲聯俱樂部不能重新簽下埃文斯的請願,已獲得了十六萬人的簽名支持。

同時,這一作法也導致包括六零年代流行歌手貝裏、健康顧問格拉漢姆和電視主持人韋伯斯特等三名謝菲聯資助人辭職,謝菲聯球隊的贊助商也警告將終止合作。

英國奧運冠軍傑西卡-埃寧斯希爾在表達如果謝菲聯重簽埃文斯的話,她要求取消以她名字命名的看台。但她的這一要求隨後在推特上遭致多起惡語相傷,甚至強姦威脅。

而上月釋放的埃文斯還堅持自己是冤枉的,他的家人還專門成立網站為他申冤,但他的申訴請求日前被駁回。

謝菲聯的說法是,他們准許埃文斯回來訓練是應英格蘭職業球員協會的要求。該俱樂部說:「根據這一請求,訓練將使埃文斯先生體能得到恢復,並有助於他在未來選擇的行業裏找到工作。」

替埃文斯說話的人辯解說,如果他從事的是一項日常工作的話,刑滿釋放後就會被社會接受,也能被允許重新工作。絕大多數對謝菲聯俱樂部的批評聲都指出,職業體育和其它行業不同。

網絡請願書上寫到:「甚至把他又當作一名球員來看待……都是對他侵害的那名女性的嚴重侮辱,也是對所有遭受過強姦侵害女性的嚴重侵犯。它對年輕人釋放出一個明顯的信號,那就是這樣的罪惡也能被寬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國副首相克萊格對謝菲聯准許埃文斯參與訓練提出批評。

英格蘭和威爾士的強姦犯通常在監獄裏執行一半刑期,剩餘部分將在社區內管控完成。英國慈善組織「解銬」的負責人斯塔塞表示,監外執行的犯人必須滿足相應規定。

他介紹說,這些犯人必須定期和緩刑機構會面。如果想要重新工作、或是出國,必須得到緩刑官的批准。在有些情況下,他們會被禁止去某些地方、見某些人。

任何被處以兩年半刑期的性犯罪者同時被記錄在案,其「性犯罪者」記錄保持終生,並每15年得到一次審核。

這類人群必須每年到警察局報到,並匯報在此期間的出國經歷、銀行賬戶情況,以及家中是否有18歲以下的年輕人。

依據英格蘭和威爾士有關重返社會的總原則,有些服刑記錄在一段時間後可以「抹消」,雇主也不能以此為理由,拒絕錄用。

但四年以上的刑期決不會被「抹消」,而埃文斯被處以的刑期是五年。

強姦犯釋放後是不能從事諸如老師、社工等等「受管制活動」性質的工作的。而會計、律師等等工作雖然不屬此類,但在被錄用前,也需要更進一步的進行犯罪記錄調查。

英國人事發展註冊協會的政策顧問沃曼認為,用人單位雇佣刑滿釋放人員是有好處的。她說:「這些人普遍比較忠於職守。因為他們知道,像他們這類人想找個工作太難了。」

而性犯罪者在刑滿釋放後,想找到份工作更是難上加難。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埃文斯在聲明中,對自己所犯罪行毫無悔意。

慈善組織「解銬」負責人斯塔塞說:「像埃文斯這類人既然重返社會,最終也得找份工作。如果讓他們再想成為社會中的有益一分子的話,幹他們在行的工作最好。」

他指出,有四分之一拿救濟的人都有犯罪前科,而失業會讓這些人更可能再度犯罪。

但埃文斯曾經是一名職業球員,還是個小有名氣的球員。很多人強調說,球員在社會中總被當作榜樣,他們收入也頗豐。據報,埃文斯曾經的周薪是兩萬英鎊。

顯然,以此為依據,加上埃文斯對其罪行毫無悔恨,俱樂部不應該再用他。

辭職的前謝菲聯資助人韋伯斯特說:「他幹的不是一般的工作,而是要起到榜樣作用的工作。我們因為他的榜樣作用,而曾經為他歡呼,他對正在成長、學著和女性打交道的年輕人會起到影響。」

傑森-伯特在寫給《每日電訊報》的文章上說:「沒人說埃文斯不能再工作,他當然可以工作,可以重返社會,他是個年輕人,可以重新為社會做貢獻。」

伯特指出:「但是,他已經報廢了他曾經作為金燦燦地職業球員的生活!」

曾因和15歲女孩發生性關係入獄的前切爾西教練員裏克斯,在出獄後雖然繼續執教,但最終都相繼丟了飯碗。他近些年找了份不起眼的工作度日。

他去年對《獨立報》說:「我還在找工作,我遞了那麼多、那麼多份簡歷,我希望能有份工作。」

反對埃文斯重新踢球的請願者們指出,埃文斯對自己的罪行毫無悔過。受害人遭受埃文斯侵害時才19歲,在身份被社交媒體披露、並飽受攻擊後,不得不離開家鄉,改名換姓地在他鄉生活。

(編譯/責編:孫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