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舌尖上的俄羅斯

蕎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記者家附近的超市原來蕎麥多的是

傳說,1000年前,希臘僧侶去俄羅斯傳播基督教,隨身攜帶的不僅僅是聖經。還有一種穀物,一粒種子。

這種穀物如此神奇、美味、營養如此豐富,立刻在斯拉夫人心中引起共鳴,贏得俄羅斯人的喜愛。

這種穀物就是蕎麥。

由於最先在俄羅斯種植蕎麥的是希臘人,俄國人俗語中就把蕎麥稱作「希臘什卡」。

從此以後,俄國人開始用蕎麥煮飯、熬粥、烤麵包、攤煎餅,甚至做肉餅。

在這個橫跨11個時區、地域面積全球第一的國家,從幼兒園到野戰食堂,從豪華餐館到工廠餐廳,吃飯時間一到,所有人的盤子上,你都能看到蕎麥。

別說什麼伏特加、紅菜湯了,蕎麥才真是俄國人身份認同的一部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現在貨架成了這樣子

棕色的蕎麥米,應該在俄羅斯國旗上佔據一席之地。我認為,俄羅斯的國家象徵雙頭鷹,應該被刻畫成正在豪放地狂吞兩大碗蕎麥粥。

再有,國歌裏加上一句歌詞怎麼樣?「啊,偉大光榮的俄羅斯,我親愛的蕎麥地。」

說到這兒,你可能已經猜到了吧,我酷愛蕎麥。所以你想想,這個星期,我走進家門附近的超市,找不到一袋蕎麥,我心裏該有多麼難過。通常,五個大貨架上擺滿了蕎麥,最近,搶購導致貨架空空。

為什麼恐慌呢?原來,最近幾個星期,俄羅斯各地蕎麥價格飛漲。有些地方,漲幅甚至超過50%。蕎麥減產、供應短缺的謠言四起,野火般瘋傳。

俄國當局安慰說,根本沒有必要擔心。他們指責「投機商」人為製造危機、想從中盡快撈一筆。

也許其中有一定的真實成分。不過,有意思的是,蕎麥並不僅僅是超市貨架上擺放的一包包食品,也是俄羅斯社會經濟狀況的晴雨表。

好比說,人們感覺自己可能快要感冒了,就會去預先凖備一些紙巾一樣。俄國人感覺經濟危機山雨欲來,第一件事就是去囤積蕎麥。

眼下,俄國經濟表現出的症狀並不僅僅是打幾個噴嚏。通膨日漸攀升,資本不斷外流。今年,盧布相對於美元來說,價值已經下跌了三分之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盧布對美元的匯率不停地跌

石油價格下跌對俄國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因為俄國經濟嚴重依賴能源出口。西方制裁在其中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俄國銀行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籌集資金更加困難。

但是,這又會如何影響普通的俄國人呢?上個月莫斯科車展上,一位來參觀的人告訴我,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來,這是第一次他買不起新車,信貸太貴了,他來車展就是想 過過眼癮。

這星期,一位教師告訴我,今年寒假只能留在俄國了。盧布匯率暴跌,新年不能再像從前那樣到歐洲去度假了。

這也就讓我聯想起了俄國人所說的「永恆的問題」了:「該怪誰呢?」蕎麥失蹤、物價飛漲、貨幣疲軟,俄國公眾認為誰該對此負責呢?

為了找到答案,我拿起麥克風,走上了莫斯科街頭。

退休老人埃拉·吉奧吉夫娜說,因為錢緊,現在她已經不買新衣服、化妝品了。埃拉說,「這一切都是美國人的錯。美國挑起了烏克蘭那場革命,現在美國又來懲罰俄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謠傳蕎麥要大幅度減產

我又去問韋拉。她說,「國際社會都在找我們的茬。我們只能想法設法度過這場困難。」

我再去問建築工人亞歷山大。他抱怨,工資都被物價上漲吞掉了,但是他不知道該怪誰。他說他也不考慮這個問題。

亞歷山大說,「我所希望得到的,是穩定的工作、穩定的工資。我就是想要穩定。」

經歷了長期的經濟混亂之後,15年前普京上台時候曾向俄國人民許諾穩定。

現在,俄國人還沒有因為眼下的問題怪罪總統。普京的支持率仍然是如日中天。

但是,俄國歷史告訴我們,就好像超市貨架今天還擺滿蕎麥、明天就一包都不見了一樣,俄國領導人也有可能突然間、出人意料地失去人民的支持。

如果經濟崩潰、

如果穩定消失的話….

(編譯:蘇平 責編:橫路)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