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女人幫忙 修複破碎日本?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最近幾個星期,一系列嚴肅的報紙刊登了一系列嚴肅的文章,問題大同小異—「安倍經濟學」失敗了?

在我看來,這個問題問的不對,更恰當的也許應該是—為什麼居然有人曾以為安倍經濟學能見效?

安倍兩年前大張旗鼓提出安倍經濟學時,人心雀躍。就連傑出的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也宣佈自己是粉絲。

一年半過去了,日本經濟重新陷入衰退。出什麼差錯了?

用最簡單的一句話來概括,安倍和他的政府試圖同時作兩件相互矛盾的事。用開車來打比方,安倍一腳踩油門、另一腳踩剎車。

2013年春季,安倍狠狠踩下油門,大筆日元注入日本經濟。政府縱身投入消費熱潮—財政刺激,銀行印製大捆鈔票—量化寬鬆。

短時間內好像還真見效了。但是今年4月,安倍一腳踩住剎車,將銷售稅從5%提高到8%。

在歐洲,增值稅將近20%,8%看起來微不足道。不過在日本,增稅帶來的結果卻是戲劇性的—消費者不花錢了。

經濟開始開倒車,從(一季度)大幅增長6%以上倒退到(二季度)收縮7%以上。安倍說這是暫時的、漲稅的短期效應。但是,收縮還在持續。7月到9月間,日本經濟再次收縮,不過幅度小了一些—1.6%。

為什麼安倍覺得經濟剛剛開始增長的時候加稅是個好主意呢?事實上他並沒有這麼想。但是他的政府也面臨巨大的壓力:債務。現在日本政府的債務相當於GDP的240%。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安倍政府一腳踩油門、一腳踩剎車?

換句話說,日本要幹兩年半、所有的產出加在一塊兒才能還清債。其他債務水平緊追日本的國家只有一個—津巴布韋。

相比之下,英國國債相當於GDP的91%。至少不讓債務繼續高速增加,對確保日元信心非常重要。安倍表示將推遲再次加稅的同一個星期之內,穆迪立刻下調日本的信用評級。

等式不成立?

說到這兒,再來看看我最開始提的那個問題—為什麼會有人以為安倍經濟學能見效呢?

之所以問這樣一個問題,是因為我訪問過的大多數經濟學家都一致認為,日本經濟的困境並不是短期週期性需求下降的結果,原因更加深入、是結構性的,非常不容易改變。

日本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人口結構。日本在「縮水」。1990年代中期,就業年齡人口達到峰值的8600萬。此後不斷減少,現在只有7700萬,縮水將近1000萬。

日本出生率大概為1.3%,和許多歐洲國家相當、甚至略高。但是,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等國家通過「進口」工人減弱人口滑落的衝擊波,日本則繼續堅定反對大規模移民。

所以,日本人口老化、縮水速度超過其他任何發達國家。

非常簡單的經濟規則,安倍也無法逃脫:只有通過雇佣更多人、或者增加每人的產出,才能實現增長。

在日本,經濟增長的等式根本不成立。怎麼辦呢?

安倍好像把希望寄托於靠出口走出困境。在國內賣不出去、賣給外國人吧。為了推動出口,安倍政府大幅度貶值日元。和安倍上台時相比,日元對美元的比值下降了將近25%。

日元疲軟意味著日本出口產品價格更低,美國人、歐洲人、中國人買的豈不是會更多?不過,這個策略也沒見效。

2013年,日本出口下跌,今年基本持平。原因之一是,2008年那場危機衝擊波經久不消,其他國家的需求也還是比較疲軟。

更加令人擔憂的是,越來越多的日本產品並非日本製造。過去20年,日本大公司把大批就業機會出口去了美國、中國、東南亞。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日本人口迅速老化

明年,本土以外出產的「日本」車將首次超過在日本國內生產的汽車。日元貶值對東芝這樣的大公司來說確實是好消息,東芝利潤創了最高紀錄。但是,對日本本土工廠生產汽車的需求並沒有增加。

你打算結婚嗎?

這並不是說日本完了。不過,讓縮水的人口創下更大的增長,非常難。

答案之一,可能是女人。用句簡單的經濟術語,日本女人是寶貴資源。日本女性受教育程度之高位居世界領先地位,不過,這些才華都浪費了。

第一個孩子生下來就不再全職工作的日本婦女遠遠超出北美和歐洲;孩子上學後返回全職工作的也更少。

高盛日本凱西·松井調查發現,把日本女性全職就業的水平提高到相當於意大利,日本GDP將增加15%。

安倍說了,他支持所謂的「女人經濟學」。他定了一個非常、非常宏大的目標,到2020年,日本公司內女性管理人員要提高到30%。

許多原因表明,這個目標可能達不到。最主要的一個是日本的公司文化。和其他日本職業婦女聊一聊她們在商界打拼的經驗,你可能都會聽到類似的故事。工作時間特別長、經常延續到半夜;男性主導的飲酒是商界生活的必然一部分;生孩子摧毀提升前景,「早點」離開辦公室回家陪孩子吃飯也一樣。

簡而言之,想平衡家庭生活和全職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最近和東京一所頂尖高曉畢業的女生聊過,她告訴我說,到一家日本大交易公司去面試,對方的第一個問題是,「你打算結婚嗎?」

新常態?

儘管1986年制定的法律禁止性別歧視,工作場合歧視女性依然十分普遍。

再說了,安倍給日本公司提出目標,好像並沒有對自己的政黨一視同仁。比如說這次選舉,自民黨候選人342,其中只有36名女性,佔10.5%。

有些問題是日本僅有的,不過,最大的問題並非日本「專利」。

進入工業時代,工業國家的人們已經認可,經濟要不斷增長。但是縱觀世界,出生率卻不斷下降。歐洲迅速老化,用不了多久,韓國、台灣、香港、新加坡、中國也會跟上來。

大多數國家,大幅增長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從這點來看,日本持續20年的低增長,也許代表著一種成功、一種新常態。

(編譯:蘇平 責編: 橫路)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