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新韓流—「吃貨」真人秀

李昌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李昌勛吃相不錯?

你怎麼看這個現象?坐在家裏的網絡攝像頭前秀吃飯,大批人上網觀看。如果人家喜歡你的「吃相」,就會付錢。說不定,你每天晚上就能收入好幾百美元呢!真不錯吧?反正總是要吃飯嘛。

韓國就有這種事。

人常說,如果想預見未來,看看地球上電信連接最發達的國家新技術如何產生、演變,就可以窺見一斑。

這股新「韓流」叫做mukbang,是韓語中「吃飯」和「直播」二字的組合。

最近,我就有機會親眼看了看未來:在首爾一座八層公寓—李昌勛(音譯,上圖)的家裏。午夜,他和其他兩個朋友一起上網表演吃飯,生辣魷魚、螃蟹等菜餚,天天不重樣地換著吃。

說他是在「表演」,其實一點兒沒錯。李昌勛動作誇張,時而把食品舉到攝像頭前誘惑觀眾;且吃飯嘖嘖有聲。這都是秀的一部分。李昌勛投資買了上等麥克風,可以抓獲每一聲吧唧吧唧、咕咚咕咚、呼嚕呼嚕、吸溜吸溜。

這樣吃,可沒有隱私。李昌勛說,每天都有一萬來人看他吃飯,期間,觀眾不停地發留言,他也盡可能互動。

如果觀眾喜歡他的表演,會給他送上「星氣球」,每一個氣球都可以轉化成李昌勛和他的表演平台--互聯網電視頻道的收入。

李昌勛很靦腆,不願意告訴我他每晚的收入。不過,從電腦屏幕上氣球的數量,我猜測,這場兩小時的秀吃飯,進帳應該在幾百美元。

秀吃飯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著當今社會的變遷和電視的變遷,今天是在韓國,明天說不定就會出現在你的國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李昌勛和朋友給你帶來替代快感?

李昌勛的秀在互聯網頻道Afreeca(任何免費直播的縮寫)播出。這個網站允許用戶直播自己的視頻。事實上,這就像是一家電視頻道,不過沒有傳統電視頻道的配件和成本而已。

那麼,看別人吃飯魅力何在?通過電腦遠程看別人吃飯魅力又何在?是不是偷窺癖好?或許,食物色情?

李昌勛自稱「阿凡達」。他說,觀眾可以從他身上看到自我,所以他認為,他吃飯可以給觀眾帶來間接的快感。

李昌勛說,「在韓國,特別是對於女性,身材非常重要。有些菜很增肥,所以,看我吃這些菜,能給他們帶來一點點滿足。」

但是在我看來,這好像沒有太大的說服力。吃的目的是吃,「我吃了你就不用吃了」好像不成立。

也許,秀吃的魅力在於陪伴,儘管只是遠程的網上陪伴。就好像晚餐派對、來賓在不同房間?

李昌勛說,「他們喜歡看我吃,但我們也聊。什麼都聊。甚至,他們還向我傾訴自己的問題,我能給他們提供心理安慰。所以,我們有真正的關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韓國料理看上去味道好極了!

天各一方,蝸居在大都市的小公寓中,在網上見面。也許,這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際關係?也許不是?

李昌勛能掙到錢,因為他演技不錯。他一邊吃、一邊打趣,也許還會站起來、伴隨著耳機中的音樂跳上一段舞。他可不是那種粗俗的大懶蟲,歪七扭八地對著鏡頭、往嘴裏塞晚餐。別說,還真有這樣的人!

雖然天天胡吃海塞,李昌勛依然相貌英俊、身材頎長。他說他喜愛極端運動、新陳代謝不錯,吃什麼也不長肉。

所以,錢就隨著鼠標來了。看到屏幕上小氣球不斷增加,李昌勛說,賺錢其實並不是他的動力,「我是在和我的觀眾共度時光。從某一個角度來說,這是一種承諾,我和他們達成的協議。我和觀眾共度時光、享受樂趣。這樣來看,我並不認為這應該算是上班。」

但是,這也是最殘酷的一種電視表演。傳統電視台的明星會和老闆洽談合同,合同期內肯定能領到穩定報酬,不過李昌勛的收入分分秒秒都在變,觀眾手中掌握著「付錢」的按鈕。演的不好,人家就是不按,演得好,人家可能按個不停。

這樣的薪酬體制,對傳統電視圈兒裏的明星可能吸引力不大。

網絡攝像頭中尋找遠程友情,這樣的念頭可能會讓那些相信人間溫暖來自直接接觸的人悲哀不已。

但是,這兩點,都有可能成為未來的現實。韓國技術非常先進,所有的人、所有的時候好像都掛在網上。

從這個層面來看,這就是未來。魷魚就是魷魚,如果韓國人天天半夜在網上吃晚餐,明天,你也會這樣!

(編譯:蘇平 責編:董樂)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