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深入虎穴看喀麥隆如何「打鬼」

喀麥隆在與尼日利亞交界地區增派兵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喀麥隆在與尼日利亞交界地區增派兵力

最近,尼日利亞極端組織「博科聖地」加強了對鄰國喀麥隆的攻勢。喀麥隆北部地區已經成了令人恐懼的「紅區」。喀麥隆方面擔憂,隨著旱季的來臨,當地將發生更多攻擊事件。BBC記者費希隨軍前往 最危險的北部地區,體驗人們的焦慮、恐懼與偏執。

深夜,負責我們這次行程保安工作的那位上校突然驚醒。

上校喝了一口啤酒,接著解釋說,他並不是被噩夢嚇醒的,而是聽到了一聲巨響。他立刻睜大眼睛,伸手拿出藏在枕頭底下的槍。上好子彈,轉過身來,等待著……

上校說,他就這樣等了幾分鐘。雖然房間裏的空調開到了最高,汗水還是順著臉頰不停滴落。

上校說,當時他心想,我們這些白人記者肯定已經被綁走了。他特別害怕,武裝分子會闖進來殺掉他。他決定到門邊去看一看。其間,順便去拿頭天晚上睡覺前小心靠在牆邊的步槍。不過他看到,步槍倒在地下了。這時他才醒過味兒來,原來,步槍倒地發出的巨響把他從夢中驚醒。

上校又舉起啤酒杯,說,「我發誓,一整夜都沒睡踏實。」

在喀麥隆,大多數決定都要由最高層—比如說,總統辦公室—來拍板。所以,當我最後得知已經獲准跟隨喀麥隆部隊前往他們所說的「極北部」地區的時候,我知道,這肯定是總統親自批准的。

你可能會問了,為什麼會是這樣呢?

喀麥隆軍隊正在和博科聖地交戰,試圖遏制博科聖地的攻勢。僅在今年,就已經有40多名喀麥隆士兵在與博科聖地交火中喪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博科聖地攻擊了喀麥隆邊境地區的一處兵營

正是在這一地區,武裝分子曾經綁架法國家庭、歐洲牧師、中國工人和喀麥隆官員。雖然大多數人最後都獲釋了,不過,曾經吸引遊客前來觀光的這一地區現在卻已經被人稱為「紅區」。這裏的「紅」,意味著危險。

在最北部地區,帶著西方記者上前線無疑會增加指揮官的壓力。儘管我們這一次隨行的是喀麥隆的精銳部隊,受過美國、以色列軍隊的訓練。指揮官仍然非常緊張、非常擔心。

不過,高齡81歲、已經執政32年的總統保羅•比亞親自下命令批准我們這次行動。他希望西方國家了解喀麥隆面臨的危險。他告訴手下的高級軍官帶我們去前線,並且下令,不管發生什麼事,一定要確保我們不被綁架。

一名軍官說,博科聖地就像是「鬼魂」。也許,這能夠概括我們在這一地區感受到所有懷疑、害怕與偏執。你怎麼才能打走鬼呢?

幾年前,尼日利亞的伊斯蘭武裝分子在喀麥隆邊界那一邊展開恐怖攻勢。很快,他們就以發動襲擊、綁架而出名。不過現在,武裝分子表現出,他們有能力發動專業、凖備精良的軍事行動。

他們知道喀麥隆軍隊在哪裏有固定哨所,並且已經發起過攻擊。而且,他們裝備精良。

喀麥隆人認為,在邊界的那邊一邊,尼日利亞軍隊已經放棄努力,棄槍不戰了。所以,他們希望能走在博科聖地的前面。但是,你怎麼預見下一步鬼魂要遊動到哪裏露面呢?

貧窮的北部地區,旱季已經來臨,河牀乾涸,成了通道,原來已經漏洞百出的邊界更加危險。喀麥隆軍隊知道,攻擊頻率肯定會上升,敵人可能來自四面八方。

但是,指揮官們仍然無法回答這樣一個關鍵問題:博科聖地到底想要達到什麼目的?是要擴大他們所說的「哈里發」回教王國嗎?

找不到答案,加重了人們的疑慮。

喀麥隆士兵堅持說,誰都不能信任。這在當地人中也引起了焦慮。一位年輕男子向我解釋說,現在他不帶身份證不敢出門,萬一齣事了怎麼辦?他說,如果在發生襲擊的地區被查出來沒帶證件,你可能會被當作嫌疑犯,關押一到兩個星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成千上萬的尼日利亞人逃往喀麥隆避難

另外一名學生告訴我說,她每天日落之前一定到家,身邊有陌生人感覺很不安。

就連那些從尼日利亞逃跑過來的4萬多難民也受到懷疑。其中有沒有博科聖地的同情者,密謀在喀麥隆發動攻擊?

我們飛回雅溫得的頭天晚上,上校再一次堅持說,你們的隨軍行動是總統親自點頭的。我們奉命從事,我們知道你們也必須完成自己的工作。

不過他又接著說,你們的飛機明天在首都降落之前,我肯定睡不踏實。

(編譯:蘇平 責編:)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