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配不均貧富殊 方程賽車危機伏

F1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級方程式賽車表面光鮮的背後,是商業利益分配引發的危機。

漢彌爾頓和羅斯伯格周末在阿布扎比的一級方程式車賽上的較量雖然讓車迷癡狂,但幕後的方程式賽車卻彌漫著危機的味道,都是錢惹的禍。

總收入超過十億英鎊的方程式賽車雖然讓給其光鮮的商業權的掌控者們帶來不菲的收益,但對於有些置身其中的車隊來講,想收支平衡都成了問題。

馬魯西亞車隊本月初關張,這家目前還處於破產託管的車隊被迫張口向它的車迷們「化緣」。這支車隊想要參加阿布扎比站的比賽,靠的是車迷集體籌資。

同時,另外三支一級方程式車隊蓮花車隊、印度力量車隊和索伯車隊正訴求要在分賬中佔更大比例。他們說,他們這麼要求,為的是活命。

出啥事了?

進項

必須說,一級方程式車賽本身很高富帥。在過去的十年裏,該賽事如期高調地進入眾多新市場。

據報,很多國家的政府手裏拿著厚厚的錢,爭著搶著要舉辦將每年耗費2000萬美元的這項大賽。

正是錢的召喚,就算是俄羅斯在處理烏克蘭的問題上飽受國際社會的批評和制裁,一級方程式車賽照例在當地舉辦。

同樣,阿塞拜疆國內的人權問題不管多嚴重,也將照樣在2016年主辦一級方程式車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雖然俄羅斯正受到國際社會批評,但方程式車賽照辦不誤。

賣給主要市場電視轉播權的費用逐年遞增。越來越普及的付費收看和萎縮的免費轉播,雖然讓車迷高興不起來,但大把大把的進項讓方程式賽車的所有人們彈冠相慶。

巨大的商業收益讓該賽事的重要股東CVC私募資金樂不可支,但同時由於從賽事裏拼命撈錢,也遭受廣泛批評。

當然,這對參與其中的車隊們也是好消息。去年,所有車隊的總獎金為7.98億美元。

但問題出現在,正如BBC一級方程式賽車記者本森所言,車隊之間並不是平分這筆巨額獎金。一句話,豪門車隊「咬掉了蛋糕的最大一塊」。

拿馬魯西亞車隊來說,去年他們僅分到1000萬美元,而紅牛車隊、和法拉利車隊分別各自分到1.5億美元。

花銷

當然,分配不均在一級方程式車賽裏也不是新鮮事。但說到花銷,要想還能接著在這項賽事裏玩兒,就得想辦法過得下去。

汽車製造商希望賽車技術能更緊密地和生產家用車聯繫起來,意味著這將給一級方程式車隊們帶來不小的壓力。

為此,該賽事今年引入了最新的混合動力引擎,其中令人矚目的就是強大動力的電池和能量恢復體系。

從技術創新上講,這是一次巨大飛越,大賽中車隊的燃料消耗量比去年銳減三成。

但同時,這項新技術的引進,也把成本極大地推了上去。

只拿到區區1000萬英鎊分成的車隊突然間差錢,有的必須再找到2500萬美元才行。

方程式車賽裏的「小兄弟」們想要額外籌錢不那麼簡單,而那些諸如法拉利、紅牛、梅賽德斯等等「老大們」想再弄個商業贊助簡直輕而易舉。

在經濟蕭條的情況下,那些個小車隊們更是舉步維艱。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新規定實施後,梅賽德斯車隊在今年的戰績斐然。

蓮花車隊負責人洛佩斯(Gerard Lopez)表示,引入新引擎的時機就是個大錯。

他說:「本來應該是精打細算的時候,我們卻經歷了一級方程式車賽史上最昂貴的一次成本激增。」

他說:「在當下的經濟背景下,這種做法有些可笑。」

量入為出

但小車隊也沒得到所有人的同情。

車賽顧問菲利普斯(Ian Phillips)多年與小車隊打交道,其中就包括印度力量車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隨著馬魯西亞車隊的破產和關張,其爾頓的賽季早早卷上鋪蓋。

他說:「這些車隊必須知道要量入為出,但他們通常都喜歡超前消費。」

他說:「人們當然總想要更好的,但你得先把錢掙到手再說。」

從事方程式賽車財務研究的塞爾特(Christian Sylt)說:「時不時出現車隊關張的現象對賽事本身算不上什麼事,但要是沒有新車隊頂上來,那就成了問題了。」

蓮花車隊的洛佩斯說:「從長遠上講,這項賽事非常賺錢,但現有體制是撐不下去的,而且也是完全錯誤的。」

(編譯/責編:孫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