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德國的伊斯蘭糾結

德雷斯頓的「反對西方伊斯蘭化」遊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德雷斯頓的「反對西方伊斯蘭化」遊行。標語上寫著,「薩克森州還是德國的」。

也許這只是我的想像?德累斯頓教堂的鐘聲,好像都有一種驕傲感。因為,這座城市的早晨非常美麗。每一座建築都經過精心構建、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留下的廢墟瓦礫中涅磐重生。

一位身披長袍的神父急匆匆地穿過穹門,在浮雕中的天使、聖賢的凝視下,走進宏偉的巴洛克式教堂。商販們忙著上貨、打理攤檔;滿座的大客車一大早就來了,乘客們抬起頭仰望著教堂的鐘樓……

不過,那一天晚上,我卻看到了德累斯頓完全不同的一面。

成千上萬的人高呼口號上街遊行。橙黃色的路燈,映襯出他們激昂的面容。「我們是人民!」,「我們是人民」的喊聲此起彼伏。我閃身躲到一邊,以免被一幅浸滿雨水的巨大德國國旗撞到。

一位男人大聲喊道,「德國是德國人的!」我走上前去想和他對話,人群圍擠在我們身邊。他繼續大聲喊道,「德國不要清真寺!德累斯頓不要清真寺!」

這樣的集會遊行自從去年10月開始每星期都有舉行。這是由一個名叫「Pegida」的組織發起的。Pegida是「愛國歐洲人反對西方伊斯蘭化」組織的首字母縮寫。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德雷斯頓抗議「反對西方伊斯蘭化」的集會,標語上寫著「友誼無國界」

他們的「口頭禪」--標誌性口號「我們是人民」濃縮著深厚的歷史背景。最開始,這是前東德抗議共產主義當局專制的示威者使用的口號。

「反對西方伊斯蘭化」說,他們不是種族歧視者,並不反對移民,不過是對所謂的伊斯蘭化影響越來越大感到擔心。

這個組織正在獲得更多人的支持。在逃離戰亂的敘利亞人、來自南歐的經濟移民不斷增加的推動之下,德國移民總數達到了20年來的最高峰。「反對西方伊斯蘭化」給擔心德國人口結構變化的人提供了一個表述平台。

不過,頗為滑稽的是,「反對西方伊斯蘭化」運動僅僅在薩克森州(Saxony)獲取了較有規模的支持,而這個地方移民非常少、穆斯林更少。

我很吃驚地看到,遊行的人群中還有一個小女孩兒。正在下雨,女孩兒抬起頭瞇著眼、盯著身邊遊行、喊口號的大人。我去問她媽媽,為什麼來參加遊行?媽媽緊緊拉著女兒的手說,「我也是難民。我是來自奧芬巴赫(Offenbach,德國西部城市)的難民。」

她看到我面露不解,接著解釋說,她很無奈、只能離開故鄉。她說,「奧芬巴赫到處都是外國人,根本聽不到一句德語。要是你有四個金髮碧眼的女兒,也會覺得那裏局勢不好。」

母女倆人繼續遊行。人群看到我們的攝像機,開始對著我們高呼,「撒謊的媒體」、「人民的叛徒」。同行的德國同事面色沉重地解釋了這些字眼與歷史的共鳴—納粹當年都曾使用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1月5日,科隆大教堂熄燈,向種族主義說「不」。

德國媒體和權力部門對「反對西方伊斯蘭化」運動微詞頗多。最近一張流行小報上刊登過一幅漫畫,上面是一艘有點像泰坦尼克的輪船,不過輪船的名字是「寬容」,正在撞向一枚小小的冰山「Pegida」。但是水面之下隱藏著的冰山剩餘部分,規模巨大、形狀恐怖、猶如納粹十字標記。

和許多德國人一樣,「反對歐洲伊斯蘭化」也讓總理默克爾非常痛心。她在一次公開講話中形容這個運動的發起者心中充滿了仇恨、冷酷和偏見,並且敦促德國人不要受其蠱惑。

事實上,每一次「反對歐洲伊斯蘭化」發起集會示威,通常也都會引發一場規模更大的反示威。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大規模的反Pegida示威,通常都發生在移民人數更多的城市,比如柏林。

人們並沒有忘卻德國歷史上的那段慘痛暴行。德國人普遍看重寬容、歡迎外國人——至少官方如此。「反對西方伊斯蘭化」運動雖然被描述為國家醜聞,但是也引發了公眾熱議。或許,這揭示出了德國觀念的另外一些真相。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德國首都柏林有不少土耳其人聚居

最近對非穆斯林德國人所作的一項調查發現,50%受訪者認為伊斯蘭是威脅,61%認為伊斯蘭教不適合、無法融入西方世界。

德國政府被批評忽視人民對移民問題合理合法的擔憂。德國最新產生的政黨「德國選擇黨」正在從默克爾的保守派中拉走一批支持者。「選擇黨」主張加強移民控制,也是德國唯一一家公開支持「反對西方伊斯蘭化」的政黨。

周一,「反對西方伊斯蘭化」又召集了示威。他們說,這次在德累斯頓的活動是為了紀念巴黎血案的死難者。Pegida說,歸根結底,原來我們就曾警告過這樣的事遲早會發生。

有人批評「反對西方伊斯蘭化」運動是想借巴黎血案之機撈取更多資本,但是,成千上萬的示威者參與了德累斯頓的抗議。

長長的遊行隊伍穿過這座從戰火中涅磐重生的城市。這裏的人並沒有忘懷過去,但是,或許也在塑造著德國的未來。

(編譯:蘇平 責編:顧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