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人龜爭地盤 誰佔上風?

藍腳鰹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站在加拉帕戈斯群島的西摩島上,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進化論證據隨處可見,盡收眼底。

「藍腳鰹鳥」跺著顏色鮮艷的雙腳大跳調情舞;「麗色軍艦鳥」雄鳥鼓起鮮紅的喉袋、拍打著雙翅,展現陽剛、強健,向路過的雌鳥發出共度親密一刻的邀請。

離開海岸不遠,加拉帕戈斯海獅中的雄獅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一邊巡邏,一邊吼叫。一則挑釁,二來也是要恐嚇其他雄獅。

我的導遊路易斯·羅德里奇雖然是一位執著、博學的自然專家,不過這一刻,他彷彿絲毫未被眼前的一切所動。

高高的浪頭洶湧地撞擊著海岸,釋放出太平洋的無窮威力。路易斯大聲說,「瞧瞧那個浪尖!這是島上最棒的了。」

不過接下來,他又垂頭喪氣地加了一句,「可惜,不准我們衝浪。」

到加拉帕戈斯來旅遊,沒有人是來看人。進入國家公園填寫的表格上,需要標出上島的前三大原因。我心想,是否曾經有人圈出這一條「體驗當地風俗文化」呢?

兩萬島民只准佔用百分之三的土地。他們靠旅遊業、漁業為生,更多的人在公共行業工作,受雇於政府。

作為一名外國遊客,只能看到當地人生活很小的一面。我們乘車穿過大多數人居住的聖克魯茲島,前往首都阿約拉港,遊客在這裏登上觀光船。男人放牛、女人等公交車、孩子在家門口玩耍,這樣的景色只是一閃而過。

路易斯回憶說,「我剛來這裏的時候,真是天高皇帝遠。漁民捕撈金槍魚、海參,賺的錢多了去了,用20美元的鈔票點煙!這都是1998年推行「特別法」之前的事了。」

「特別法」挽救了加拉帕戈斯群島上無與倫比的自然遺產。法案和修正案對島上生活的方方面面做出具體規定。路易斯說,「沒有汽車的人,絕對別想買汽車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加拉帕戈斯島:活生生的進化博物館

路易斯非常健談、開朗。當地人給他起了個外號叫「蘑菇」。路易斯解釋說,「這兒每個人都有一個『島名』。我剛從基多(Quito)來的時候,頭髮剪得像蘑菇。」

首都阿約拉港的『島名』叫「泡妞港」、或者「出軌城」,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當地的文化。

路易斯說,「當然了,酗酒、家暴一直是個大問題。人們從星期五到星期日喝個不停,還打老婆。但是現在,他們大幅度增加了酒精稅,再說,打老婆是要座監獄的。」

路易斯是厄瓜多爾總統科雷亞(Rafael Correa)的堅定粉絲。但是,和其他許多島民一樣,他對加拉帕戈斯的未來也憂心忡忡。

「總統說了,要把加拉帕戈斯打造成厄瓜多爾的『臉面』。所以,不能有太多的窮人住棚屋。比如說,這裏有兩千人無證打黑工,不能趕走這些人,負面宣傳。但是,如果他們削減取暖燃料補貼,這些人肯定會離開。

還有,他們不願意讓太多的背包客來。遊客少、花錢多,對島上才更有利。我覺得,這是他們的目標。」

路易斯有各種各樣的許可證,在語言、地質、氣象、植物、海洋生物、鳥類、保護等多方面也有專長,更重要的,他還有廣泛的關係、對島上旅遊業的運作有精深的理解,他的前途看起來非常光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加拉帕戈斯島上最有名的居民

明年,他計劃開設一家青少年生態夏令營,最初只接納外國學生,然後考慮接受本地學生。

路易斯說,「我們要教會孩子如何靠25立升水過活,我們將向他們介紹所有的野生動物、大海。肯定是棒極了!」

路易斯的兒子今年9歲,最近剛剛和即將來加拉帕戈斯擔任旅遊局長的那位官員的女兒結為好友。路易斯並沒有明說,但是,兩家計劃一起到海邊出遊,肯定不會給他的旅遊生意帶來不利的影響。

不過首先,他必須完成我們的陪同工作,帶我們去看巨龜。

晨霧籠罩下,巨龜悠閒舒適,覓食消磨時光。路易斯說,「我們絕對是走到了十字路口。」

「誰也不知道該往那邊兒走,但是我們知道,就要發生變化了。變化肯定很大。厄瓜多爾總是這樣。」

路易斯指著一隻巨龜說,「看見了吧?他今年大約150歲。當年說不定見過達爾文。」

巨龜聞聲抬起頭,用烏龜特有的眼神盯著我們看了一眼。看起來,和加拉帕戈斯島上所有其他居民一樣,巨龜的對策也是冷眼靜觀、坐等未來。

(編譯:蘇平 責編:顧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